本站於 8月16日(周日) 7am 至 9am 進行維護工程,屆時服務將受影響。

國安法掀惡戰 美明攻還有暗箭?

評論版 2020/05/26

分享:

全國人大會議開幕,中央推出「港區國安法」,不單要為香港止暴制亂,並要重挫反對派在港的「奪權計劃」,以及堵塞香港這個國安大漏洞,防止美國等外部勢力藉香港衝擊中國國家安全。

23條拖足23年 中央一直容忍

由於國安法觸及中央、反對派以及美國未來在港誰主浮沉,大家都會視此為重大一戰,各方在這場硬碰硬中都絕不言退,香港這個戰場必成最大輸家。

香港其實有責任維護國家安全,《基本法》23條也早有明確規定,並容許香港自行立法。而原本中央官員心態亦是事不關己,無謂自找麻煩,故只是催促香港特首立法,但23年過去,香港還未能交功課:首3位特首中,董建華嘗試立法失敗;曾蔭權縱看到澳門2009年時完成類似立法,亦一直迴避;強硬如梁振英亦是採拖字訣。

中央官員對此一直容忍,就算2014年爆發佔中,中央亦抱息事寧人態度,只在2017年換上姿態較軟的林鄭月娥當特首,讓她與反對派的民主黨和教協修好,圖締造23條立法氣氛,結果她在去年反逃犯條例修訂風波時,反被民主黨等背插一刀。

中央不能容忍的是,反修例風波暴露出4類危害國家安全行為,大幅升級,即1.分裂國家:公然鼓吹港獨、自決、公投等主張;2.顛覆國家政權:公然污辱污損國旗國徽、煽動港人反中反共、圍攻中央駐港機構;3.恐怖活動:暴力對抗警方執法、毁損公共設施和財物,以及癱瘓政府管制及立法會運作;4.外部勢力干預香港:香港反中亂港勢力與美國和台灣勢力勾連合流,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活動。

港人反彈國際影響 兩顧慮已漸失

這些行為已嚴重威脅國家領土完整和國家主權等國家核心利益,港區國安法就是要制止這4大類行為。或許有人認為中央誇大威脅,但港人反中央的行為,俯拾即是,近期如香港大學學生會候選會長就表明「香港獨立是對港人來說是最為理想的出路」,反對派軍師戴耀廷撰文《真攬炒十步》,首幾步就是在立法會搶佔過半數議席,然後癱瘓立會及政府,到第十步時就可「攬着中共一起跳崖」。如此公然叫陣,要港獨、要攬炒中共,中央怎會容忍?

香港若成功獨立,更會造成骨牌效應,台灣民進黨必然將台灣獨立正名化,新疆及西藏的分離主義在外國推動下,必然變得更激烈和暴力化,中國隨時給分裂為幾大塊,中央領導人不單不能令民族復興,反成民族罪人。

中央視香港為可令中國大壩崩潰的蟻穴,香港無力為23條立法堵塞漏洞,中央就不惜代價都要出手。

況且,中央處理香港事務向有兩大顧慮,這些都正在消失。一是顧慮港人反彈,但現在香港民情受到煽動而普遍反共,連逃犯條例修訂原本主要針對內地逃港的利益集團人士,不損港人自由,港人卻也受煽惑而恐懼自己會被拘回內地,那中央更感到與港人就23條立法或國安法,無法理性溝通,惟有先斬後奏。

二是顧慮國際。中國處理香港事務,向來會考慮西方反應,免影響中國外交,但美國總統特朗普對華已儼如發動新冷戰,在貿易、科技、金融、台灣、軍事上處處打擊中國,中國自然會相信是否立港區國安法,中美都要大打一場。

商界民眾支持減 反對派有內憂

對港區國安法,香港反對派必然強硬回應。反對派力量乘着去年反修例運動而大為壯大,有發動數以十萬計示威者能力,又幾近可癱瘓立會工作,加上美國朝野撑腰,反港府反中央能量龐大,但現在內裏卻不無隱憂。

其一,少了本地商界支持。去年反修例運動,傳聞不少本地商家因擔心在內地被捕風險上升,因而出錢出力支持反修例。中央在推出國安法前,讓本地建制派組成香港再出發大聯盟,吸納本地商家,大有既往不咎態度,加上反對派「攬炒」行動損害本港經濟,亦不利商界利益,商界對反對派的支持已大減。

其二,民眾支持力度可能在減弱中。持續一年的反政府運動令中間民眾出現疲態,加上新冠疫情令港人面對無生意、減薪、失業等衝擊,昔日大叫攬炒口號、支持暴力等極端手段,志在威脅政府,現在卻可能傷及個人利益。反對派為了鞏固群眾支持,現在不單不提攬炒,反指中央推國安法是攬炒香港,要中央背上攬炒這黑鑊。

其三,反對派主流派要煩惱是否加入街頭暴力抗爭。反對派主流派一向錫身,最重搶議席以奪權力。去年11月區議會選舉前兩個月,反對派就讓街頭暴力降溫,以免嚇走中間選民,這策略十分成功,令反派橫掃區議會議席。9月立法會選舉將至,那反對派主流派應走到幕前與勇武派聯手,推動街頭暴力抗爭?還是與勇武派分離,令街頭暴力收斂,讓他們能收割中間選票呢?

就算反對派頭臉人物想狠打一場,但不少背負控罪待審,若想博法庭同情輕判,讓街頭暴力惡化可能惹來法官要判有阻嚇力刑罰。

然而對反對派行動影響最大的,是他們口中的「國際綫」,即外國勢力尤其美國的支持。反對派對此可放心,且看特朗普高姿態反對國安法,因國安法擺明要「斬斷」美國借香港打擊中國這「無形之手」,且反華也可助他爭取總統大選選票,故必重手反擊北京。

特朗普過去兩年多,在中美貿易戰上,已無所不用其極,為了進一步打遏中國,他還在籌備4狠招,即沒收中國持有約1.1萬億美元美債、剝奪中國在美的主權豁免、大幅加徵中國貨關稅、要美資廠由大陸搬回美國等,但這些招數傷華亦害己,故遲遲未出台。現在為反擊國安法而加快出手,對中國亦不算額外打壓。

美明招陰招 金融大鱷恐狙擊香港?

特朗普另一出手方向,是按國會去年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而行,包括1.提出一份名單,制裁打壓香港基本自由的中國和香港官員等人,凍結其在美資產或拒絕入境,2.禁止高科技產品輸給香港,3.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自是重創香港,但北京亦計過,美國每年在港賺取逾300億美元貿易順差、超過1300間美企在港營運,香港傷時,美資亦不會好過。

除了這些明招,還可能有陰招,如支持金融大鱷狙擊香港。外資大鱷狙擊香港,不少會先揀遠期港滙入手,因時間長、成交少、易操控,港滙一年期遠期合約上周五被大力質低,與現貨出現罕見的781點子差距,似有大鱷身影。特朗普有沒有計劃針對香港金融,外界不得而知,不過他的前軍師班農(Stephen Bannon)就與多次做空香港的大炒友巴斯(Kyle Bass)極為老友,特朗普的國安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近日警告,國安法會令香港資金嚴重外流、香港金融中心地位不保,客觀上金融大鱷可借此造勢狙擊香港。

港區國安法是沒有硝煙的戰爭,戰場就在香港,港人政見無論是藍是黃,都將會是損失最大的一群。

港區國安法觸及中央、反對派以及美國未來在港誰主浮沉,香港這個戰場必成最大輸家。(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