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爭入行

副刊版 2020/05/27

分享:

一位讀著名戲劇學院的朋友,表演系畢業,說要發展直播帶貨事業,打算簽給經理人公司,希望慢慢擁有自己的直播間,定位是賣平價家居小商品。問她,直播或短視頻真的成了演藝訓練學生的一門新出路?她們中間最成功的前輩是「Papi醬」,搞笑短視頻起家,後來引入資本,成為製作和孵化新人的大產業。

另一個去朋友的出版社見工的「B站」(早前拍「後浪」宣傳片的平台,深受年輕世代及二次元文化愛好者歡迎)UP主(可理解為短視頻主持),專做化粧品試用視頻,由於點擊量不錯,時有品牌植入(所以收入靠的不是直播賣貨),每月淨做視頻自媒體,都有幾萬元(人民幣,下同)收入。那為甚麼要來當個視頻製作編輯?朋友問。

總體印象,這些年輕人對直播的態度不一,但似乎都是她們剛開展事業生命中不能繞過的選項。這兩位年輕人雖然都對短視頻製作或直播有想法,並覺得可憑此賺錢,但談下去就會發現,她們對這行當的前景並不樂觀,甚至有焦慮。

UP主年輕人對朋友坦白,做UP主雖然賺到錢,但好像永遠一個人在自己做,見不到世界,也沒有新東西和團隊的合作經驗,打天才波,早着先機幸運地賺到錢,但往後發展如何真沒有底。因為對她而言,這不是一門有專業、有地位的工種。

沒專業這個我未必認同,鏡頭前賣貨或展示試用經驗,如何演述得吸引,和牌子合作談生意回來等,還是需有相當技巧。其他如自己拍自己剪當然現在是人人皆懂。但社會地位低這方面,確是不少人提到的。雖然連名人老闆都衝着去當直播,但實情是,對直播的態度很矛盾,一方面可能覺得有點low,但另一方面,又有人不斷提醒:不要看輕一次直播賺幾百萬元的播主。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