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導演男主角楊曜愷 袁富華 訴說未被聽見的香港故事

副刊版 2020/05/27

分享:

今屆香港金像獎曲終人散,明天上映的《叔.叔》,相信是不少人心目中的最佳電影,是贏在整體性,無論是導演、劇本、選角、演出等方面,水準都很上乘。細膩刻劃老年男同志的黃昏戀情,留白的故事結構,含蓄溫婉,令觀眾細味男同志在當下香港社會,面對家庭責任與活出真我時進退兩難的困窘,導演楊曜愷與男主角袁富華細說《叔.叔》一路拍來的二三事。

關於男同志的愛情片,經典如《春光乍洩》及《斷背山》,還有2018年的台灣片《誰先愛上他的》,都給予演員有很大發揮空間,戲中角色關係感情千迴百轉,令觀眾津津樂道。最新一員《叔.叔》,終填補了一直缺失的最後一塊拼圖:探討年老同志的內心世界,也令男主角之一太保登上多個影帝寶座。

2015年回流香港的導演楊曜愷,前兩部英語作品均以海外同志為題材,《叔.叔》是他第3部劇情長片,也是其首部廣東話作品,今回將鏡頭溫柔地對準一群遲暮之年、長期困在傳統體制深櫃的「叔叔」,凝視這班寂寞靈魂如何面對家人及自身的心路歷程。

沒有判斷他人的權利

楊曜愷解說《叔.叔》創作緣起:「因為讀了專研性別議題的學者江紹祺之《男男正傳:香港年長男同志口述史》,當中記錄了12個老年同志的生活故事,我認為都是未曾被聽見的香港故事,很想拍出來給人看見。我透過江教授認識及訪問書中好幾位主角,逐步構思電影劇本,將他們的故事元素抽取出來再合成為不同角色,如阿柏(太保飾)及阿海(袁富華飾)等,想探討他們出櫃為何是如此困難。」

年輕同志出櫃,可以是一種pride;戲中的阿柏與阿海遏抑了一輩子的身份認同,長期生活在自我、家庭、社會的拉鋸中,愛情幻化成微風細雨,一如多次在戲中響起的青山版《微風細雨》,他們更想尋覓的是「知心人」,而暮年出櫃卻可能要賠上一生人辛苦建立的家這龐大代價。

楊曜愷續說:「有個書中人我沒訪問,因為已死了,但他從沒後悔沒出櫃,因他認為自己從大陸游水來到香港,兩手空空地建立自己的家庭,返屋企有老婆煲湯給他飲、仔女又會給他零用錢,他覺得自己是一個成功故事,沒有遺憾,更不會離開屋企。我們這一代人,才說『做自己』更重要,但我們是沒權限可以判斷他人成功與否。」

他很感激袁富華與太保接演這兩個老年同志角色:「他倆對同性戀者都有一份尊重、沒有偏見,能代入同志的心態去表現角色的內心世界,只專注如何深入演好角色,沒多想如何發揮自己,這就是戲好看的原因。」

食飯買餸建真情

《叔.叔》所有選角都有一份平實感,這種統一的平實感賦予了電影的質感與真實感,男主角袁富華很欣賞導演的慧眼及心思。

「導演講過好多次拍本片最難就係casting,而他是花了很多時間去逐一matching,每個角色都很夾、很自然,因為他心目中已經有一個好強的基石:有完整劇本、為每個角色寫了小傳。我只需加上自己的創作去演繹阿海如何徘徊於反叛與中國傳統之間的糾結心理,知道兒子(盧鎮業飾)明知其真實一面仍盡力保護自己,卻情願不出聲,只是用另一種方式去表達對父親的愛,所以阿海也要保護兒子來回報他的愛。」

所以《叔.叔》既是愛情片,也是家庭片,導演透過片中經常出現的「食飯戲」來探討家庭價值。「香港人很少時間和屋企人相處,食飯係好難得的相聚機會,而一家人食飯其實好睇到每個人之間的關係,例如戲開首的食飯戲,阿柏老婆夾雞給大仔,女兒看見了,其男友便夾雞氹她,觀眾就會明白她後來點解會嫁給這個大陸人。桑拿室的食飯戲也很有趣,很能反映出同性戀者心路歷程,他們在家中不能做自己,卻在桑拿室風騷地面對陌生人講心底說話。」楊曜愷說。

同枱食飯,各自修行,阿海與家人吃飯卻充滿暗湧角力,父子的恩怨情仇在枱底翻滾得就快爆煲,袁富華解釋:「阿海雖然與阿仔同一屋簷下,他卻有一種寄人籬下的局外人感覺,兒子一家三口才是一家人,他跟他們吃飯就似搭枱。小野第二次飾演我兒子,我們不用埋位前傾戲,戲中他對我說話的語氣愈是客氣,愈顯出阿海被忽視,以及兩父子之間有種不能說穿的秘密。」

戲中阿柏與阿海除了肉帛相見,也有一起煮飯的溫馨生活場面,尋常得很有人味,袁富華很認同:「相比食飯戲,我更鍾意買餸場口,比食飯更生活化、更日常。」眼見兩人偶爾遊車河、望海談心、床上依偎、散步、買菜,平實淡然,卻餘韻動人,觀眾更懂得珍惜生命中的每次相遇。

---------------------------------

《叔•叔》

上映日期:5 月 28 日

級別:IIB

片長:92分鐘

作者、責任編輯:鄺素媚

導演楊曜愷與男主角袁富華希望透過《叔•叔》,讓觀眾看見更多不曾被聽見如微風細雨的年老同志故事。(湯炳強攝)

袁富華與太保於《叔•叔》合演已婚中年大叔相逢恨晚的黃昏同志情,旁及他們面對自身情慾需要和家庭責任時的矛盾與掙扎。

阿海在協助年長同志的互助組織「晚同牽」認識的超仔(江圖飾),是一個出櫃多年的老同志,參考了《男男正傳》中「神婆」的真實故事。

導演借阿海用一個鐵箱收藏了不可以給家人知道的同志歲月回憶,希望觀眾反思成立長者同志安老院的需要及可行性。

已退休的單親爸爸阿海,其相依為命的兒子也已成家立業,看似幸福的家庭卻充滿暗湧。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