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冊

副刊版 2020/05/29

分享:

「樹錦學弟:人望高處,水望低流。學友樹人上」

「樹錦同學: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學妹栢芬上」

靜坐床邊默默等待六十歲來臨,人生路走上一大半後不禁想起起點,這刻才發現腦海留下童年剪影不多,看看有甚麼事物可以勾起童年回憶,最終找到一本紀念冊,就如電話簿一樣,是一本在電子時代不再有存在價值的東西。

紀念冊在上世紀六七八十年代頗流行,在中小學畢業時,同學們互相在對方紀念冊寫上鼓勵說話,同時也留下通訊地址和電話,在沒有Email、FB或WhatsApp的年代,這也不失是保持聯絡好方法。近半世紀後再翻閱,才記起當年電話號碼只得六個數字,還有九龍區要加上三字,而香港區則加上五字,這已成歷史一部分。

樹人同學鼓勵醫生要向高處望,而栢芬學妹則提醒不要浪費少年頭,當年大家十二歲別後,已再沒有見過栢芬,樹人也許曾見過幾次面,惟各奔前程後,便踏上不同的人生路。聽說樹人是工程師,而栢芬則沒法知曉,相信大家今年都已「登陸」,驀然回首四十八載,少年頭確已變白,猶幸能跟栢芬說:「今天沒有空悲切。」也能跟樹人說:「我會向高處望。」

感謝童年朋友的鼓勵,更感謝那份已久違的回憶。

紀念冊(作者提供)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