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就業」補貼 政府企業僱員三贏

評論版 2020/05/30

分享:

「撑企業,保就業」是香港特區政府推出防疫抗疫基金的關鍵目標。當中的800億元「保就業」計劃,是向全港的合資格企業提供為期六個月的工資補貼,協助支付員工50%薪酬,上限以工資中位數1.8萬釐定,換言之,即每月補貼每名僱員不多於9,000元工資。

疫情重擊經濟 挽救社會生產力

政府公布相關措施後,引發起社會上不同回響,其中包括公眾關注企業不分規模同樣可以申請是否公道。從整體的經濟角度考慮,筆者認為無論企業規模大小,營利與否,都合適申請「保就業」計劃。

是次計劃的主要目的是減低企業倒閉的可能性及保持經營活力。具體來說,就是要維持社會「有生產」、保障市民「有就業」。試想像一下,假設社會上出現最極端的情況,大部分的企業面臨倒閉,失業人數上升,然後由政府直接支援失業人士,這種情況可以長期持續下去嗎?

當人們失業未能為社會帶來生產力,而社會缺乏生產及人力需要,又會直接影響政府的稅收及浪費人力資源,這是一個可見的惡性循環。

環顧現時嚴峻的處境,無人能夠預測未來的全球經濟發展情況及復甦時間。近日有報道指出,不少企業開始查詢公司清盤的手續,反映出時勢的困難。有見及此,政府以現金補貼形式來資助企業,保存社會的生產力,是一個政府、企業、僱員的三贏方案。

企業不論行業規模 一視同仁

雖然「保就業」計劃涵蓋不同企業範疇,但多家大企業包括馬會、港鐵、滙豐、恒生、中電和香港電視等,均表態無意申請政府資助。觀乎這些企業在港共聘有約6萬名僱員,以每名員工均可獲取9,000元津貼為基礎,再以為期六個月計算,此舉變相讓政府節省約32億元撥款。

這些大企業未有申請補貼,除了因為本身資本雄厚,社會期望也是不能忽視的因素。因為不少坊間意見認為大企業應該將資源留給更有需要的人,批評若然申請補貼,便是「面皮厚」、「趁機搵着數」的表現。這些評價不但為大企業們帶來社會壓力,並頗欠公允,不符合社會整體利益。

事實上,是次新冠肺炎疫情來勢洶洶,為全球帶來的影響是普遍性的。企業不論行業、大小規模,都面對着一定程度的經營困難。疫情所帶來的負面影響,與企業本身的質素高低、消費者喜好選擇,並沒必然關係。當一眾行業面對同樣的經營困難,理應同舟共濟,政府一視同仁的紓困措施也是合理之舉。

再者,當有企業在如此嚴峻的環境下仍然屹立不倒,轉危為機,也是他們經營有道的成果。若然規定於疫情期間仍有利潤的企業就不應申請津貼,這不是對於表現優異者的變相懲罰嗎?

疫情對不同行業帶來的影響,與企業規模並未有直接關係。如果一家大企業因為疫情而經營困難,則是次補貼可以避免數以千計的員工失業;相反,如果這家大企業於疫情期間仍有營利甚至上升,則可以利用補貼以騰出更多資源聘請員工,激活營商環境。

面對經濟不穩定因素,企業即使現時仍有利潤,亦難以確保未來的營運發展。由此可見,是次補貼措施對大中小企業及經濟發展都有正面的作用。

企業員工非對立 利益共同體

坊間有聲音質疑措施內容,即使「撑企業」也不一定能夠「保就業」,擔心企業得到公帑資助卻未能保證不裁員、不減薪的危機。筆者認同補貼措施需要有條件約制的,受助企業必須承諾不會裁減員工,並將全數補貼用於薪酬之上。

至於仍有利潤的公司,則可按自身情況選擇將補貼用於加薪、保存實力或擴充增聘。筆者與部分坊間觀點有些不同,企業與員工是「利益共同體」,保障員工利益的最好方法就是讓企業得以持續營運,當中毋須預設僱主與員工的角色為敵我關係,而且「保就業」補貼並不與其他勞工保障及家庭福祉的政策相衝突,更可以互為補足。

根據政府統計處公布今年2月至4月份失業率為5.2%,是近10年以來最高比例,預計未來更會持續趨勢。筆者期望社會大眾可以保持開放態度,接受不論大小規模的企業都同樣可以受到支援。一旦大企業決定裁員,所帶來的打擊規模肯定遠超一般中小企業。畢竟我們都不願再見「沙士級」的8.5%失業率重臨香港。

今年2月至4月份失業率為5.2%,是近10年以來最高比例,預計未來更會持續趨勢。(資料圖片)

撰文 : 李樹甘博士 樹仁大學商業、經濟及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