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美國金融突襲 中港應未雨綢繆

評論版 2020/06/02

分享:

港區國安法實施,外界有認為美國對港或中國內地的終極制裁之一,就是對兩地發動金融戰爭。雖然此舉可能性較小,但下文將以美國曾向伊朗發動的金融戰爭為例,探索若然美國向中港發動金融戰爭,會採取甚麼方式及途徑,中國內地和香港又應如何防備。

美國對伊朗的戰爭早已開始,這場戰爭發生在大部分民眾看不見、摸不着的金融領域。由美國政府、華爾街及美元所構建的美國金融武器,通過切斷伊朗的資金鏈條,以及限制伊朗使用美元,早已重創伊朗的經濟和民生,目的是引發伊朗政治不穩,甚至顛覆其政權。

對伊朗石油禁運 切斷資金鏈

美國首先對伊朗發動的金融攻勢,是切斷伊朗的資金鏈條。眾所周知,出口石油是伊朗的主要經濟收入來源,過往歐美國家雖然對伊朗實施石油禁運,但伊朗依然可以通過偷運石油給他國的方式獲取收入。但由於世界的石油貿易都是以美元結算,且交易結算必須通過在華爾街的貨幣中心銀行(Money Centre Bank,借貸對象為政府、機構和其他銀行,而非消費者的國際大銀行)、紐約聯邦儲備銀行來完成。因此,伊朗任何與石油交易有關的信息,對美國是毫無隱私可言。

美國總統特朗普決定出動金融武器對付伊朗後,美國政府在2018年上半年已要求貨幣中心銀行、紐約聯邦儲備銀行「拒絕與伊朗進行交易結算」,否則將禁止這些銀行在美國開展業務。美國一聲令下,各大銀行自然要配合。這是因為在世界金融體系仍由美國主導的今天,國際性銀行能否繼續在美國展開業務,是關係到生死存亡的。

次輪金融戰 SWIFT封鎖禁用美元

此舉隨即令伊朗原油出口降低了超過80%,切斷了伊朗大部分的資金鏈。這對伊朗的政府預算帶來極大衝擊,因伊朗原油儲量佔全球石油儲量約10%,政府超過40%財政支出是經由原油而獲得龐大資金,伊朗的經濟嚴重依賴石油工業。

美國緊接着於2018年11月對伊朗發動第二輪金融戰,財政部當時公開警告環球銀行間金融通訊協會(SWIFT),不要再向受制裁的伊朗銀行、金融機構提供服務,否則就連SWIFT也要受罰。美國此舉,是為了限制伊朗使用美元。

伊朗GDP負增長4.9% 政經不穩

由於全球當前有超過1萬間、來自200多個不同國家的銀行接入SWIFT的系統,這個資金結算系統覆蓋了全球大部分以美元計價的跨境交易,伊朗的銀行、金融機構遭SWIFT封鎖,便不能透過系統滙出或者收取美元,不但限制了伊朗使用美元,還間接剝奪了伊朗參與以美元為主體的國際貿易的權利,從而重創伊朗經濟。

在這一輪的金融武器打擊下,在外貿領域,伊朗因進出口商已無法收到美元,國內產品難以進出口,在伊朗國內,外滙市場則因此受到極大衝擊,由於對伊朗貨幣里亞爾缺乏信心,在國際炒家的推波助瀾之下,不但導致大量資金外逃,也令在伊朗的外資企業、民眾瘋狂搶購外滙避險,導致里亞爾兌美元急劇貶值,為伊朗帶嚴重通貨膨脹,物價大幅上升,民眾實際收入和購買能力不斷下滑,加上伊朗國內因美國制裁導致嚴重的失業率,大多數伊朗民眾生活日益困難,更對伊朗政府產生強烈不滿。

公開數據顯示,美國的金融戰已重創伊朗經濟,伊朗GDP增速在2017年約為5%,2018年則急滑至負增長4.9%,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2019年伊朗的GDP將負增長9.5%。

美國如決定對他國發動金融戰,主要的「套路」是,要麼在輿論上唱衰該國,要麼在該國周邊引發紛爭,令局勢不穩,然後誘導更多資本從該國外逃,導致該國貨幣滙率大跌,達到擾亂該國社會穩定、經濟穩定的目的。

與此同時,美國政府通過切斷資金鏈,乃至禁止使用美元,從而破壞該國的金融市場。遭受金融攻擊的國家,由於社會、經濟和金融市場全方位遭受打擊,極易引發政治不穩,甚至政府倒台。

特朗普不排除突襲 中港要嚴防

正如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曾說「控制了貨幣,就能控制全世界的經濟。」美國對於通過美元作為「金融武器」襲擊他國,已非常嫺熟,如未來為了總統選舉的需要,特朗普政府不排除對華製造突發性危機,如一方面可在大宗商品市場,針對中國需要長期、大量進口的商品,拉抬如石油、糧食等大宗商品價格,消耗中國的外儲,打擊中國人民幣滙率。另方面,則通過人民幣貶值、外資大量撤退之機,進一步攻擊中國的股市、樓市和貨幣,從而破壞中國金融市場的穩定。

面對有可能發生的特朗普咄咄逼人的金融攻勢,中國中央政府以及香港特區政府應高度警惕,嚴密關注金融領域,以及加強監管,未雨綢繆,防止出現系統性的金融危機。

長遠而言,也只有經得起,扛得住美國的金融戰爭,中國才能有機會進一步縮小中美之間的金融差距,打破美國全面遏制中國的企圖。

面對有可能發生的金融攻勢,中港應高度警惕,嚴密關注金融領域,以及加強監管,未雨綢繆,防止出現系統性的金融危機。(資料圖片)

撰文 : 梁海明 絲路智谷研究院院長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