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裁港區國安法 美無理無利無力

評論版 2020/06/03

分享:

「港區國安立法」引起美國強烈反對,特朗普聲稱香港「自治不再」,「不值得享有美國賦予的特殊待遇」,更威脅要「重新審查香港的特殊待遇」,「制裁中國」,令「香港國際金融中心不保」。可是,事實答案並非特朗普所言。

中美英澳門 國安法助吸外資

一、美國的「制裁」邏輯荒唐,別有用心。香港自1997年回歸中國後,成為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實行一國兩制。港區國安立法是中國內政,外界無權干預。且國安與國防、外交一樣,涉國家整體核心利益,理應屬中央事權,這在國際上是通例。美國的國安法亦由國會制定。因此,美國此次提出制裁中國,完全是雙重標準和別有用心。

關於國安立法令香港「自治不再」,從而「國際金融中心不保」的言論,更是腦子進水之說。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發展,是以國家經濟發展為基礎發展起來的,國泰才能民安,國安只會令香港國際金融中心更加鞏固。

從世界各國實際情況來看,美國訂立了與國安相關的法規多達20多項,紐約一直是世界第一大國際金融中心。英國同樣訂有多個與國安相關法規,倫敦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始終未變。中國1993年就頒布了「國安法」,由於社會穩定,外資(包括美資)不斷加碼湧入內地,經濟持續高速增長。澳門2009年就頒布了基本法23條立法,之後美國資本照樣大舉投資澳門。

事實證明,美國所稱港區國安立法會削奪「港人自由」、「香港自治不再」、「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不保」之說的邏輯是混亂荒唐的。

美國制裁牌 象徵意義大於實際

二、美國「制裁」影響有限。美國對華制裁並非單獨事件,而是其一系列遏制中國崛起戰略中的一步棋子。中國人大這次突如其來的出牌,打亂了美國在本港從事顛覆、滲透活動的步驟。其實,針對港區國安立法,美國除了惱羞成怒之外,可以打的制裁牌並不多,影響也極其有限。

(1)去年底簽署的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正在執行中,在特朗普眼裏,這是他今屆大選最拿得出手向其選民交代的「戰利品」之一,絕不可以有任何閃失。另,在美港貿易中,美國一直保持順差,過去5年每年約有260至350億美元貿易順差,是美國最大海外貿易順差來源地。而香港本地產品出口美國每年僅5億美元,微不足道。美國取消香港特別關稅區的象徵意義大於實際意義,並不會為美國帶來多少實惠,對香港的負面影響也有限。

美若衝擊聯滙 美國債被拋售

(2)從金融市場方面看,美國已限制國民退休金購買中國股票,對於私人機構和個人資本的投資,白宮恐難規管。目前港股價格低於歷史平均水平,也低於絕大部分歐美股市。白宮想要阻止美國私人企業和個人資金投資港股幾無可能。中概股回歸,以及大灣區金融30條,將進一步激活香港金融市場。

(3)美國企業以香港作為跳板,投資內地和亞太企業,並以香港作為其亞太區總部。目前美國在港的亞太區總部企業290家,另有434家地區辦事處,以及627家當地辦事處,美在港就業和生活人員達8.5萬。亞太經濟對世界貢獻日益加大,美國企業必將繼續投資內地和亞太地區,這些企業機構和人員很難撤離香港。

(4)關於美國限制高科技出口香港。目前香港除了幾所大學和部分科研機構之外,並無具競爭力的高科技產業。香港大學和科研機構的許多學術成果和專利,都是面向全世界發布和交流,其中包括美國。美國的高科技產業是其中重要的受益者。禁止美港高端科技交流,或許對美國的損失大於內地。

(5)港元聯繫滙率制度。在當前聯繫滙率制度之下,美元流入香港後會兌換成港元,金管局通過銀行系統買進美元,投放港元。金管局再將收入的美元投資美元資產,其中包括購買美國國債。如果美國肆意衝擊聯滙制度,其結果一方面不會成功,另一方面會造成大量美元從聯滙制度中溢出,首當其衝的是美國國債會被拋售,不利於特朗普選情,他不應該選此策。

美顛覆中國成本增 難怪惱怒

三、美國「帶病」制裁中國。美國對港區國安立法之所以如此惱怒,有多方面原因。首先,美國在香港長期組織和經營的亂港反中勢力眼看將遭受「國安法」嚴厲打擊。這就意味着美國今後在香港開展滲透、破壞、顛覆活動的成本將大大增加,而成功機率大大減少,長期苦心經營功虧一簣。

其次,中美近幾年較量中,美國接連受挫。例如美國挑起的中美貿易戰剛簽完首階段協議,尚未來得及執行,就遇上新冠疫情。科技戰中美國以傾國之力打壓華為,然華為愈戰愈勇,倒是美國相關企業叫苦連天,一再要求白宮網開一面。

第三,明明「內部情報」稱新冠病毒是針對黃種人的,怎麼一轉眼成針對美國人了。美國佔世界人口4%,確診人數卻佔全世界30%,死亡人數佔全世界29%,疫情造成美國失業人數高達4,000多萬,成為特朗普的一個心病。

暴亂令特焦慮 打壓力不從心

第四,美國警察偏偏火上澆油,關鍵時刻在光天化日下令疑犯(有色人種)遭跪頸致死,引發美國大規模暴亂。美國政府本該通過對話來平息暴亂,但特朗普情急之下向警察喊話「可以開槍」。此話一出,美國各大城市頓時火光熊熊,各大超市一搶而空,令美國出現「一道靚麗風景綫」。這場突如其來的暴亂令特朗普焦慮雪上加霜。

總之,美國對全國人大推動港區國安立法深感惱怒,欲加之罪,卻失理據;欲施制裁,卻恐得不償失;欲遏制中國,卻又因國內問題纏身,力不從心。

美國對港區國安立法深感惱怒,欲加之罪失理據;欲施制裁恐得不償失;欲遏制中國,卻又因國內種族示威騷亂纏身(圖),力不從心。 (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謝湧海 中銀國際英國保誠資產管理公司董事長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