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與囝囝困獸鬥

副刊版 2020/06/04

分享:

Wing大仔在大嶼山國際學校就讀小二,但停課幾個月,每周只是給30張工作紙。「學校說工作紙不想做也可以不做,但又無On-line class,又無減學費,實在好嬲。」最慘是教學責任落在Wing身上,只是提供YouTube片給她,就要她自己教加減乘除。「我真的不識教,最初會傷感情,要他做晒啲工作紙,又要他背乘數表,幸好細So上網找到一些方法,如砌Lego、用手指記,慢慢囝囝就背到乘數表。」

停課幾個月,Wing發現自己變了傳統的母親,緊張兒子的功課,緊張可否升班,又緊張二年班未教的東西,是否三年級補教?「見朋友有幫子女報一對一的補習班,就好驚自己做得不夠、做得不好,但老公提醒我,我們一直強調着重親子關係,多過學習程度,所以不需要過分擔心。」

突然的假期,小朋友當然興奮,於是每一天都會問今天去哪裏玩?Wing絞盡腦汁為他們找尋活動,像報了香港戶外生態教育協會的「環保基金『蟲』新發現南大嶼」調查比賽。「我們要影昆蟲然後做統計,囝囝很喜歡捉蟲,學多了這方面的知識,英文的分類也背熟晒。」

Wing又幫囝囝報了個On-line class,讓他們學中文。「香港的教育制度其實很失敗,普教中用普通話教學,在國際學校更全部用簡體字,完全是第二個語言。一個中文字有兩個讀音,他實在很難理解,所以我囝囝很抗拒中文。」這個由朋友開設的On-line class,用廣東話教中文,讓囝囝學得很快,提升書寫及認字方面的能力。

作者:何小雲

責任編輯:招美寶、李越樺

因為疫情,Wing 幫囝囝報了中文 On-line Class,讓他們不會抗拒中文。(被訪者IG)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