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So老婆夥拍兒子創業 開賣兩周售過千隻糭

副刊版 2020/06/04

分享:

你肚餓時想吃甚麼?細So一家人就想吃糭子了。

When We're Hungry這個品牌名字,是由前DJ細So構思出來,但真正負責「打骰」其實是太太Wing及兩個囝囝,細So只是負責吃而已。

昔日許多家庭都會自己包糭子,但今天都因為要浸糭葉、買餡料、包糭等等繁瑣的工序而卻步。願意為家人包糭的,當中都滲滿了愛,而細So就想起Eagles這首歌-When we're hungry, love will keep us alive。

在細So家中,每天的飲食當中真的充滿了愛。曾經是飲食記者的Wing熱愛煮食,看她的IG就會發現不同國籍的菜式也會入饌。「我沒有真正學過煮食,就算拜了蔡瀾做師傅,他也沒有教過我。只是採訪食得多,多留意,上網也會找到很多食譜。」同一個菜式,她不會只看一個食譜,會將複雜及簡單的平衡一下,成為自家食譜。

Wing說在家煮得最多的,是餃子及麵包。「我老豆是烹飪高手,而且也很奄尖,他教我用大地魚粉,一樣有提鮮的效果。」家裏有麵包機,囝囝也很喜歡食新鮮出爐的麵包。「我最近就整了芝士麻糬及豆沙燒餅,很容易整的。」

甜糭餡料盡是囝囝至愛

大仔Jack有時會畫畫,叫Wing弄麵包、薄餅及糖等。「他試過畫個蜘蛛麵包叫我整,而今次When We're Hungry的海報也是他畫的。」因此,Wing說這盤生意是與兩個兒子共同創立,因為有時小朋友的想法也很有趣,作為母親的,可以看是否可以實現出來。

像今次用來包糭的材料,全部都是囝囝喜歡吃的。「最近流行氣炸鍋,我9年前已買了,有空就會整日本迷你甜薯給囝囝食,所以我的甜糭也落了甜薯。」不說不知,原來Wing的小朋友也很喜歡食湯渣。「做母親的,煲完湯,當然希望小朋友也食埋湯渣,想不到囝囝也很喜歡食栗子和蓮子。平時食零食,Jack也會食包裝的栗子。」

因此,When We're Hungry甜糭內,就包括了囝囝喜歡食的餡料:豆沙、迷你甜薯、栗子、蓮子,而且沒有加鹼水。「一般落鹼水是想糯米更黏,但食用鹼水我始終不放心,而且也不喜歡那味道,所以我用了另一種方法。老豆試過說不講不覺,而且味道不錯。」

由派糭到賣糭力求完美

由於細So本身是素食者,這個充滿母親愛的甜糭,也適合細So食用。「原本想出素糭,曾試過用芋頭代替鹹肉也不錯,但如果純素不能落鹹蛋黃及江瑤柱就無咁好食,所以就用甜糭代替素糭。」

其實昔日過時過節,熱愛煮食的Wing都會派糕派糭。「新年、端午節我會整蘿蔔糕、芋頭糕、糭啦,大約各派200份,不收錢的。雖然做得好辛苦,但愈辛苦就愈想做。」Wing說以前因為派給朋友食,沒有認真計算分量,但現在拿出來賣,就要計得很精準,不停試味,力求做到最好。

---------------------------------

When We're Hungry

早鳥優惠價:紅豆甜薯糭 $68、綠豆鹹肉糭 $78

訂購網址:http://we-hungry.boutir.com/

作者:何小雲

責任編輯:招美寶、李越樺

只是開賣兩周,據稱 2,000 隻糭已賣得七七八八,真的手快有手慢無。(陳國峰攝)

大仔 Jack 今年讀小二,細仔 Max 讀幼稚園,兩個小朋友見媽媽煮食,也會幫手搓麵糰、洗米,Jack 還懂番茄牛肉炒蛋。(被訪者IG)

Wing 說細 So 無奈離開商台,對於家中經濟不是有很大影響,只是心靈受到傷害,而作為老婆,Wing 也願意陪老公走出 comfort zone,闖一番事業。(被訪者IG)

Wing 將糭子設計成正方形,因為這樣餡料可以分布得更平均。儲存方面,也不會像一般三尖八角的糭擺放困難。圖為紅豆甜薯。(陳國峰攝)

糭子的食譜是 Wing 的朋友傳授,再經她改良,圖為傳統的綠豆鹹肉糭,筆者吃過喜其不會死實實的口感。(陳國峰攝)

Wing 不單對糭子製作認真,就連鹹蛋她也正嘗試自己製作,務求每一部分都力臻完美。(被訪者IG)

因着囝囝喜歡吃麵包,近日 Wing 的拿手好戲是豆沙燒餅。(被訪者IG)

母親愛煮食,連囝囝也受感染,圖為 Jack 用廚房火槍炙燒左口魚裙邊。(被訪者IG)

小朋友不可用利刀?但在 Wing 的「字典」裏面,給小孩利刀反而他們會更小心,而且不用太出力就可以切到食材。(被訪者IG)

這張品牌的宣傳海報 — When We're Hungry,是出自囝囝 Jack 手筆。(被訪者IG)

Wing 的朋友將 When We're Hungry 的海報二次創作,帶出這個品牌是 Wing 與兩個兒子共同創立的。(被訪者IG)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