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烽火連城的黑夜

副刊版 2020/06/04

分享:

媽媽習慣攤軟在椅上,有時會坐上好幾句鐘。她牢牢地瞄着大門,期待着門會突然打開,永不完的噩夢便可終止了。

兒子回家了,看他汗流浹背,頭髮總是一團團打結,沒機心的傻孩子笑時露出了一口白牙:「媽,餓了,有甚麼

...

撰文 : 鄧藹霖

欄名 : 會笑媽媽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