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若踩沉香港 誰將付出代價?

評論版 2020/06/05

分享:

中央推出港區國安法,美國要取消香港特殊地位,「封殺」香港,但誰要為此付代價?

全國人大上周四通過港區國安法,特朗普周六凌晨開記者會反擊,但對中國懲罰只是虛晃一招,禁止數千名中國在美留學生再入境,對中國幾近無損,真正制裁重招卻落在香港身上,表示已開始程序,取消對港優惠待遇政策。

特雷聲大雨點小 港股反彈

外界對此評價是雷聲大雨點小,因制裁沒有涉及更能打擊中國的中美貿易協議,對香港措施又無具體細節和時間表。特朗普的制裁,令香港政經局勢變得更加詭異,經濟上作為香港信心寒暑表的港股恒指,本周連升4天合共逾1,400點,政治上那些不斷要求美國插手香港的反對派頭臉人物,卻沒有對特朗普大表歡迎,反而大多避談制裁,明顯表態歡迎特朗普制裁的只有本土派如香港眾志的黃之鋒、羅冠聰。

代表泛民24名立法會議員的民主派會議召集人、公民黨的陳淑莊,雖大罵國安法,卻指特朗普制裁屬於他國內部事務,泛民干涉不了,完全漠視泛民重磅人物包括公民黨郭榮鏗多次訪美,要求美國制裁中港。更難解的是,曾為美國副總統、國務卿座上客的李柱銘和黎智英,雖然狠批國安法,但李柱銘卻說,制裁會傷害香港,香港亦毋須武力示威;黎智英一方面表示如果被犧牲也是一種光榮,另一方面卻投書《紐約時報》,希望美國不要全面取消香港特殊待遇。

泛民主流派對特朗普制裁有保留,相信是無論從大局還是個人利益來看,對他們都是弊多於利。

中產首當其衝 泛民也保留

美國要斬斷給香港的特殊待遇,一直被視為「核威懾」,而核威懾的重點在於威懾,目的是令對手有所顧忌而收斂行動,反對派就常以要求美國取消香港特殊待遇,威脅香港將被攬炒,迫港府及中央投鼠忌器,向他們讓步。若核武一旦啟用,參戰方就只有拼死一戰而無退讓空間。

特朗普動用「核武」,要取消香港特殊待遇,但無細節和時間表,或許只圖加強威懾力,並非真的要用,但中方訂立港區國安法事在必行,而且動作快速,本月底人大常委會極可能公布詳情。故特朗普就算只圖加強威懾,中方都當真打來看待,加上特朗普愛玩硬,若不能嚇倒中方,就很大可能賭一鋪全面制裁香港,反對派常掛嘴邊的「攬炒」香港,就變成現實了。

然而,經歷新冠疫情一役,反對派主流派看到的是,泛民的重要基本支持者,即中間大多數的港人都是微有家當、事業處於向上期的中產,他們仍十分關注搵食、養家。香港封城導致百業呆滯,港人面對失業、減薪、生意減,體會攬炒可能帶來的痛苦,重新重視「衣食足然後知榮辱」,要求民主、自由都不能與荷包作對。美國制裁,香港被攬炒,中產必然首當其衝。傷了香港,美國及反對派能贏更多港人支持嗎?

衣食足才可知榮辱 港人想攬炒?

相對來說,香港眾志等本土派,支持者大多較年輕,不是大專生就是初出茅廬的「無產」一群,亦較熱衷為理想犧牲,故香港縱被攬炒,對眾志支持者的損害較輕,眾志仍可義無反顧,歡迎特朗普向香港插刀。

從個人利益來看,泛民老將對制裁存有疑慮。美國全面制裁就是對港最後一招,北京自此對美國更毋須顧忌,可以重手清理香港,如斬斷美國在港「黑手」。李柱銘、黎智英等民主老將真的肯坐監嗎?

在不少發展中國家,爭取民主而坐監,日後革命成功,可憑此上位。先不論香港「革命」成功可能性是多麼小,82歲李柱銘、72歲黎智英就算等到香港「革命」成功,都沒有活力「領派彩」;能因坐牢而博取未來權位的,就只有年輕一群,愈年輕就愈博得過。李柱銘和黎智英反對美國全面制裁香港,或許是想避免成為美國棄子,要為昔日反中央行為「找數」。

革命換「領派彩」 愈年輕愈博得過

退一步而言,就算民主派頭目不用坐監,亦必然受到港府及北京封殺,DQ選立法會或成為立會議員的資格,他們再難如過去般坐擁議席權力,又可隨意指罵港府及中央了;反對派主流派走激進路綫或許還有生存空間,但玩激又怎夠年輕本土派般有腦筋、有活力?泛民主流將成美國制裁下一大輸家。

特朗普的制裁在政治帶來詭異,在經濟亦如此。港股周一大反彈,就當特朗普無料到,但特朗普因疫戰失敗和暴亂,令選情轉危,為救選情未來對中國及香港只有更惡。特朗普制裁對香港經濟衝擊,主要在貿易與金融。

貿易方面,美國若大加關稅、停高科技產品售港,將重挫香港中轉港地位,背後涉及貿易、運輸、貨櫃碼頭、製造業等行業幾十萬個職位,衝擊不容小覷。但美國去年對港有261億美元貿易盈餘,這些貿盈不少就由美國在港1,300多間公司攫取,香港傷,美資亦不見得好過。至於高科技產品不能賣給香港,香港損失的是過水濕腳利潤,美國科技公司就沒了生意,美資肯定更痛。

歐亞無意搬石砸腳 跟美制裁

此外,要重創香港貿易,還須其他國家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但歐亞國家都無意搬石頭砸自己腳,跟美國制裁香港。況且香港最大貿易夥伴是大陸,若北京要撑住香港,在貿易、一帶一路等項目上給香港優惠,可彌補美港貿易的部分損失。

美國若想借打擊香港重創北京,就須在金融動手。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可以為中國集資、引進外資投資中企、提供人民幣交易及投資平台,助人民幣走向國際。美國要重挫香港國際金融中心,手段很多,包括暗裏支持美資大鱷狙擊香港,或出口術說不滿港元與美元掛鈎,更重手的還可利用美元霸權的影響力,限制香港金融機構使用美元,這些殺招都可令香港翻起金融海嘯。

然而,特朗普若想重創香港國際金融中心,要先過華爾街一關。華爾街公司不只在美國,在亞洲都是霸主級地位,利用香港平台賺取暴利,特朗普要打擊香港,必須為華爾街在亞洲另建國際金融中心,談何容易?

香港因97回歸,新加坡在90年代便曾積極搶奪香港金融業務,結果仍無法如願,加上中國愈來愈多利用香港金融業,外資又垂涎內地機遇而駐港,令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反而愈玩愈大。

港金融市場地位 誰能代替?

美國若要另覓新場,新加坡、東京、首爾都可選擇,但他們在專業服務、法規,或金融機構密集度等都遜於香港,最重要一點是未來亞洲金融市場的主要增長,都與中國業務有關,中國會助一個其他市場取代香港嗎?

沒有香港,中國只會加快催谷上海和深圳,華爾街及美資大鱷想要上海,還是與香港這中國「法外之地」呢?況且,香港國際金融中心還有西方其他金融機構的利益,特朗普又能漠視這些西方盟友的反對嗎?

特朗普出招制裁香港,欠缺細節,可能因牽一髮而動全身,並非美國說打就可以打。然而香港就如一間瓷器店,實經不起中美兩隻蠻牛在內裏折騰。

外界對美國總統特朗普揚言要取消香港特殊地位,評價是「雷聲大雨點小」,因制裁沒有涉及更能打擊中國的中美貿易協議,對香港措施又無具體細節和時間表。(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