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距醫療新常態 3問題待解

評論版 2020/06/17

分享:

過去數月,為數不少的病人為了防範新型冠狀病毒,未能適時到醫院、診所覆診治療,令透過視像通話求醫的「遙距醫療」(telemedicine),一時間盛行起來。雖然醫院管理局(醫管局)正分階段恢復非緊急服務,惟要平衡感染風險和回復正常服務,醫生遙距診治病人,相信會成為新常態。檢討近月的經驗,遙距醫療在香港應如何推廣開去?

視像諮詢醫生 監察病人狀況

受疫情影響,醫管局自2月中起,暫停了非緊急的手術和臨床檢查,令過半門診覆診需要改期。本港不少需定期服藥或覆診的長期病患者,亦因為擔心受感染,而減少到醫院或診所覆診、取藥。

為了病人的健康,各類醫療服務需逐步回復正常。醫管局行政總裁高拔陞早前表示,善用科技進行遙距醫療是可考慮方向之一。根據世界醫學協會的定義,遙距醫療是指遠距離的醫學執業,範圍包括對病患進行遙距治療、醫護專業人員之間透過電訊系統合作、監察病人狀況等。

事實上,在疫情期間,公私營醫療機構已開始提供遙距治療服務。當中醫管局九龍東聯網3月時推行先導計劃,為六個部門病情穩定及毋須大量身體檢查的病人,安排視像診症,截至4月初有32名病人試用。私營醫療方面,也有私家醫院和醫療公司為病人提供視像諮詢醫生服務。

診治範疇未明 醫生憂違守則

雖然本港部分公私營醫療機構已開始進行遙距醫療,但普及與否,仍視乎一些問題能否妥善解決。

問題一:實務指引欠清晰

第一個問題,是如何為遙距醫療的執行方式訂下標準。香港醫務委員會於去年底發出《遙距醫療實務道德指引》(下稱《指引》),列明醫生使用遙距醫療取代傳統的醫療服務時,完全有責任滿足所有法律和道德要求,而護理病人標準和以面見方式會診的相同。

《指引》指示醫生,判斷使用遙距醫療與否,取決於臨床情況和目標,以及遙距醫療技術是否適用。不過西醫工會會長稱,《指引》沒列明哪些疾病或在何種情況下,可用遙距方式為病人診治,不少醫生擔心容易違反專業守則,故不敢提供遙距診症服務。

有律師指出,在其他司法管轄區,會訂明准許使用遙距醫療的特定情況,例如中國內地規定,使用遙距醫療一般限於部分常見病及慢性病如皮膚病,而醫生必須曾經面對面診治過患者。

就此,本港可考慮制定更清晰的遙距醫療執業指引。參考澳洲新南威爾士州政府轄下臨床創新局出版的遙距醫療執業指引,內容列明在急救服務、入院和非入院病人,以至非臨床服務等不同情況之下,進行遙距醫療時的可行方式和所需設備,例如多間醫療機構的醫護人員聯合利用遙距醫療,為在家的病患進行跨學科臨床審查或病例會議,適用於老年病學、傷口檢查等醫學範疇。

問題二:何處取藥?

另一項要處理的,是病人的配藥問題。在疫情期間,醫管局安排快將耗盡藥物的病人,親身或委託親友到醫院藥房取藥,病人卻可能因身體狀況不容許或害怕感染,而無法親身取藥。

醫局藥物速遞 利用社區藥房

為解決取藥問題,有遙距醫療公司會在視像診症後當天內,將藥物速遞予病人,運費由病人自行支付。醫管局亦正研究類似的收費送藥服務。

另一個可行辦法是利用社區藥房,方便病人就近取藥。政府為了提高公眾健康管理意識,並改善社區醫療及復康服務,計劃在全港18區建立地區康健中心。若日後醫管局遙距診症服務發展成熟,政府可考慮由地區康健中心擔當社區藥房。病人接受醫生的遙距診治後再到中心,中心藥劑師則透過病人的電子健康紀錄,獲取醫生開出的藥物處方,再開藥及教導病人使用。

問題三:數碼鴻溝?

最後的問題,關乎病人對資訊科技的掌握。遙距醫療對軟硬件有一定要求,例如視像通話診症,除了醫患雙方要具備帶有鏡頭的智能裝置,同時必須有足夠網速。但社會上存在數碼鴻溝,尤其是基層家庭,或許只能負擔限速手機數據月費計劃,而限速上網會令視像通話傳輸不穩定。

軟硬件設備 基層長者難使用

另一方面,部分病人特別是長者,未必掌握視像通話的用法。疫情期間,公立醫院安排醫護人員協助有特別需要的病人,通過視像電話與家屬見面,但過程不時遇上技術阻礙,例如家屬沒有安裝有視像通話功能的應用程式。

醫管局在擴大視像診症服務的初期,可考慮將病人分流,讓軟硬件齊備,並熟悉使用視像通話應用程式的病人,直接求診;其他病人則先接受視像診症的教學。

未來一段日子,隔着屏幕看醫生,相信會逐漸成為本港醫療服務的常態。醫學界和社會應汲取是次疫情的經驗,設法改善遙距醫療的執行細節,確保病人得到最適切的醫療服務。

在疫情期間,公私營醫療機構已開始提供遙距治療服務,安排視像診症。圖為將軍澳醫院視像諮詢。(資料圖片)

欄名 : 國是港事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