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共謀

副刊版 2020/06/23

分享:

常州小五學生跳樓事件,令很多家長朋友都極為不快,大家也像提高了警惕,近來特別關心起孩子的情緒及作文功課。

但隨着愈來愈多調查結果流出,看到的反而是一個更黑暗悲哀的教育界問題。當然,眾說紛紜,小學生抵不住壓力尋短見,這表面看似是現今孩子太脆弱的問題,但再細看,造就悲劇的原因似乎更值得關注。

將事件回帶,是學生作文課的文章被作文老師劣評,輿論的焦點是她的評語:要發放正能量。學生被兩次頒令重寫。下課後,孩子就立即跳樓自殺。

對這種作文課的文章作業,連語氣和情緒都要管,當然是這教育系統一大特色,所謂的作文也需政治與情緒正確,但事件的後續及重組的原因更讓人心寒。

後着是,在家長和該老師微信群中,家長要被迫表態,個個對老師點讚。上作文課當時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呢?校方調查說並沒有掌摑或其他暴力虐罵,之後才有指證說,去年曾有過課堂上的掌摑。其他學生和校方的證言,在第一次披露的口供中,都被和諧統一掉?我的家長朋友也透露,家長老師微信群是個恐怖地帶,家長間要比拼、要站隊,不敢吐真言。

這教育系統更像是個共謀,悲劇的核心大家心中有數但不能說破。老師在正規課餘開補習班,收費教自己班上的學生,如果學生不參加,將有後果要承受。綜合各消息,正是遇事學生這不參加補習班(事實上,她是參加了不是這涉案老師開的班)的行為,引來該老師的差別對待,以至精神虐待及針對無疑。

問題是,這種課外班、收紅包的行為,是內地教育界極普遍現象。而且,這系統中,看來小小一個教師,都像對學生未來擁有生殺大權一樣,是多麼荒謬的事。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