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公眾不可不知的COVID19真相

評論版 2020/06/23

分享:

美國的公眾輿論把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完全歸罪於中國,說疫症是中國造成的,畢竟疫情在中國首發。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國務卿蓬佩奧煽風點火,指控中國掩蓋疫情爆發的真相,容許疫情蔓延而知情不告,他們拿「吹哨人」李文亮悲劇做文章。但事實並非他們所渲染的那樣。

張繼先是首位吹哨人 非李文亮

按照他們的說法,李醫生2019年12月30日發出警告,他所在的武漢一所醫院發現了新病毒,但是遭到中國政府官員封口和斥責;當事實浮出水面,疫情變得非常嚴重,乃至於他最終死於此病,中國政府才改變了腔調,表揚李醫生的勇敢。如果中國早一點重視李醫生的預警,整個世界都會避免這場可怖的瘟疫。

但事實並非如此。李醫生是一位勇敢的年輕人,但是他並非第一個吹哨人。

實際上,第一個報告發現新病毒的中國醫生,不是李醫生,而是54歲的女醫生張繼先。張繼先是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呼吸與重症醫學科」主任。在2019年12月27日,也就是李文亮醫生在同學群發信息的三天前,張繼先醫生診治了一家三個病人,他們都患有未知病毒引起的肺炎。

張醫生和院方當天將此重大發現上報給武漢江漢區疾控中心,並於12月29日直接上報湖北省及武漢市衞生健康委員會疾控處。

與西方世界的說法不同的是,雖然不無失誤之處,但當地負責部門的最初反應迅速。事實和時間點非常關鍵:一天之後,即12月30日,武漢衞健委向醫療系統印發了《關於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

武漢地方+中央專家 反應皆迅速

幾個小時之後,國家衞健委派專家組在12月31日凌晨抵達武漢,現場調查並組織疫情處置。當日下午1點鐘,武漢市衞健委公開通報稱,發現27宗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並說:到目前為止調查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而這句話所造成的後果,卻成為中國的夢魘。

按照處理傳染病的標準程序,世界衞生組織在12月31日當天接到通報。世衞組織發布的《疫情爆發消息》確認在當日收到報告:在武漢發現不明原因肺炎的病例。也就是說,世衞組織僅在張繼先醫生所在的醫院上報兩天後,就敲響了全球警告。

李文亮和其他的幾位醫生大概看到了武漢衞健委在12月30日發布的緊急通知。基於令人理解的擔心,他在12月30日下午5點48分在同學群中散發信息,說發現非典(SARS)病例,在他所在的醫院隔離。

他的信息在公眾中傳播開來。此時地方警方介入了,他們大概是通過眾所周知的中國對於互聯網絡的監控,獲悉了李醫生的言論。

元旦那天,警方訓誡了李文亮醫生,說他散布謠言。但這沒有外界所說的那裏令人不安,因為在那個時間點,包括張繼先和李文亮在內,都不知道這個病的真正性質,武漢的警方當然更不知道。警方所顧慮的,恐怕是李醫生看上去危言聳聽的信息,會給公眾帶來恐慌。

李醫生並沒有像西方的一些報道所說,因為「謠言惑眾」而被捕或受到迫害。但很不幸的是,李醫生感染了新冠,並於2月6日去世。同一天,張繼先醫生被政府正式承認為新冠病毒的第一報告人,並給予記大功的獎勵。

事實就是如此,說中國掩蓋疫情毫無證據。敲響警鐘需要像張繼先這樣的呼吸系統專家。

當時,張繼先醫生在診斷一個家庭的病人過程中,排查了所有已知的病毒,確認他們所感染的是一種新病毒。一接到她的報告,地方和國家層次政府官員已反應迅速。但在疫情初始時,最大的失誤是判斷錯誤,沒有及時考慮到人傳人的可能性,這大概是因為當時有些病案沒有上報,導致數據不足。可悲的是,美國並沒有從此汲取教訓,一直在飽受檢測嚴重不足之苦,以及由此產生的感染病例數字低估的問題。以上事實,使特朗普政府的陰謀論站不住腳。

美早收通報 特陰謀論站不住腳

當疫情剛剛出現苗頭的時候,中國地方政府的官員像所有人一樣,不知所措。不然的話,他們怎麼可能允許舉辦慶祝春節的萬人宴,且沒有禁止春運。畢竟,這是一個從未發現的「新型」冠狀病毒。當中國意識到該疾病高度傳染之後,武漢便立即在1月23日被關閉、封城。

與特朗普政府說「中國掩蓋疫情」的指摘恰恰相反,中國並沒有刻意把美國官員蒙在鼓裏。僅僅在張繼先醫生第一次上報之後的一周之內,中國的國家疾控中心主任在1月3日,已將疫情通報了美國疾控中心主任。

雖然中美兩國的疾控中心起初的接觸被元旦假期干擾,但雙方公共衞生官員之間的協調密切得多。

中國與美國對疫情的反應形成鮮明的對比。從張繼先醫生首次報告到1月23日武漢封城,一共用了27天的時間;而美國從國內第一例確診新冠病毒感染的報告(1月20日),到特朗普宣布全國緊急狀態(3月13日),用了整整雙倍的時間(54天)。

美疫情愈嚴重 愈須推卸罪責

李文亮醫生之死,很不幸地被特朗普的共和黨為其政治目的所利用,成為其陰謀論的口實,為他們攻擊中國的輿論戰推波助瀾。一份外洩的長達57頁的《新冠大全(Corona Big Book)》是共和黨2020年總統大選攻略的內部文件,其中充滿了所謂「恐嚇李醫生」等的被扭曲的事實,但隻字不提張繼先醫生。

對於共和黨的戰略同樣重要的是,指控新冠病毒是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在實驗室中製造出來的。盡管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的情報機構、包括美國最有權威的傳染病學專家、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主任福西(Anthony Fauci)以及其他領先的科學家們斷然否認這個說辭,這些莫須有的虛假指控仍然繼續。

無論是說武漢的實驗室病毒洩漏,還是把李醫生說成是殉難者,其包藏的用意都一樣:美國愈是與新冠的荼毒苦苦鬥爭,特朗普及其忠實追隨者們就愈要不顧一切地把罪責推卸到中國身上。

相對於用陰謀論所編織的政治策略,真相和事實都顯得無關緊要。

www.project-syndicate.org

李文亮醫生之死,不幸地被特朗普的共和黨為其政治目的所利用,成為其陰謀論的口實,為他們攻擊中國的輿論戰推波助瀾。(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史蒂芬‧S‧羅奇(Stephen S. Roach) 耶魯大學教員、前摩根士丹利亞洲區主席
單偉建 太盟投資集團的首席執行官、2019年《走出戈壁︰我的中美故事》作者

欄名 : 國是港事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20.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