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綜援勢增 2方針對症下藥

評論版 2020/06/24

分享:

新冠疫情持續,香港最新失業率升至5.9%,打破08年金融海嘯紀錄。社署最新數據顯示,5月份共有227,082宗綜援領取個案,其中失業綜援共錄得18,427宗,按月升1.4%。當局除了保就業計劃外,亦放寬綜援資產限額上限一倍,為失業或經濟有困難人士提供生活補助。

可是,大家了解綜援計劃這幾年來的轉變嗎?2019至20年度「財政預算案」社會福利支出為851億,佔政府全年總開支14.8%,社會福利綜援部分佔社福支出百分之六十。本文將介紹香港在2014年及2018年綜援人口變化及成因,分析政府在綜援政策上如何能做得更好。

淨離開綜援人口 4年僅減4777

綜援全名為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目的是以入息補助為那些在經濟上無法自給的人士提供安全網,使他們的入息達到一定水平,以應付生活基本需要。綜援人士的入息及資產均低於社會福利署定下的標準,是一班極需援助的弱勢社群。

2018年香港綜援人士大約有30多萬,而綜援人士每年也在持續地減少,皆因每年「離開綜援人數」一直比「跌入綜援人數」高。可是比較「跌入綜援人數」及「離開綜援人數」數據,2018年跌入綜援雖然減少了3,775人,但離開綜援人數也減少了8,552人,此消彼長下,淨離開綜援人口與2014年比較,只減少了4,777人(見表1)。

即是說,綜援人口雖然每年仍然會下降,但下降速度開始變慢。為進一步了解,我們對這4,777人利用統計學的分解分析,找出其歸因於人口差異和綜援進出率差異的具體比率。

跌入綜援的角度:

政策促就業 結構性貧窮待解

本地整體人口的上升,令跌入綜援人數上升,即是說如跌入綜援率不變,隨着本地人口增長,會直接令跌入綜援人數增加;但市民失業率近年來持續維持很低的水平,約3%,而就業本來就是抵禦綜援人口增加的最佳方法。因此,政府政策的介入令「跌入綜援率」下降,減低跌入綜援的人數,而這下降效果比整體人口上升的效果大,所以2018年在整體人口上升的大環境下,也促進了3,775人離開綜援。

離開綜援的角度:

本地持續綜援人口的下降,本令離開綜援人數下降,即是說如「離開綜援率」不變,綜援人口下降,也會令離開綜援人數下降;可是,政府政策在促進「離開綜援」上沒有顯著的效果,可能反映出綜援群體中有一些結構性的貧窮問題,阻礙了部分人士離開綜援狀態,導致2018年離開綜援人數大大減少了8,552人。

從香港整體來看,2014至2018年間,雖然跌入綜援的人口減少了3,775人,但離開綜的人數,也同時減少8,552人,超出前者的一倍,導致每年淨離開綜援人數趨向減少。

此外,不同年齡組別也有着不同的淨離開變向及幅度,在此為不同年齡組別的變化作出對比及分析(見表2):

不同年齡組別佔香港人口及綜援人口比例各有不同,其綜援成效也有不同的效果,要有效「預防跌入綜援」及「促進離開綜援」,針對香港人口及綜援人口結構,筆者建議政府可從「人群為本」方針及「綜援人士」方針對症下藥:

人群為本方針 改善內地配套

人群為本方針:

旨在透過控制相關成因降低導致跌入綜援的機率,這涉及減少影響整體人口的風險因素,令普羅大眾受惠。基於這原則,我們應針對香港人口比例最高的青年人及中年人制定政策,在保就業、投入職場及再投入職場方面加大力度,確保就業率維持高水平。

綜援人士方針:

這針對現存綜援人士,特別應在近年「離開率」下跌方面加大力度。建議從綜援人士的問題根源出發,除了上述青年及中年人的政策,長者亦佔綜援人口超過3成比例:為解決長者在香港綜援補助收入少、物價水平高的困擾,筆者建議政府可以改善與內地的配套,方便長者多一個到內地退休的選擇,因當地消費水平較低,可改善生活質素。而相關配套亦應側重在醫療及交通方面,提供相關政策,以解長者對居於內地的憂慮。

香港淨離開綜援人口每年減少,顯示社會中的流動力減弱,容易產生更大的貧富懸殊的問題,而今年香港亦要面對疫情帶來的蕭條,失業率上升,跌入綜援網的人士相信會大幅度增加。2014至2018年間綜援人士不斷減少的大趨勢將會逆轉。政府需要有強而有效的政策,保就業和增加各持份者的參與,一起度過難關。更寄望香港市民能守望相助,為有需要的人提供協助。

綜援全名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目的是以入息補助為那些在經濟上無法自給的人提供安全網,使其入息達到一定水平,以應付生活基本需要。(資料圖片)

撰文 : 葉兆輝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講座教授
陳恩瀚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研究助理
陳之翰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助理教授(研究)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