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歲的祝福

副刊版 2020/06/25

分享:

六十歲帶來甚麼祝福?

當然是聽到那句:「吓,你已六十歲?一點兒也不像!」不單醫生,相信任何「登六」人士聽後也會心裏竊喜,人類虛榮就是這般簡單。

想深一層,到底六十歲男人應該是甚麼模樣?既說不像六十歲,便要先為六十歲下標準。問題是說這話者大多是中年或以上,出生於七八十年代的他們,在童年時遇上的「六十歲人士」,定必是二戰前出生,他們經歷戰亂後還要面對多年貧乏,才最終見到香港走向繁榮的好日子。相對下,我們在六○年出生的登六人士便幸福得多。

雖開心聽到自己外表不像六十歲,但心知肚明大部分剛登六朋友都不像,換句話說,六十歲的外貌早已有新標準。六十歲不應再是滿頭白髮、老態龍鍾,現代的六十歲應該像盛年時一般,若有頭髮便染黑,若無頭髮便構思光頭型仔形象;若有肚腩便以衣裝掩飾,若無肚腩便穿緊身T恤招搖過市;若有老人斑皺紋便找皮膚科改善改善,若沒有便找眼科或精神科,因可能是視力或精神問題。

外表標準問題,更可能延伸至生存標準問題。五十年前,香港男士平均生存至六十七點八歲,時至二○一九年,已延長至八十二點三歲。六十歲退休後,以積蓄度日享福七八年,撒手塵世算合理;現今就是花光積蓄也死不去,二十多年退休日子,到底是福是禍,便要看口袋有多深。

故此,不太像六十歲的醫生,寧死也不退休。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