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10大現況 需要何種專才?

評論版 2020/06/25

分享:

香港發展金融科技以鞏固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是一個具社會共識的目標。2018年特區政府推出快速支付系統轉數快,去年發出8個虛擬銀行牌照,而業界亦積極對金融科技作出投資,可見香港金融科技發展有加速之勢,然而推進金融科技發展的同時,掌握當前的發展路向、人才需求現況和未來預期等問題,實有助推動香港金融科技向前邁進。

靈活執行力 協作自主新常態

筆者樂意把科大商學院對香港金融科技界人才的一項最新研究結果,同讀者和公眾分享。這份名為《金融科技業界專才發展、能力與人力資源》的調研報告,聚焦香港金融業界和人才供需情況。調研在去年8月起至今年3月間進行,我們以面訪及問卷訪問了包括銀行、保險公司、監管機構和虛擬銀行等逾80家金融機構,並與個別行政人員進行深入討論和探索。本文未能詳述調研方法和統計詳情,但對調研結果可作出扼要闡述,供各界包括政府、教育界和企業人力資源部參考。

究竟香港金融業界在利用科技進行業務開拓的情形如何?我們總結調研作出10項觀察。了解這些情況,無論對金融機構擬進一步發展金融科技業務,以至有志從事金融科技工作的人,都有參考價值和幫助。

1.對於金融科技的定義,迄今仍缺乏一個「統一定義」共識。在我們的研究中,我們把「金融科技」定義為一個結合創新業務模型和技術,以實現、增強或顛覆金融服務的組織集合。這個集合不限於初創企業或新進入者,還包括許多相關行業中規模大,業務成長中和已成熟的公司。

2.參與金融科技業務的人一般具創新、靈活、執行的能力,其自身的靈活性,既能發掘出不受傳統框架約朿的解決方案能力;也能夠從旁協助不同的人一起去完成任務。

3.在接受調查的82家機構中,逾90%投資於多於一種類型的數字技術。平均數量為5項技術。當前,傳統銀行和「數碼原生組織」(digital-native organizations)都在積極招聘具有適當技術技能的人才。附表顯示這些金融科技公司投入資源擬發展的項目。

4.員工能力與技術能力之間出現鴻溝。員工能力追不上技術發展的步伐,尤其企業的中低層人員相對技術能力鴻溝,更形顯著。這是令人憂慮的問題。

5.工作具意義能吸引尖才。我們的調研發現,五分一機構現正更新其公司「價值主張」,使之更具體與有效,據此去吸引和挽留不同學科或專業背景的人才。

6.企業文化有助凝聚人才。很顯然,堅實而清晰的企業文化不僅是企業招攬優秀人才的策略,而且企業文化亦有助公司有效建立起外界認同的公司形象和身份,以達至公司的營運目標。

建夥伴客戶信任 設監管框架

7.協作與自主是工作新常態。金融科技公司現正增強營運的互動和跨學科團隊的實力。再者,公司會鼓勵僱員與公司外部的機構或夥伴合作,以有效制定一個「共創」的解決方案,強化員工的自主能力,以提升效率。

8.建立夥伴合作關係。金融科技公司積極與內外部不同行業夥伴締結合作關係,利用其他組織的優勢,從而能夠槓桿式地提升能力。據我們的調研發現,逾80%接受調研的機構,把締結夥伴/聯盟或行業的生態系統,作為其最優先的商業項目。

9.建立客戶的信任問題。調研發現,「數碼原生組織」比傳統銀行在爭取客戶信任時需多費力3倍,數字表明,由於「數碼原生組織」可能因有限的現有客戶基礎、缺乏規模和過往紀錄,以致在建立客戶信任上「事倍功半」。

10.監管者角色。金融科技業界有一個強烈共識,即監管機構在行業發展中起重要作用。很顯然,金融科技發展日新月異,若缺乏監管機構對合規性業務經營作出清晰的法規指引,金融業應用科技的步伐只能「龜步前行」。業界建議,監管者應確立一個合規性經營的法制框架,以有利推動整體行業得以成形發展。

13核心能力 學有所長悟性高

對於有意從事金融科技的人來說,認識行業對相關人才的能力需求,顯然有此需要。下文列出金融科技專業人士的13項核心能力,包括--

1.具企業家精神。能夠在全面業務領域發掘和塑造出新商機;

2.學習敏捷。能夠把各種知識綜合,制定出解決方案;

3.發揮個人導航功能。在不確定性的情況下,可以為公司作出可行的決定;

4.創新導向。有發揮想像的決心,以及提出新解決方案的能力;

5.培養文化。創造包容性和凝聚的工作環境;

6.價值創造協作。在工作上,能夠建立相互的信任關係;

7.與客戶的互動。有能力預測及照顧客戶的需求和需要;

8.了解合規性和法規環境,熟悉相關條款和規則;

9.工作敏銳,能夠不斷評估自身的任務和進度;

10.數據掌握,能夠從數據中悟出可行性方案;

11.執行能力卓越。是一個出色的規劃者和執行人,重視成果;

12.共同創造能力,引導不同的持份者攜手開發解決方案。

13.精通運用數碼科技,能使用技術豐富客戶體驗,並取得成果。

很顯然,金融科技所需的人才,不僅「學有所長」,而且對數字的悟性高。但無論如何,缺乏人才,金融科技發展勢必「一籌莫展」。

中低級人員 倡優先技術培訓

考慮到目前情況,我們建議,培訓和教育應優先考慮給予中級或低級人員。盡管高級管理人員能夠滿足金融科技行業的業務需求,但在一般管理和運營層級的人員,卻技術能力不足。

目前,網絡安全、數據科學、人工智能、區塊鏈和設計思維方面的人才明顯不足。因此,業界、政府和教育機構應在這些領域,共同制定一個整體行業的培訓計劃。

與時俱進吸納 海外內地專才

為確保人才的質素,有需要制定金融科技專業資格,以確保專業人士的技能和知識能夠滿足金融科技行業的需求。為了迅速填補人才缺口,可以推行網上金融技術培訓和教育計劃。與此同時,更新中小學教育課程,確保香港擁有源源供應的軟技能人才,以幫助組織和金融科技行業蓬勃發展。很顯然,軟技能的學習和培訓需要花費更多時間,並且愈早學習愈好。

至於海外和內地金融科技專業人才,無疑是一重要人力資源來源。由於短期和中期香港的金融技術人才短缺,內地人才和專業人才招生計劃(ASMTP)可優先考慮吸納這些人才。事實上,金融科技是一門新興學科,涉及金融,技術,法規和政策等跨領域。隨着知識基礎不斷發展,以香港高等院校的科研實力、業界積極「與時並進」的精神,香港可以成為金融科技發展的全球「思想領袖」。因此,業界、政府和大學應攜手合作,建立領先的研究機構,解決當下高速發展中的金融科技實際問題。在各方努力下,香港成為國際金融科技與創新中心,並非奢望。

隨着知識基礎不斷發展和業界積極「與時並進」的精神,香港可以成為金融科技發展的全球「思想領袖」。(資料圖片)

撰文 : 譚嘉因 科大商學院資訊、商業統計及營運學系講座教授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