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於 8月16日(周日) 7am 至 9am 進行維護工程,屆時服務將受影響。

種族平權浪潮 香港如何接招?

評論版 2020/06/27

分享:

美國黑人George Floyd被白人警員壓頸制服期間死亡,觸發數以萬計示威者上街抗議。事件揭示美國的種族矛盾依然根深柢固。此等現象,對香港不無啟示。

根據政府統計處發表的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結果,撇除外籍家庭傭工後,本港有26.4萬名居港少數族裔,佔全港人口3.6%。其中南亞裔人口有8.5萬人,較2006年時增加71%。

香港少數族裔 多自力更生

這些少數族裔,許多都自力更生,其中南亞裔人口於2016年的勞動參與率為66.7%,較香港整體人口的60.8%還要高。但他們上流機會似乎較少,其中19至24歲少數族裔青年就學比率,低於2016年的全港平均數46.6%,當中南亞裔青年的就學比率更只有28.1%。

挑戰一:中文程度欠佳限制仕途發展

教育水平,特別是中文水平,對少數族裔在港發展有莫大影響。小彬紀念基金會於2017年進行「少數族裔青年的展望,挑戰和身份認同」研究,訪問253名少數族裔青年。結果52.2%受訪者稱生活的最大挑戰是以中文溝通,其次是種族歧視,佔9.6%。

研究同時發現有43%受訪者認為自己十年內會離開香港生活,其中近25%表示希望到亞洲以外的國家生活,包括美國、英國、加拿大及澳洲等。研究團隊認為,結果反映部分少數族裔人士渴望在英語主導的國家生活,並相信在西方國家會有更佳的就業發展機會。

多年前移居香港的尼泊爾裔女生Rabina(化名)接受傳媒訪問時指,當年就讀收取較多非華裔學生的「指定學校」,形容學中文要靠死記硬背認字。受中文程度限制,她就讀中學所教授的中文,只為應付普通中學教育文憑中文科考試,她認為並不足以應付日常生活和工作需要。

挑戰二:陷身份危機扎根香港=香港人?

因膚色不同而遭歧視是另一挑戰。多名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曾就少數族裔的身份認同問題撰寫論文,一名接受他們訪問的巴基斯坦裔女士稱,曾在工作時被華裔顧客無理指摘,並向其上司投訴指本地公司不應聘請少數族裔。

上述小彬紀念基金會發表的報告指,89.3%受訪青年不希望被稱為「少數族裔」,當中42.2%稱喜歡被稱作「香港人」。由此可見,要創造共融社會,除了協助少數族裔打破語言障礙,提升其「香港人」的身份認同也相當重要。

「身份經濟學」 解構種族隔離

關於身份認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George Akerlof及經濟學教授Rachel Kranton構建「身份經濟學」,探討個人身份認同如何影響社會行為。在理論中,身份認同建基於三個概念——社會類別(social categories)、規範(norms)及理想(ideals)。三者互有關聯,其中社會類別一般是指人們的種族、家庭背景等分類;規範和理想則指屬於指定社會類別的人,因具備某些特徵而傾向作出的特定行為。

他們指,人們作出的決定和行為,不一定只依據他們在經濟方面的付出和回報。如引用加入個人身份認同概念理論作解釋,可更全面地說明為何人們會作出某些決定和行為,例如人們會因為希望增強或挽回自我認同感,作出某程度損害自己利益的決定。此外,人們因個人身份認同所作出的決定,有機會受他人的行為和反應影響。

二人在著作《身份經濟學:我們的身份如何塑造我們的工作、工資和幸福感》中,也嘗試以「身份經濟學」,探討美國白人歧視黑人的種族隔離現象。他們把社會類別分為「主要群組」及「少數群組」,而兩個類別相應的規範,則是前者會「盡心盡力工作」,後者「不需要那麼服從」。

何解不願工作 才能保尊嚴?

他們把白人劃分為「主要群組」,並把黑人分為「少數群組」:如勞工行為與所屬的規範有差異,量度滿意程度的指標,便會降低:例如渴望融入主流的黑人,需承受不被白人同袍完全接納的打擊,只有不願意工作的「少數群組」才能保持尊嚴。

建基於「身份經濟學」,學者提出了三個途徑,期望能收窄種族之間的差異,包括:1.在「主要群組」白人圈子中,消除兩種膚色的特徵和行為差別;2.使「少數群組」黑人的對立身份變得正面,讓他們的特徵和行為趨向正面;以及3.減少回饋效應,令某人選擇成為「少數群組」後,不會引起其他人效法。最後,他們分析美國協助黑人就業的措施,指出其成效建基於能否把黑人由「少數群組」,變成「主要群組」。

3個途徑 冀收窄種族差異

回到香港,按上述方向,我們可討論協助少數族裔消除「身份認同危機」的兩個方向法:第一,我們可嘗試以途徑一為基礎,消除「主要群組」對少數族裔的不良觀感。香港部分報章大肆報道有關南亞裔的犯罪情況,形容他們是「毒瘤」;在港產電影及劇集中,也不乏由南亞裔演員飾演黑幫、毒販等角色。這些報道和影像創作,會否令人無意中把「南亞裔」與「犯罪」拉上關係,值得深思。

其實很多居港的少數族裔均熱愛香港,要改變大眾對少數族裔的觀感,各界可從宣傳入手。如去年民陣召集人疑遭南亞裔人士襲擊後,印度裔註冊社工Jeffrey Andrews曾舉辦重慶大廈導賞團,讓參與者了解少數族裔的文化。

宣傳好人好事 建良好形象

第二,我們可以途徑二和三為基礎,設法協助少數族裔建立正面身份,避免他們轉趨消極。舉例說,巴基斯坦裔警員范業成,數年前爬上一架高吊車勸服一名有意輕生的同鄉返回地面。事後警方在官方平台上載訪問短片,使他成為網上紅人,可見多宣傳好人好事,有助少數族裔建立良好形象。

身份認同非一天建成,社會各界都需要多做工夫,理解不同族裔的文化差異及特殊需要,協助少數族裔鞏固「香港人」的身份,消除他們的身份危機。

許多少數族裔在香港謀生,其中南亞裔人口於2016年的勞動參與率為66.7%,較整體人口的60.8%更高,但他們的就學比率卻低於全港平均數。圖為少數族裔生活文化團。(資料圖片)

欄名 : 國是港事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