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烈火出真金 中美實力差距收窄

評論版 2020/06/30

分享:

最近全球疫情的持續惡化再次引起關注,對經濟的潛在影響還引發了金融市場反應。美國疫情的發展及所導致的中美地緣政爭新形勢,尤其值得留意。

京港澳第二波疫情 屬可防可控

目前全球疫情可分三大類:

(一)大爆發型。主要是巴西等南美及印度等南亞國家。公開數據只反映較現代化的主要城市情況,其他較落後地區根本無數據收集能力,故實際情況惡劣得多。

(二)第二波型。主要是輸入和由此引發的本土傳播,中國是代表,之前的黑龍江以及當前的北京有小型爆發。第二波乃在第一波完全過去後才出現者。中國由於有了第一波的「武漢經驗」,對第二波的反應迅速、有效得多,故不虞再現大爆發,疫情雖難斷尾,卻可防可控,對經濟影響也可大減。港、澳特區疫情,亦可列入第二波型。

(三)第一波反彈型。這乃在第一波頂峰過後未能去疫,便出現反彈,歐美都是例子。在疫情開始受控的歐洲國家如德、意等,忽然出現新的小型「地區性爆發」,會否再形成「大爆發」尚待觀察。

歐美急解封 第一波未完已反彈

美國情況更為惡劣,出現了日增四萬確診的新高峰(本已降至一萬以下),稍後死亡人數亦可能有新高。歐美反彈主要是因疫情未清,便開始放寬封城措施。在美國,特朗普為了競選一直催促解封,福奇等美國醫護專家一直認為「過早解封會引致反彈」卻力諫無效,因此美國的反彈可謂意料中,更可證明專家正確,只是人民要為此付代價。反彈令一些正解封的州放緩解封或重新加封。

若要深入一點分析美國疫情面臨的問題,這就包括:

(一)聯邦政府已放棄引領抗疫。特朗普明言不再封城,如何解封則由各州自行決定。政府的有關部門如疾控中心等本來十分專業,但在政治化的環境下,每無能為力。

反歧視騷動+總統反智 問題加劇

(二)抗疫行動高度政治化。有關政策常受到聯邦與地方及政黨間爭權影響,民眾意見亦不一致:有反對封城及要求封城的示威。

(三)受到其他因素干擾。一是反歧視騷動擾亂了封城措施,二是美國瀰漫着反智反科學情緒,特別是特朗普帶頭亂搞,干擾了防疫及試制藥品、疫苗等工作。

(四)各地進度不同。美國抗疫呈「群龍無首」八仙過海狀態:各州各做各事,有封有不封,結果是疫情這裏控了,那裏失控。各州之間難於完全封閉中斷交往。再加上疫情上升則封,稍降則解,封解之間難於協調。上述問題將令疫期拖長,一個可能是未必有第二波,只是第一波呈波浪式發展:目前的第二個高峰回落後,可能又有第三個高峰,不完不了。

此外,疫情、大選及社會運動三者互相交織糾結,令變數更多。

中國改善早期延誤 防疫更規範

反觀中國,第二波疫情的出現,更凸顯示了抗疫工作日趨成熟、效率日高,因為在協調各地及平衡經濟與抗疫需要等方面,這次都能較迅速、恰當處理,此乃重大進步--相對在武漢早期的延誤帶來的額外損失。

去年底(12月27日)張繼先醫生便上報可能有新疫症,而中央於今年1月初已開始關注事件,但要到1月22日才下令封城,耗時太久。正如被炒的武漢市委書記曾說,如果能在1月12、13日較早封城,效果更佳。中間那個環節出了甚麼問題,省委、市委書記為何被炒等都應公布天下,令民眾知情和汲取教訓。

可喜者是現在看來內地的抗疫工作已開始規範化,有關方面能迅速行動,不必再由高層領導「親自部署、親自策劃」。

SARS後中央本已設立了防疫機制,可惜在武漢時未見顯效,希望借第二波的驅動能切實建立,則日後受用無窮。

總之,隨着疫情發展,中美抗疫表現落差日大,中國的各種優勢更為明顯,特別是:

中美抗疫落差日大 須防美狂抓

(一)短期經濟落差巨大。IMF最新評估,今年中國是大國中唯一GDP有增長者(增1%),美國要跌8%。中國更可利用「先行去疫機遇」率先復元及發展疫後新經濟,搶佔先機。

(二)長期前景差異巨大。疫情在美國凸顯長期存在的金融、經濟深層問題,又觸發了社會運動,深化了內政矛盾、國民撕裂,與盟友分歧也在惡化,其霸權地位受到嚴重打擊。反觀中國疫情更增上下及社會團結和對前景的信心。

(三)美國的「救亡」措施愈救愈亡。美國對抗疫情打擊一面瘋狂印鈔發債,以支撑經濟殘局,另一面瘋狂抹黑中國以圖甩鍋,結果都將自食其果,好戲還在後頭。

疫情可謂洪流現砥柱,烈火出真金,大大改變了中美間的軟硬實力對比,有「興中抑美」之勢,但這樣更須防美國絕地反擊,在港、台、南海及經貿等各戰綫上,中國要更小心了。

美國出現日增四萬確診的新高峰,稍後死亡人數可能亦新高,主因是疫情未清便開始放寬封城措施,圖為月前加州民眾示威要求重啟經濟。(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