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二次回歸」 豈止靠國安法

評論版 2020/07/01

分享:

全國人大常委會在香港回歸23周年前夕通過港區國安法,由港府公布實施。港區國安法目的,是彌補香港未能為《基本法》23條自行立法,中央惟有出招堵塞香港這個國家安全大壩的蟻穴。

港區國安法 反對聲比預期弱

面對香港去年反修例運動所展現的失控狀態,中央還有更大考慮,就是要強化港府管治能力,完成「二次回歸」,因此國安法只是其中重要一招。

反觀港區國安法由宣布立法到通過前後40天,西方的反對聲音卻比預期弱,只有美國拿出制裁行動,其他國家暫時動口不動手。香港反對派則是一盤散沙,網上多次發起的「反國安法遊行」,在警方加強驅散或拘捕集結群眾下,遊行仍未成氣候,掟汽油彈等暴力行為亦近乎絕迹;知名的反對派老人家如陳方安生、陳雲等,倉卒宣布「金盤洗手」;李柱銘則與港獨「割席」、反對攬炒;黎智英也被傳欲想避走海外,而真正「着草」的,則有港獨聯的陳家駒。

反對派的反對聲音如此軟弱,相信是深知中央今次是動真格,現不想撞上槍口。惟中央今次對港出招,不只是消極堵塞國安漏洞,還積極地希望「一次過」清理香港回歸以來積存的政治問題,真正掌握治權,更準確的形容,可用「二次回歸」。

二次回歸 解主權回歸治權未歸

所謂「一次回歸」即1997年的「主權回歸」,但外界一直有爭議認為香港只有「主權回歸,治權未回歸」。皆因97後反對派不斷坐大,2003年成功推翻23條本地立法,2014年發動癱瘓香港經濟核心地帶的「佔中運動」,2019年的反修例運動更掀起暴力示威浪潮,與外部的台灣、美國勢力連結愈見明顯。

反修例運動後,反對派更揚言要在9月立法會選舉奪取過半數議席,然後實行全面癱瘓港府、攬炒中共的計劃,當中的港獨倡議、暴力革命亦由暗轉明,港府管治權岌岌可危,促成中央「赤膊上陣」,與反對派及外部勢力決戰,國安法就是其中重要的撒手鐧。

國安法重點之一 治港府盲與跛

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6月初的講話,對這場「大決戰」就用上「二次回歸」的說法,他「打開天窗」地道明,反對派及其背後外部勢力的本質,是企圖把香港變成一個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變成一個反華、反共的橋頭堡,變成外部勢力一枚牽制和遏制中國發展的棋子;他們的目標是搞亂香港,在香港奪權變天,而且要推翻國家政權,顛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

他同時列出反對派所造成的具體現象,包括政府施政動輒得咎、國家安全處於不設防狀態、國民教育難以推行、充斥於媒體的對國家各種負面而不盡不實的報道、學校考試題的荒誕不經、把香港與內地「隔絕」的各種言論和舉動、抵制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等。

在二次回歸的大布局下,中央要徹底地從本質上遏止港獨及反華反共勢力,從目標上斷絕其在港奪權、推翻中共政權的大計,從行動上對香港的政治、國安、教育、媒體等諸種亂象,作出撥亂反正,希望「一步到位」強化港府管治權,打擊反對力量。

國安法的重點之一,就是解決港府去年處理反修例運動暴露的「盲」與「跛」。因為與1997年前殖民時期相比,港英政府會透過英國情報機構軍情五處(MI5)的連繫,獲取外國勢力在港活動信息,並利用MI5高度參與的皇家警察屬下政治部,監控及調查在港反英勢力,以及活躍的政治人物。

港英政府在1995年解散政治部,令特區政府變「盲」,對外部勢力在港活動後知後覺,2003年50萬人上街示威後,港府內部曾討論重設政治部,但在畏懼港人反對下擱置,結果在2019年反修例時,港府對反對派及外部勢力的動作,近乎無知無覺、無從應對。就算要認真應對,亦欠缺相關法例,及法例賦予的權力不足,無從調查及檢控外國勢力介入、資金流動等,恍如自縛手腳地「跛」了。

公務員宣誓 杜絕食碗底反碗面

港區國安法就是以快打慢、由上而下,繞過香港立法的漫長程序及期間的「政治講數」,為香港打擊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恐怖活動和外部勢力干預等罪行,訂出明確罰則,建立執法架構,推動港府成立國安委員會、警方重設政治部,填補港府在監控、調查、及起訴反對派和外部勢力的盲與跛。

此外,涉及港府有效管治的,並不只國安法針對的範疇,在中央督促下,港府問責高官近期亦變得積極起來,對公務員、教育、香港電台等作出「補救」。

如公務員作為港府一員,但反修例運動中,公務員反港府的動作不斷,這是中央絕不能忍受的。中央對此提出的解決方法,是所有出任公職的人員包括公務員,都要宣誓效忠《基本法》和特區政府,杜絕「食碗底反碗面」;公務員事務局長聶德權亦已表示,在本月會就公務員宣誓形式及範圍發表報告,並表明以違反《公務員守則》,追究「打正旗號」反對國安法的公務員。

教育媒體諸多亂象 撥亂反正

另外,中央認為港人的「反中」與欠缺國民教育有關。本港教育界是反對派的大本營,尤其與泛民猶如一體的教協,更是教育界一座大山。特首林鄭月娥上台後對教協本採取綏靖政策。但近期有小學教師竟錯誤地將鴉片戰爭原因,說成是英國助中國禁煙,又有中學會考歷史科試題,提供了可能誤導學生分析日軍侵華利弊的資料,激起社會反彈,港教育局長楊潤雄對事件亦姿態強硬,要求取消有關試題。

就國安法立法,楊潤雄更去信中小學校長,囑他們不能任由教師和學生罷課、「公投」,又認為學校未來應教授國歌、國安法等;並強烈譴責不少政治團體及人物利用、誤導或煽動學生違法。

楊局長連番「挑戰」教育界這個「反對派的蜜蜂窩」,旋即惹來不少冷箭,指他發動「文革」,又對他家人進行起底等滋擾,反映港府問責官員為官不易,過去對反對派多有投鼠忌器心態。

另一個中央重視的戰場是香港電台,作為港府喉舌的港台,用着港府資源、背着港府的名聲,卻沒有為港府向公眾宣傳及解釋政策,並不時在港府背後插刀,自然不獲中央接受。首當其衝的是《頭條新聞》,港台雖然認為節目只是「嬉笑怒罵」而無惡意中傷,但近期被通訊局裁定內容資料不實、污衊和侮辱警方,港台為避風頭,不得不暫停有關節目。商經局局長邱騰華則宣布,成立專責小組,檢討港台的管治及管理。整頓港台,將是不可避免的了。

中央介入空間 視乎港府表現

在中央重整港府管治權的大方針下,港府官員亦少了畏手畏尾的表現,配合中央行動,但中央對港府及香港局勢仍存有戒心,如在國安法中留有不少後着,包括特首身邊要設有國安顧問,由中央指派,令人聯想到昔日英國亦在港督身邊派有政治顧問;至於中央駐港國安公署有多活躍,以及利用「特定情況」介入案件的頻密程度,就要看港府在維護國安、制衡本地及外國反對勢力的表現。若港府做得理想,中央要介入的空間自會愈少。

中央推動香港二次回歸,有其計算與部署,香港下一步會變成如何,還要看反對派及港人的反彈、西方尤其美國的反制,畢竟政治如探戈,是由雙方共舞的。

面對香港去年反修例運動的失控狀態,中央要強化港府管治能力,完成「二次回歸」,國安法只是其中重招。(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