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公園增收入 由餐飲做起

評論版 2020/07/03

分享:

海洋公園終於月前獲得立法會財務委員會通過54億元的救命錢,暫時一年內不會倒閉。其實一年的時間不長,它的定位一定要改變,它曾經成功過,那些成功的因素一定要保留,相信不會有太多人反對保留動物那部分,因為有教育的意義,只是如果入不敷支,這個保育的模式還是行不通,要在未來一年積極增加收入。

本地消費者 疫下經濟中流砥柱

最容易令海洋公園增加收入的方法是餐飲,因為餐飲不同零售,一定要在當地消費,零售卻可以在當地、在外地、網購等。香港零售業在示威浪潮以至疫症時期重創,原因是他們太依賴外來,特別是內地旅客;其實本地的消費者才是零售業的中流砥柱,特別是他們在疫症時期走不了,為本地帶來穩定的消費,因此以旅客為主的零售店仍然未有起色,但餐飲卻很快便復甦。

根據統計處的資料,2019年食肆的總收益為1,124億元,2018年為1,196億元,而再根據海洋公園的年報,2019年來自餐飲的收入為2.99億元,2018年為2.54億元,約佔全港食肆收益的0.21%及0.27%。

而入場收費方面,2019年為11.4億元,2018年為11.85億元,人均入場收費為200元左右,如果加上餐飲、購買紀念品等收入,人均收入增至約300元,這和香港迪士尼的人均收入差得相當遠,它在2019年及2018年的人均收入分別為930元和899元。

公園票面498元 人均收入僅300

值得留意的是,海洋公園的成人門票是498元,而香港迪士尼的成人門票是639元,香港迪士尼可以令到人均收入高於入場門票達40%,而海洋公園的人均收入卻只是入場門票的60%,即少了40%。

一個多了40%,一個少了40%,多了40%的迪士尼當然在餐飲、紀念品及酒店大有進帳,而少了40%的海洋公園相信是和少了的酒店收入(因為那酒店不是屬於海洋公園的)、門票折扣及較為疲弱的餐飲、紀念品收入有關。

既然海洋公園的票面門票是498元,但實際人均收入只是約300元,而人均入場費更只是200元,倒不如在現時的形勢下賣大包減價,以回饋香港人,如每位200元,小童半價,兩位、三位以至四位等一起入場的再有折扣,更可以在平日找一日減至50至100元一位,務求更多人可以進場,餐飲價格也可以更相宜,也有一些街頭小吃等。在園內適當的地點可以出售和海洋有關的食物,如鮑魚、魚肝油、帶子等,猶如一個小型工展會。

設晚上燒烤場 位位百多元

海洋公園也可以考慮在合適的地方舉行燒烤,如果是在收費區內,可以考慮晚上7時後免入場費,如果是在收費區外,那便容易得多。每位收百多元,飲品另計或提供其他優惠如任飲任食,一家大小歡樂地享受美好的環境。其他如cocktail、宴會、party room也可以考慮。

現時的困境是這54億元只足夠一年之用,如果不能在這年增加收入及產生利潤,海洋公園只有再要求政府注資,我相信會難上加難,那時只有關門。至於原本那106億元的擴展大計中,有部分是加強在非進場時的收入如餐飲、宴會等活動,無奈一個疫情打亂了大計。

議員政客不懂營商 決策難有效

你可能會問會否太商業化?大家要知道要維持一個水族館絕不便宜,即使海洋公園要廢除機動遊戲的部分,它有水族館,也有飼養其他動物,成本不低。大阪有個海遊館,成人門票是2,300日圓(約港幣166元),附近也有餐飲、摩天輪、觀光船去支持,但要另外付費。沖繩的水族館門票為1,880日圓(約港幣136元),以此為參考,海洋公園可以調整一下收費,再在香港人最喜愛的飲食上下工夫,務求在未來一年增加現金流,然後再作將來定位的打算。

最後我想說管治的問題,這次由於要用到公帑,因此要經過立法會。老實說,無論是香港迪士尼或是海洋公園,每每需要新的設施時,一定要經過立法會,但立法會本身相當政治化,而且議員對於營商的知識相當有限,但他們卻是可以作決定的一群,恍如一間企業的非執董,但數十位非執董的董事會肯定不會有效率。

至於有關政策局在營商方面也是知識有限,於是政府和議員雙方在營商上都是「有限公司」,你一言我一語,加上社會上不同人有不同的聲音,令整過過程相當漫長,絕對不是好的管治架構。

海洋公園上月重開,其實園方最容易增加收入的方法是餐飲。(資料圖片)

撰文 : 李兆波 香港中文大學國際貿易與中國企業課程(IBCE)聯席主任及會計學院高級講師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