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商重安穩 國安法助港擺脫政治爭拗

評論版 2020/07/04

分享:

自從5月底全國人大表決通過訂定港區國安法後,我看到不少有關國安法的本地和國際傳媒新聞標題,甚麼香港之死、香港的末日、香港完了等等,驟眼看還以為是訃聞而非財經、政治新聞。

借用馬克.吐溫的名言:「我的死亡報道被嚴重誇大了!」。

傳媒炒作香港之死 與事實相反

我相信實施國安法後,香港還是香港,這城市將會有更好的未來。

我們仍然擁有有利營商的透明稅制,依然在高增長例如財富管理等領域擁有世界一流的人才,而我們優越的商業服務,亦可以提供多方面的營運支援。我們依然行普通法制度,並無損害任何公司及法律權利。香港擁有優秀的法律專才,令我們成為全球首五名的仲裁中心之一。

即使有傳媒炒作,令個別人士相信香港的商界專業人員在爭相離開,但我們的多重優勢絕不會一下子消失。事實上,我所聽到的情況恰恰相反。

從事銀行業和金融界別的友人們表示,他們的生意正在疫情後復甦,業務正在回升。至少,他們並不認為國安法對營商有何威脅,實際上,他們對法例非常期待。始終,營商者甚為着重安全和穩定,而國安法正好加強安全性和穩定性。

商界期待穩定 立法讓各方安心

更重要的是,國安法能讓國家對香港更安心,這對企業而言都是好事。

無可否認,香港的經濟前景絕對與中國息息相關,事實上不少外國的經濟策略顧問也曾指出,若香港一旦失去中國的支持,對國際金融機構來說,只是一個擁有很小商業和金融價值的城市。國際金融機構要麼遵守中國當局的規定,要麼就不進入中國市場。

而我所指的中國,是包括任何在香港或內地的商業和金融活動,而這全都取決於與中國的關係。

若不信中國 不會來港做生意

因此,我們可以相信,銀行界人士與投資者都不會擔心國安法會改變其業務現況。他們理解到若你不信任中國,就不應來香港做生意。

當然,這當中也有一個風險,卻並非來自國安法本身,而是其他國家尤其是美國有可能對香港施加制裁。

美國會否採取威脅香港經濟的極端措施,例如貿易制裁、美元管制?我並不認同。

美國是香港第二大貿易夥伴,而香港卻是美國第21大貿易夥伴。2019年,美國在港的銀行總資產值1,660億美元。我們在航空、財富管理和保險等其他範圍有緊密連繫。當然,美國政府正高呼要對香港實施制裁。然而,威脅和行動是兩回事。

美高呼制裁 威脅與行動兩回事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早前的一個記者會上的語調已有所退縮,說會密切注視香港9月的立法會選舉。我並不感到意外,今年是美國大選年,美國還不至於要銷毁美資公司在港的資產吧,這樣的損失實在太高了。

雖然我們不知道未來將如何推進,但我認為香港在疫症之後的發展將很樂觀。中國政府、商人、投資者將可在香港穩定和平地發展及擴充業務,享受粵港澳大灣區及一帶一路發展的機遇。一些原本打算在紐約上市的公司或會回歸香港,這將有助我們從疫情後經濟反彈回升。

事實是國安法的落實執行,將有助香港從紛擾的政治爭拗中解脫,我們可以重新聚焦解決其他更迫切嚴重的問題,例如可負擔的房屋供應、收入不平均、社會對立及矛盾、改善環境及生活質素。

重新聚焦民生 追回去年所失

當香港經過過去極艱難及具挑戰的一年後,終於可以暫時喘一口,有機會重新整理及調節我們的步伐。我期待盡快把我們的目光轉向未來急需處理的眾多民生相關問題,以追回我們所失去的。

華府正高呼要制裁香港,然而,威脅和行動是兩回事。美國務卿蓬佩奧的語調已有所退縮。(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