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霆戰艦:獵犬號》 湯漢斯自編自演

副刊版 2020/07/06

分享:

奧斯卡影帝湯漢斯(Tom Hanks)自編自演新作《雷霆戰艦:獵犬號》(Greyhound),受疫情影響,由原定在戲院上映,改為在7月10日於串流平台Apple TV+獨家上架。

患新冠肺炎康復後的湯漢斯,日前在網上記者會指出,本片雖以第二次世界大戰為背景,但主角在海上抗敵的心情,其實跟大家今天在疫情下的誠惶誠恐沒有兩樣。

透過《雷霆戰艦:獵犬號》網上記者會,來自世界各地的記者均看到正在家居隔離的湯漢斯。記者見身處美國的他精神不俗,說話也中氣十足,不過大會就規定各傳媒不可以拍下視像會議的畫面。

快將64歲的湯漢斯,在大銀幕演過相當多元化的角色,但似乎與二戰電影甚有緣。其中他主演的1998年電影《雷霆救兵》(Saving Private Ryan),以盟軍於諾曼特登陸為背景,故事引人入勝,製作高水準,堪稱戰爭片經典作。

他也是兩部大受好評的HBO迷你劇:2001年《雷霆傘兵》(Band of Brothers)及2010年《太平洋戰爭》(The Pacific)的監製,兩劇均刻劃了二戰時期在不同地域作戰的美軍故事。

愛讀歷史書改編軍事小說

湯漢斯非編劇初哥,前作有2011年的《來佬奇緣》(Larry Crowne),也有為《雷霆傘兵》其中一集執筆。

《雷霆戰艦:獵犬號》改編自C.S. Forester創作的軍事小說《The Good Shepherd》,由Aaron Schneider執導。背景設定在1942年,湯漢斯飾演驅逐艦獵犬號指揮官Ernest Krause,雖然擁有多年海軍經驗,卻是首次置身戰場。他身負護航任務,需要帶領其他驅逐艦,保護37艘商船穿越大西洋。任務途中,卻遭德國海軍的U型潛艇追擊。

是甚麼吸引到湯漢斯將之改編拍片並主演?他笑說:「大約7、8年前,我首先被這書原裝版本封面設計所吸引。主角Ernest Krause(虛構人物)灰髮、鬆開制服,一臉疲累,遠處有商船正在沉沒,他身旁有船員正在發出訊號,我覺得這位艦長一定曾有很糟糕的經驗。」

緊守崗位戰勝自我懷疑

湯漢斯自言十分喜歡閱讀歷史書,也對1939年至1945年的大西洋海戰(Battle of the Atlantic)有一點認識。「當我睇到該書第3頁的時候,便發現整個故事從主角的精神及心理狀態出發,而這位船長顯然不是被委以護航重任的最理想人選。」他很快看到此故事有被拍成電影的潛質,遂花了7年時間完成劇本。

作為一個在電影世界一次又一次演過二戰時期人物的演員,湯漢斯認為這類歷史電影的意義,不是刻劃戰爭策略,而是觀眾可透過主角的經歷,想像自己面對同樣困境時該如何自處。所以當他有機會編寫劇本時,也是着重刻劃人性處境。

影片讓觀眾從主角角度看該場戰爭,期時敵方神出鬼沒,驅逐艦獵犬號除了要提防水面的炮轟船隊,亦要避開深藏海底的魚雷伏擊。面對敵暗我明的處境,Krause需要時刻保持高度警戒。但隨着同袍的犧牲,這位欠經驗的艦長如何戰勝其自我懷疑,順利完成任務?湯漢斯指出,主角的戰艦困在大西洋上,不知道繼續會有多少死傷,也不知道能否打勝仗,所以電影骨子裏是關於主角彷彿在經歷身心靈停滯。

不知何時可安全復工

湯漢斯最感歎是,拍成電影後,面對新冠肺炎全球肆虐(他和太太也曾中招),令他驚覺生活在2020年的世界,跟1942年在大西洋的海軍沒有多大分別。「我們完全不知道這場仗還要打多久!」但透過Ernest Krause這人物,他也得到啟示,那就是如要打勝仗,每個人都應緊守崗位。放諸今天,就是做3件簡單的事:戴口罩、洗手及保持社交距離,並祈求疫情盡快受控。

事實是作為演員及製作人,湯漢斯坦言不知道何時能回片場復工,皆因製作人都不知在疫情反覆情況下,如何保障一眾台前幕後安全。他估計:「可能一些用大量電腦特效,只有少數演員及工作人員的製作會較可行;但如以往般,人與人之間有緊密交流的拍片模式,暫時都沒有可能拍。」影帝的話,令人感受到整個荷里活工業的極度無奈。但一如他所強調,今天做好本份,希望始終在明天。

...................

《雷霆戰艦:獵犬號》

片長88分鐘,7月10日於Apple TV+上架。

作者:胡慧雯

責任編輯:鄺素媚

《雷霆戰艦:獵犬號》是湯漢斯自編自演之作,他飾演首次上戰場便要肩負護航重任的艦長。

湯漢斯說此片雖然是戰爭片,但重點仍是人性境況,而不是戰爭策略。

獵犬號為陣亡海軍舉行海葬儀式。

戲中有部分畫面是在停泊於路易斯安那州的美國海軍驅逐艦(USS Kidd Naval destroyer)上拍攝。

電影改編自 C.S. Forester 小說《The Good Shepherd》。湯漢斯說 7 年多前看到這書即被其封面畫像吸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