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迷失1年 金融中心怎重拾光彩?

評論版 2020/07/06

分享:

自2019年6月至今,香港人經歷了一年難忘的歲月。半年的社會動盪再加上半年的抗疫日子,經濟大幅下滑,更難言何時反彈。

疫情+社會爭拗 投資意慾大減

與過去幾次經濟衰退不同,香港市民逐漸體會到生活模式的根本改變:這些改變既源自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長期持續,又受政治矛盾、社會爭拗、中美角力影響。這些因素的共通點便是高度不確定性,也看不到徹底解決的時間表。在這種情勢下,投資意慾自然大大減少。

金融業是香港重中之重的支柱產業。最近,受惠於在美上市的中資企業回流香港市場,以及科技巨企在「同股不同權」新例實施後紛紛來港上市,港股保持相當高的集資額和成交量。然而,股市只是金融業的其中一環,在另一邊廂,香港在財富管理的發展就障礙重重。

首先,中美角力以及美國取消香港貿易優惠地位,令很多資金管理機構重新考慮資金配置安排。

中美角力+獅城搶客 港資管受壓

其次,香港大部分基金管理公司,均是以開曼群島或百慕達註冊公司控股形式來運作,但是近年這兩個島國出現連串洗黑錢事件,受到聯合國壓力要改良公司守則。新守則對股東的保密性及避稅功能大受影響,所以很多在港的基金公司積極考慮更改公司註冊地點。香港的街頭動亂,更加速推動基金管理人「搬出」香港。

正在此時,新加坡拋出一套又一套的金融改革方案,施展渾身解數,將大小基金吸納過去。2020年1月,新加坡推出「可變動資本公司結構」(Variable Capital Companies,簡稱VCC),以更大靈活度和成本效益來吸引投資者,從而實現其成為全球財富和基金管理中心的目標。

星金融轉型藍圖 谷私募融資平台

簡言之,VCC可視為一種以公司形式存在的集合投資工具,投資者可以將資產集合組成基金,再委任一間基金管理公司進行管理。此架構在股東穩私性上,可媲美開曼群島或百慕達註冊的公司,投資收益免稅(只有管理費收入須徵稅),制度推出後,瞬間就引來了數十間基金管理公司及家族辦公室落戶。

VCC只是新加坡擴大金融產業優勢的其中一着。2017年,新加坡發布金融業產業轉型藍圖,目標是推動金融行業年增長率達到4.3%,生產力按年增長2.4%,並推動金融服務業每年創造3,000個新職位及在金融科技行業創造1,000個新職位。

新加坡又積極打造私募市場融資平台,幫助亞洲公司接觸投資者,包括SPRING新創企業發展計劃(SPRING SEEDS)、企業天使計劃(Business Angel Scheme, BAS)及早期階段創業資助計劃(EVFS)。這些計劃都是由新加坡政府與第三方投資人合作,以1:1比例共同投資在商業上可行的新創公司。

後國安法+美大選 局勢趨明朗

筆者預期,剛實施的「港區國安法」可令香港社會更快回復穩定;中美關係經過今年底美國大選後亦會有較明確的發展方向。香港應藉此機會鞏固在財富管理行業的角色,回應新加坡的挑戰。立法會將在本周討論私募基金公司的「附帶權益」(carried interest)的稅制改革,這是基金界多年來爭取的方案,現在終於成事,希望能順利邁出重要的一步。

「附帶權益」是投資經理在私募基金投資收益中分得的報酬,以確保投資經理跟投資者的利益保持一致。

業界認為附帶權益本質是資本增值,在香港稅制下,資本增值是免徵稅的,可是政府過往卻視附帶加權益為服務費或管理費,因此徵收薪俸稅或利得稅。過去附帶權益的稅務安排便令一些私募基金拒絕來港營運,現時港府正計劃在符合若干條件下提供稅務寬免,並將於2020/21年度起實施。

私募基金稅改方案 增港競爭力

筆者冀望新徵稅方案令投資經理的稅務負擔更明確及一致化,同時提升香港的競爭力,在財富管理上保持領先地位。

當然,基金公司最終的目標是賺取利潤。如果沒有利潤,即便是零稅率也無濟於事。香港最大的優勢是背靠祖國,現今亞洲地區內的資金仍然以投資內地相關企業為主流。假如香港能把握時機,改革涉及基金管理的法例和稅制;又在大灣區的規劃內推出惠港的金融產品,為兩地金融業界開闢更廣闊的市場;再加上「港版國安法」有效止暴制亂,投資者對香港的信心自然恢復,香港面對新加坡「搶客」自然更有底氣。

筆者希望香港能追回過去「迷失一年」落後的步伐,讓香港作為世界金融中心再放光芒。

剛實施的「港版國安法」可令香港社會更快回復穩定;中美關係經今年底美國大選後亦會有較明確的發展方向。港應藉此鞏固在財富管理行業角色,回應新加坡的挑戰。 (資料圖片)

撰文 : 邱達根 香港資訊科技聯會會長、慧科資本有限公司聯合創辦人及董事總經理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