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國安法亮劍 搗亂勢力須知進退

評.析.天下版 2020/07/06

分享:

港區國安法生效後,西方反應強烈,因香港在國安問題上有了規範,情況徹底改變了,大家憂慮會誤中雷區。港府須對新法的細節解說清楚以釋疑慮,市民和外國機構亦須知所進退,適應新環境。

港國安法補漏洞 美最嚴可判死

針對港區國安法,美國國會上周通過《香港自治法》後,據報總統特朗普正考慮2至3項對付中國的行動。繼英國放寬300萬名BNO合資格持有人移民途徑後,加拿大亦研究修改移民措施,但渥太華政府更宣布暫停與香港的引渡條例,並禁止出口敏感軍事物資到香港,以及更新旅遊警示。

任何國家都將國家安全放在首位,並制定專門法例處理,當中以美國的國安法最嚴苛,嚴重可處以死刑,刑罰明顯比港區國安法還要重。中國制定港區國安法是要堵塞香港的國安漏洞,是合理合憲,但美國卻極力反對,明顯是雙重標準,實際原因是擔心中國崛起,威脅到美國的國際老大地位,故特朗普先後發動貿易戰、科技戰和金融戰,並狂打台灣牌和香港牌,目的是要全方位遏制中國,從而維護美國的利益。

以西方為主的27國反對港區國安法,跟逾70個發展中國家力撑中國,壁壘分明,前者在意識形態上對中國共產政權不信任,後者則不滿西方一些前宗主國往往以人權自由為藉口干涉別國內政。以英國為例,在撤出殖民地前往往會激化當地宗教或種族矛盾,為去殖民地化埋下動盪的陷阱,例如1947年印巴分治、1965年星馬分家等問題。

英國在1995年取消香港警務處政治部,是其撤出殖民地的慣用手段,影響警方的情報蒐集能力。特區政府回歸後在去殖民地化處理不足,明知失去了情報收集工具,又遲遲未能就23條立法,之後在外國勢力干擾,及力圖撈取政治利益、不顧香港發展等政客的推波助瀾下,先後於2014年爆發佔中事件和去年反修例風暴,亂局愈演愈烈。北京鑑於中美角力的複雜國際形勢,香港被利用成為拖延中國發展、並進一步可能成為推翻中國政權的顛覆基地情況下,決定出手,全面修補本港的國安漏洞。

重訂遊戲規則 國際諜影變奏

隨着國安法落實,徹底改變了過往各國在香港蒐集情報的遊戲規則。過往多國在港進行情報活動,沒有法例規管,儼如無掩雞籠,但現在中國加強維護國家安全,令到以前可以做的事情今後便不能,落差太大。究竟哪些事不能做?西方心裏沒底,解釋權完全在中方手上,令市民和外資都忐忑不安。

為了讓市民、市場及國際社會釋疑,港府當前急務,要盡快對國安法的細節解說清楚,例如賦予警方入屋搜證的新權力,是在甚麼情況下行使?法庭如何審案?港區公安法因應本港嚴峻形勢,在未有按香港習慣公開諮詢做法下,已公布具體文本,警方亦隨即引用執法,但大家仍對很多的內容及理念不清楚,市民有種種疑慮,實屬難免。

港區國安法固然是針對去年亂局的問題,更重要是修補國安漏洞,大家都要在新規則下摸索和調節,對踩界的行動要知所收斂,免造成後果嚴厲的大錯。

責任編輯:楊雨

欄名 : 社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