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 Tok 印度市場

副刊版 2020/07/07

分享:

對於抖音和其國際版Tik Tok的美感及內容確受不了,充斥着粗糙、低俗和無聊,從不修飾的自我表演和過度的隨意。用家觀看它的場景也令你相當沮喪,感覺這些人就是定眼看着小屏幕,不斷刷刷刷就可過一世。最有印象的,是那些等車站、餐廳休息間通道,面無表情間或笑兩聲、看着這些短片的青春面孔。

也可以想像,它為甚麼會在中國和印度最受歡迎。人太多,個人手頭上的時間不值錢,充滿等待,需要填塞空閒時間。印度是Tik Tok最大市場,去年總下載三點二三億次,每月活躍用戶二億。遠超Facebook,而它其實在二〇一七年才進印度。印度人去年在這平台上,共浪費了五十五億個鐘頭。人們把它當作社交平台來玩,可能因為大家都不想打字及講話。短小快的影片,自己睇。一個較有趣的印度用家個案是,丈夫失蹤多時的婦人,有朋友說是在Tik Tok短片上,看到了她原來那走佬老公。找到那老公,他現在有了新歡,是個變性人,就是和他一同玩Tik Tok、短片中見到的那「女人」。

中印關係鬧翻,這平台也受害,最直接是一周內多了八百萬條惡評,把評分從四點六拉低到一點二,現在甚至全部下架。短期損失不少,因為其實在普及化過程中,其中國母公司字節跳動投入巨大,為打開市場,不僅建當地技術團隊,更要花錢去培育合印度口味的網紅。它的強勢是有抖音的經驗,很快就可把模式移到新興市場,也適值印度這個和中國一樣大的市場(及類似的普羅品味)中未有這種新平台。

當然,印度也有自己想法,作為IT強國,竟然最流行的國民用社交平台不是自己研發及由印度公司賺錢,似乎也說不過去。防文化滲透是表象,更要阻經濟控制。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