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歧視變清算歷史 「容易受傷」的紐約

評論版 2020/07/07

分享:

美國因黑人佛洛伊德之死,引發大規模反種族歧視運動,逐步演變為一場對美國200多年歷史之中,各類種族和殖民主義等歷史遺留問題的清算。帶種族主義色彩的歷史名人雕像被破壞,連一向形象正面的國父級人物,亦不能倖免。

上星期,在美國第244個國慶前夕,特朗普到有四位「神級偉人」前總統雕像所在的南達科他州總統山慶祝獨立日,及進行他比較在意的拉票箍票。總統山「黑歷史」隨即被有心人挖出,例如指總統山所在地是從印第安土著搶來的,四位前總統中有奴隸主,總統山的雕刻師更與信奉白人至上主義的3K黨有密切聯繫云云。

New York名稱 關荷蘭英國事

姑且不評論這些揭歷史瘡疤的行徑,誰對誰錯。如果,在美國主張放棄前人殖民者在印第安原住民霸來的土地,或者抹掉一些有種族歧視行徑先人的名字的話,那麼全國麻煩就大了,至少紐約就「頭痕」。紐約,大家聽得多或者去得多,知不知道為甚麼叫New York?

正如本欄曾指出,美國從立國之前開始,已經是移民聚居之地。來自歐洲的移民,最早在今天的紐約定居的,是當時國力強盛的荷蘭人。早在17世紀初,荷蘭的商行「西印度公司」人員去到現今紐約的曼哈頓島設立貿易基地,生意包括將河狸毛皮用船運回荷蘭賣。為防範在美州原住的印第安人入侵基地,公司利用武器包括大炮震懾控制附近一帶水域,保護在那裏的辦公設施、荷蘭人商店等。

他們逐步佔領美洲上的這一塊土地,進行殖民統治,並索性改名做New Amsterdam「新阿姆斯特丹」,即在荷蘭首都名字前,加了「新」字。荷蘭人又在一處地方,圍起2千多呎長,近10呎高的木牆,不讓原住民進入那處他們生活在先的土地,那兒出現一道又一道的wall,得名Wall Street。一般的講法,這些牆都是由奴隸負責起的。今天的華爾街Wall Street總有些人在「車大炮」,計謀着掠奪利益,當年的wall上真的部署了大炮對付外敵呢!

Wall Street另一主要作用,是防範當年另一個霸人領土的歐洲主要強國英國。不久後,英國人真的同荷蘭人爭奪美洲這塊殖民地,打起仗來,荷蘭人最終敗走。英國人佔領了「新阿姆斯特丹」,在1664年將它改名。當時英王是查理二世,他將美洲這塊土地贈予弟弟,王位繼承人約克公爵(Duke of York)。英國人於是將這塊輪到他們霸到的地方,改叫New York,字面意思為「新約克」,當時美國都還未誕生。約克公爵乃英國王室頭銜之一,自15世紀起通常賜予具繼承權的王室次子。現今英國的約克公爵,大家應較為熟悉,安德魯王子是也。當時那位約克公爵,後來亦登基成為國王詹姆斯二世。

殖民地種族歷史 紐約痕迹處處

雖然荷蘭敗於英國人,時至今天,紐約還保留一些荷蘭人統治痕迹。Brooklyn布魯克林區,名字來自荷蘭城鎮Breukelen,Harlem哈林區則得名於另一城市Haarlem。紐約市旗上面的橙、白、藍三色,近似現在荷蘭國旗的紅、白、藍,但其實在17世紀,荷蘭當時的旗是橙、白、藍三色的。紐約市旗上有市徽,內裏有數字1625,乃「新阿姆斯特丹」名字定立的年份,市徽內還有荷蘭風車圖案。風吹風車轉,但紐約種種這些殖民地及種族問題歷史痕迹,幾大風都吹不掉吧!

特朗普早前到總統山慶祝獨立日,批評反種族歧視示威變成抹走歷史、誹謗英雄。而紐約的歷史則充斥着殖民地及種族問題。(資料圖片)

特朗普早前到總統山慶祝獨立日,批評反種族歧視示威變成抹走歷史、誹謗英雄(圖)。而紐約的歷史則充斥着殖民地及種族問題。(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