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法兵貴神速 磨合需時勿過慮

評論版 2020/07/07

分享:

所謂兵貴神速,港區國安法的立法進程清楚體現這點。

自5月22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王晨在第13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上簡介港區國安法,指明「必須從國家層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改變國家安全領域長期不設防狀況」;5月28日人大會議隨即通過相關《決定》;6月28日人大常委會進行了《草案》初審;兩日後在6月30日的人大常委會會議上進行表決並全票通過;當晚11時起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公布實施;期間只花了40天,香港便從未能為23條自行立法的狀態,進階至立了「港區國安法」,並且設立「維護國家安全公署」、「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警務處維護國家安全部門」及「律政司國家安全犯罪案件檢控部門」等等,簡直快如閃電。

西方輿論預計內 華不怕制裁

執筆時,港區國安法只實施了五天,論實際效果,言之尚早。但這個多月來四方八面的反應,則可謂在意料之內。

首先,西方傳媒的典型輿論,大多指香港失去自治、一國兩制已死云云,這與2003年我推動23條時的情形大同小異,總之談及為維護國家安全立法,就是惡法。分別是當年的23條條文剝了大牙、相對溫和,連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最近也表示「如果能完全確保23條立法後不傷害人權自由,相信連民主黨亦會支持立法」,真是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第二,美國國會先後通過了《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及《香港自治法》(Hong Kong Autonomy Act),對中國及香港實施制裁,包括對美國認為削弱香港自治的中國官員實施簽證限制、撤銷香港在貿易政策的特殊地位、禁止出口軍民兩用技術到香港等等。

對於西方社會這些反應,想必在中央政府預計之內。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自然不怕制裁,亦陸續推出反制措施,包括對在涉港問題上表現惡劣的美方人員實施簽證限制。中央政府因為香港而承受巨大的國際壓力,依然果斷推進港區國安法,反映香港局勢之嚴峻。

英拋偽善救生艇 違聯合聲明

第三,英國拋出救生艇,聲稱放寬BNO持證人的入境待遇。但是,所謂的「5+1」方案,其實跟目前的入境政策差異不大,即是英國對BNO持證人提供五年「有效居留許可」,住滿五年後取消居留限制(remove all conditions of stay),可申請居留身份(Settled Status),再居住一年後才可申請入籍。我多次公開強調,這是英國口惠而實不致的虛偽伎倆,BNO持證人在留英期間不能申請福利或津貼,不論工作或讀書,要確保自己有足夠經濟能力維持生計才可。

當年香港回歸中國後,英國通過國籍法British Overseas Territories Act 2002,對其餘下的12個屬土及殖民地(例如英屬處女島及百慕達)的公民直接發出英國護照,沒有居留要求。這和今天口口聲聲放寬BNO限制的做法,有天壤之別。可見不論當年今日,英國政府對港人都相當偽善。

而根據《中英聯合聲明》的英方備忘錄,港人在1997年7月1日起不再是英國屬土公民,雖然可繼續使用英國政府簽署的護照,即BNO,但是不會賦予居留權。而中文備忘錄則說明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所有港人都是中國公民,而BNO則是旅行證件。即是說,若英國賦予BNO持證人居留權,反而是違反了《中英聯合聲明》的承諾。

移民潮去又來 公署人員非無王管

第四,有人以查詢移民個案大增作為港人恐懼港區國安法的標誌,我不苟同。回望歷史,香港經歷過數次信心危機及移民潮,包括60年代暴動後、80年代中英談判、90年代六四事件後,每一波都有人移民,每一波都有回流潮,皆因港人遠赴他國後,會發現最適合他們的家,始終是香港,這個人工高、福利好、公共衞生做到足的好地方。

這次也一樣,我相信查詢移民就像股市波幅一樣,數字有升有跌,長遠而言,絕大部分港人會繼續努力,貢獻香港。

除了上述初期反應,港區國安法能否有效執行落實,還需了解條文內容,特別是有凌駕性的條文。

例如第14條指「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工作不受香港特別行政區任何其他機構、組織和個人的干涉,工作信息不予公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作出的決定不受司法覆核。」

香港事事公開透明,部門要向立法會交代,司法覆核更是普遍,第14條便顯得與香港的慣常做法不同。不過,若理解外國很多涉及國家安全的工作,都是不公開地秘密進行,如英國國籍法中也有些國家行為(以往稱為「皇家特權Royal Prerogative」),不接受司法覆核,便會明白第14條的意義,國家行為是有若干豁免。

又例如第50條指「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公署應當嚴格依法履行職責,依法接受監督……公署人員除須遵守全國性法律外,還應當遵守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但是第60條又說「……公署及其人員依據本法執行職務的行為,不受香港特別行政區管轄。」條文是否矛盾?公署人員究竟是受管還是無王管?

我認為條文沒矛盾,因為第55五條列出了特殊情況,「(一)案件涉及外國或者境外勢力介入的複雜情況,香港特別行政區管轄確有困難的;(二)出現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無法有效執行本法的嚴重情況的;(三)出現國家安全面臨重大現實威脅的情況的。」

在上述情況下,「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公署對本法規定的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行使管轄權」,屆時公署人員執行職務便「不受香港特別行政區管轄」了。

港公開透明 未虞濫用第55條

有傳媒問我第55條會否遭濫用,在執法及檢椌等各方面的透明度是否足夠。我認為大家不必過慮,首先,香港本身已是非常公開、透明度超高的社會,本地及外地傳媒、各類非政府組織及人權組織時刻盯着,濫用條文的話必會受到監察及批評。

此外,我相信中央政府心中有數,若頻密動用第55條「對案件行使管轄權」,會打擊港人及外商的信心,故必會謹慎小心,緊貼條文做事,濫用第55條的機會不大。

第44條「行政長官……指定若干名法官……負責處理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也引起爭議,包括由行政長官委任法官是衝擊司法制度、選擇法官的標準等等。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於7月2日發表聲明,澄清了疑慮:「指定法官只能包括根據《基本法》的規定而任命的法官。故此,所有指定法官將來自司法機構的現任法官。這已在國家安全法第44條訂明。按照《基本法》第88條而任命的法官,都是根據由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擔任主席的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的推薦,由特首作出任命。這個安排在香港一直沿用已久。」

立法需適應 港司法制度仍完整

「法官的任命必須根據其本人的司法及專業才能。這是任命法官時須考慮的唯一準則。擁有外國國籍的法官並不排除在指定法官之外。他們是根據《基本法》明確允許而獲任命在香港出任法官。」

可見香港的司法制度仍然完整,市民不必過慮,也不必散播無謂恐慌。

最後,我認為港區國安法和一國兩制一樣,都是應對當時局勢的嶄新做法。一國兩制的精髓在於兩套制度的磨合、適應與互補,如今港區國安法也需要和普通法原則磨合、適應,才能有效實施。

一國兩制的精髓在於兩套制度的磨合、適應與互補,如今港區國安法也需要和普通法原則磨合、適應,才能有效實施。(資料圖片)

撰文 : 葉劉淑儀 新民黨主席、立法會議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