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士」仍硬拼 4關鍵主宰後續鬥爭

評論版 2020/07/08

分享:

香港國安法上周面世,7.1又爆激烈暴動,令人對香港前景再添憂慮。

國安法引來兩個層面的鬥爭:一是本港內,泛民與港府及中央之間的對抗,二是國際上,中國與美國及西方的制裁與反制裁鬥爭。本文將先討論前者,後者的影響無疑不容忽視,但須待情況較清楚時另作評說。

議會變數多 短期鬥爭在街頭

本港範圍內的鬥爭有議會及街頭兩個層次。在立法會,泛民已無可能推翻國安法,關注焦點轉到會有多少泛民議員觸犯國安法?和在立會選舉中有多少代表泛民參選者會被DQ?當然還有選舉會否如期舉行的問題。由於變數甚多故很難預測,但看來至少短期間,鬥爭主要場地應在街頭。

和理非退縮 外國勢「保」街頭鬥爭

7.1情況顯示,許多「和理非」分子已退縮,包括多個相關組織的頭目或退群或沉寂,但仍有不少「死士」在硬拼,數目也絕非極少數。另一特點是,部分參與者明顯是要挑戰國安法。關鍵者是硬拼可否持續:有說是強弩之末,但也有說是實力仍在,不容忽略。無疑這也涉及另一關鍵問題,國安法的震懾功效有多大,是否真可「一法定香港」?和為香港帶來「由亂變治」的轉折?

筆者認為「死士」團未必是強弩之末,卻也不再有最盛時之勇及規模,總體上仍會保持一定水平的街頭鬥爭,因為:

(一)外國特別是美國不會放棄支持「反中亂港」者,這乃遏制中國日益重要一環,更是台海鬥爭的前哨戰,西方需要「死士」團的繼續鬥爭,來維護及擴大制裁中國的理據及勢頭,並以此來提醒「國際社會」中共的「暴政」。

(二)財力仍在,人力暫不虞枯竭。外國資金及本地眾籌足可維持中低度水平抗爭,被洗腦的「死士」特別是「塔利班(學生軍)為數亦不少。

(三)至今眾多頭目仍可逍遙法外,說三道四,而組織網絡亦未受破壞。培育抗爭人員的溫床仍存在。

(四)必須由鬥爭來找出國安法的執行底綫,這只能由以身試法取得。

鬥爭不會自行平息 甚至更漫長

此外,除了鬥爭的可持續性外,還要注意其方式的轉型:由或明或暗的港獨,改變為爭取自由民主、真普選等,同時部分「死士」則轉向地下及恐怖主義行動,也可能借助教會及各種NGO組織來發展。總之鬥爭不會自行平息,國安法面世後,還可能有激烈、甚至漫長的鬥爭。關鍵因素有幾個:

(一)執法力度:如雷厲風行可殺一儆百,如寬容鬆動則姑息養奸。最根本的是阿爺有多大決心去到幾盡,如真的只「針對極少數人」則無疑自縛手腳大減震懾之效。香港各式「反中」勢力及同情者約佔六成,上街者號稱200萬之眾,即使1%是死士也有2萬,何況在紅旗下長大的兩、三代,更成了「反中」生力軍兵源不絕。推國安法乃兵行險着,若推者畏首畏尾,不敢犯險,則效力難顯,婦人之仁治不了亂世。

(二)設計上的結構性缺陷。本來將國安法的全國法由基本法附件三在香港推行,如美國、澳洲等聯邦制國家,中央與地方法分工並行,便可以了,要兼顧香港情況可於將來由23條立法落實,到時再協調兩法。但這次卻畫蛇添足,把國安國改成非國家法的香港版,同時又在香港的原有法制外再創新制,設立由特首任命法官的特別法庭。這非驢非馬的兩項都扭曲了基本法原意,但在法理上卻很難說是違反基本法,因都由人大通過,相當於人大釋法。

但這將帶來重大問題:一是無必要地為泛民提供了攻擊立法認受性的口實,和增加了新爭議點(如任命誰人做法官及如何判斷內地有管轄權等),二是沖淡了法規的「辣」度,如無追溯性及較輕刑期等﹔三是增加很多技術性操作困難。結果會影響其震懾力及擴大了違法者的抗爭空間。

婦人之仁難治亂世 需有力配套

(三)欠缺配套政策措施。香港的「反中」勢力,並非完全源自「港獨」等國安議題,而深藏於各種體制、思維領域,如不大力整頓肅清,則「反中」力量不會消退,甚至會因推行國安法而增強。這類問題在法律、教育及公務員等界別尤為嚴重,至今未見有切實具體的全面性整治方案或構思。

(四)特首班子平暴一年未見顯效,現再加上落實國安法重擔,實不勝負荷:有說是因無心無力,有說是因陽奉陰違,見仁見智。尤為突出的問題是警方武力裝備低、難控大局,看看最近歐美警隊的裝備及「威風」更覺香港警隊實太「斯文」了。

總之,香港今後形勢發展難料,惟有拭目觀之。

7.1情況顯示,許多「和理非」分子已退縮,但「死士」團未必是強弩之末。(資料圖片)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