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網絡「取消文化」 尊重不同聲音

評論版 2020/07/09

分享:

早前陷入輿論風波的英國作家羅琳(J.K. Rowling),與多名公眾人物發聯名信,聲討「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當下網絡公審愈趨偏激,與社媒回聲室效應(echo-chamber effect)有關,人們面對社會話題更難保持客觀冷靜。

打着「正義」之名 排擠他人文化

麥格理英語字典(Macquarie Dictionary)去年將「取消文化」一詞列為年度詞彙,指某群組內針對公眾人物集體抵制的態度,字典編輯亦解釋,這種做法的目的是出於懲罰,例如音樂家若被「取消」,則作品會被串流媒體或廣播電台下架。之所以被選為年度詞彙,只因這種態度已然成為社會常態。

英國名作家羅琳,早前因一番言論被質疑不尊重跨性別人士,遭各方抵制。她昨日聯同149位名人發聯名信,當中包括著名學者喬姆斯基(Noam Chomsky)及女權主義者斯泰納姆(Gloria Steinem)。信件指,草率地以正義為名排擠及公開羞辱他人的文化,令信息與表達自由的空間日漸收窄。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去年曾就此類現象發表意見,表示世界上多的是模稜兩可的事情,且人無完人,而動輒為他人言論迅速下定論的風氣,亦要歸咎於社媒角色。

借合作「取消」洩憤 如同網絡欺凌

社交媒體透過運算法推送符合用戶個人意識形態的信息,加強回聲室效應,令人們更難接受他人意見。《今日心理學》(Psychology Today)亦有解釋,網民合作「取消」他人因帶來多種正面體驗(見表),令人愈發偏激。

「取消文化」近年惹起爭議,令與之相反的「背景文化」(context culture)應運而生,澳洲昆士蘭大學講師Alison M Joubert及英國曼徹斯特大學講師Jack Coffin撰文解釋,「取消文化」的實際操作接近網絡欺凌,且較多只是出於洩憤。反之,「背景文化」提倡的是盡量理解某些言論出現時的背景、反思為何這些言論會被視為不當、並在譴責錯誤的前提下,予人改正的空間與機會。

吸收多方資訊 學習理性討論

不少人較多透過社媒接觸時事,《紐約時報》行政總裁湯普森(Mark Thompson)建議,人們看新聞應查看兩三個乃至四個新聞來源,當中須包括與個人意識形態相左的報道,並盡可能瀏覽新聞來源,而非只看動態欄的資訊。

面對具爭議性的社會話題時,需避免出於洩憤而妄下定論,更應下意識地跳出網絡回聲室,勿輕易上綱上綫。

英國作家羅琳早前陷入輿論風波,遭各方抵制。她昨日聯同149位名人發表聯署信,聲討「取消文化」。(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沈帥青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