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大選不似預期 李顯龍交棒3隱憂

評論版 2020/07/13

分享:

新加坡剛結束的大選,總理李顯龍弟弟李顯揚加入反對黨,徒添星州「第一家族」鬩牆的八卦戲碼,卻無礙大局。大局仍是李顯龍的接班問題。人民行動黨兩年內很可能將總理大位,由「第三代」李顯龍傳給現為副總理的「第四代」領導人王瑞杰。該黨在此時得票率貼近歷史新低,確為新加坡政局添上陰霾。

執政人民行動黨 得票新低添陰霾

新加坡大選結果,執政人民行動黨在93席中取得83席,反對派工黨取得10席,較上屆6席為多,然而人民行動黨在議會仍佔89%議席,反對派根本撼動不了一黨獨大格局。真正值得關注的是,人民行動黨得票率只得61.24%,較2015年的69.86%低得多,並十分貼近2011年該黨創下的最低得票率60.1%。

由於李顯龍已多次表明希望70歲(2022年)或以前退休,故原定選舉後,人民行動黨交棒工作將提上日程,在這敏感時刻,人民行動黨得票幾乎創新低,李顯龍難免對此失望。

人民行動黨在新加坡執政55年,恍似堅如磬石,但2011年得票率只得60.1%,已一度拉響警鐘;該黨在2015年能將得票率推上69.86%,只因選舉策略得宜,利用了當年3月李光耀逝世、8月新加坡建國50周年,刺激民眾對李光耀、人民行動黨功績的「懷念」情緒,在9月舉行大選而獲大勝。今年既沒有這些拉票工具,加上疫情造成經濟重壓等不利因素,令該黨的得票又再跌近歷史低點。

經濟前景不明 外勞增減難取捨

新加坡的集選區選舉制有利大政黨,人民行動黨只得61%選票就可囊括89%議席,但其危機亦在於一旦反對黨取得過半數票,就可能席捲大量議席,帶來政治變天。今次近4成選民投票給反對派,證明在表面穩定下的人心浮動,若人民行動黨下次選舉又少了李家光環,能否保住6成得票率,就成為一大挑戰。

在下次選舉前,無論是李顯龍抑或是第四代接班人王瑞杰,首要解決的是新加坡的內憂外患壓力。

新加坡的內憂是經濟前景不明朗及社會不滿。新加坡人民行動黨一直以來透過經濟高速發展,與人民分享成果,故就算在自由度不及西方國家下,亦取得國民對該黨長期執政的支持。然而,人總是會對得不到的東西,存有更多憧憬或幻想,新加坡人對一黨長期執政的逆反心理,近年明顯上升。要維持人民支持,人民行動黨先要保持經濟增長,向人民加派紅利,繼而紓緩民眾生活不滿。

可惜由於疫情打擊,新加坡今年GDP將出現大倒退,政府估計是-5.8%,更嚴峻的是新加坡經濟動力在此之前已呈呆滯:近年約3%的經濟增長,去年只有0.7%。

人民行動黨政府在大選前夕推出超過200億坡元(約1,112億港元)發展經濟計劃,支持健康、生物醫學、氣候轉變、人工智能等「高影響力領域」的研發,為該國拓生路。新加坡是成熟小國經濟,卻未如香港般擁有大灣區以至中國這樣龐大腹地,故只能押注高新科技以博取高回報,箇中存在高風險,星洲經濟未來成敗只在一綫之間。

新加坡經濟增長另一重要秘訣,就是不斷引入外勞。星州人口過去15年由420萬增至570萬,新增的150萬絕大部分是外勞及其家人。這些外來人口在三方面推高新加坡經濟:一是工作人口大增推高整體GDP;二是高端外勞帶動新加坡金融、高新科技發展,提升星洲整體競爭力;三是利用低薪基層外勞的低廉人工,降低建築和運輸等行業成本,就如港人熟悉的外傭,香港外傭薪資較新加坡的高約35%。

外勞對新加坡帶來的好處,十分明顯,壞處亦十分明顯。大量高薪外勞除惹來星人嫉妒他們佔去高薪、高職位外,更抱怨他們推高物價、樓價,加劇地鐵擠迫。《經濟學人》的全球生活成本指數調查,新加坡已連續7年在133個國家中都排全球第一,香港都只是在2019年起才與星洲並列第一。

外來低層勞工的苦況在今次新冠疫情下無所遁形。由於低薪外勞被集體安排居住,居住環境惡劣,結果4月中出現大爆發,令該國感染人數已逾45,000人。新加坡人歧視低層外勞的現象,亦成為國際話題。

雖然星洲近年已減慢引入外勞,但又不可以不輸入,因經濟若因而呆滯,政府難向國民增派經濟紅利,一樣會令國民抱怨上升。按計劃新加坡未來10年仍會增加70至110萬人口,主要都是外來者,雖然外人既沒投票權,又難入籍成為公民,但星人與外來人口的矛盾卻難紓緩。

中美夾縫「選邊站」 懲罰難承受

新加坡內憂不輕之餘,還有外患。外患是處身中美夾逢,要被迫「選邊站」。過去新加坡與東盟國家,由於中美皆積極拉攏,他們可採「政治親美、經濟親華」政策,在中美之間「左右逢源」。

不過,美國總統特朗普向中國發動貿易戰,已間接打擊東盟經濟,現在貿易戰步向新冷戰,美國不斷利用華為、中國科企、一帶一路等議題,迫各國跟從美國炮打中國。

李顯龍在新一期《外交》雜誌(Foreign Affairs)撰文,指美國若選擇遏制中國崛起,或北京在亞洲試圖建立獨有勢力範圍,都可能使兩國走上一條持續幾十年的對抗之路。他寫此文的目的在於一吐苦水,指包括新加坡在內的亞洲國家,不想在中美兩強之間選邊站隊,因無論選那一邊,都得罪不起另一邊及承受不了可能出現的懲罰。

李顯龍接班人在國際聲望更弱,面對美國總統或中國國家主席、總理,更乏招架之力,星洲如何游走中美之間,保存小島利益,是一個關乎該國生存的關鍵問題。

李氏王朝漸成過去 祼退否難抉擇

在內憂外患愈趨激烈時,人民行動黨要大換班,擔任總理16年的李顯龍若在未來兩年交權,他背負着的李家光環亦很可能隨之淡出星洲政壇,李家作為新加坡精神支柱亦漸成過去;接班的王瑞杰在今次選舉中空降另一選區,帶領的團隊得票率53.4%,只屬險勝,亦被認為欠缺領導全國的魅力。這些都令人民行動黨及新加坡要跨過逆境,徒添困難。

若李顯龍因而延遲交班,又或先交班後交權,仿他父親李光耀般擔任內閣資政,雖然有助新班子能力,但亦可能加深國民對政治民主、李家王朝的疑慮。畢竟人民行動黨在2011年大選失利時,李光耀宣布不再擔任內閣資政,以緩和民眾不滿,若李顯龍不作裸退,難免惹來批評。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對人民行動黨第四代而言,要在增加抑或減少引入外勞、在中美之間選邊站,在李顯龍是否全退等問題上,所有選擇都是艱難的,走錯一步將可能賠上重大的代價。

對新加坡人民行動黨第四代而言,要在增加抑或減少引入外勞、在中美之間選邊站,所有選擇都是艱難的,走錯一步將可能賠上重大代價。圖為當地大選,民眾排隊投票。(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