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疫情續反覆 自私惹的禍?

評論版 2020/07/13

分享:

經過了一個多月沒有新增本地個案,最近一周本地個案數字突然增加,加上多個本地個案源頭不明,標誌着隱形傳播鏈確實存在,而社區爆發亦正迫在眉睫。

不能完全圍堵 只能減低傷亡

更令人擔心的是社區爆發的源頭不只一個,分布亦在不同區域﹔加上由於限聚令放寬以後,市民對於社交距離的注意降低,聚會及工作「正常化」,而市民在多個月的抗疫煎熬底下亦免不了「抗疫疲勞」,在街上除了多了市民逛街,很多市民在公眾場合亦沒有戴口罩,故在社區傳染其他人的風險倍增。

在最近一周的新增本地感染,除了源頭不只一個外,確診者在發病前所到過的地方以及接觸的人物亦有所增加,很多個案亦曾到過公眾地方或食肆等進食及聚會,一旦感染聚會群眾而造成大爆發,對香港疫控失守可謂岌岌可危。

但觀乎現時衞生署的個案追蹤以及檢測數字,雖然已有所上升至每天7000劑,仍遠遠不及病毒傳染的速度及廣泛性。故相信在不久將來,香港將會有數以百計的新增個案數字,限聚令就算再收緊,也可能失去原先的效果。

從控疫的階段性策略來看,香港有機會被迫如早前的歐洲般,從「控制疫情(containment)」策略(即嚴守「陣地」,做足源頭追蹤及圍堵),過渡到「減低傷害(mitigation)」策略(即在不能全面追蹤及圍堵源頭下,只能在減少傷亡上下工夫)的階段,盡量減慢或拖長疫情的散播及幅度,以免醫衛系統短時間內爆煲,即早前國際間的防疫新聞所指的curve flattening,這至少是力求對本港醫療系統所造成的壓力減到最低。

縱然現時負壓病床及病房的使用量仍是屬於中等水平,一旦有大爆發而個案激增,一些較為輕微症狀的病人定必要轉到一些普通病房、甚或在家居隔離,負壓病床可能需要留給一些病情較為嚴重的病人,市民要重新嚴格遵守「社交距離」以及減少聚會才能夠遏止第三波疫情擴散的幅度。

全球設健康碼 檢測標準是難題

綜觀全世界的新冠肺炎疫情,包括澳洲及日本等國,經歷了一段時間的控制期,疫情似乎又蠢蠢欲來,在各地都有第二、三波,而美國及巴西疫情更在未有緩和迹象底下,政府已急不及待解除封關以及停課的決定。事實上這必定令新冠肺炎感染數字節節上升。

從各項科研及數據顯示,新冠肺炎的有效感染率(effective reproductive number)高達接近4,亦有文獻紀錄顯示:病毒不單從飛沫感染,在室內的密閉空間也有證據顯示可以從空氣傳播,其感染力之強,令全世界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個國家可以控制得住,而所有的限聚及封城措施,僅對感染的數字造成一定程度的控制,卻不能將疫情制止。

可是,一個國家不能夠永久封關,同樣地,一個城市亦不能夠永遠採取封閉策略,故此在全球疾控策略上,各國應有一定程度的共識:考慮到現時新冠肺炎的大流行是不能夠完全控制,最好的情況底下,只能減低其風險,在疫苗出現前將疫情的疫期盡量拖長,令醫療系統不至於短時間崩潰,影響一些嚴重個案的治療,避免性命白白犧牲。在個人防備方面,縱使做足一切防疫措施,疫情在大擴散以後,亦只能盡量減低染病的人數及風險。

至於早前香港如箭在弦的「健康碼」應用,其實當各國疫情開始穩定時,是可考慮採用的,其中一種方法是將全世界不同地方的感染風險適時制定級數,在同級風險的國家之間,出入境可以透過健康碼互認,而免於強制隔離,當一地區的風險增加,而疫情再變得嚴重的話,其出入境的隔離措施便應適當地收緊,包括強制隔離14天,以及禁止出入境等,以維持國家與國家之間居民有限度的出入境及旅遊。

但由於世界各地的檢測標準未必相同,故在執行健康碼的檢測來說,有一定難度,而檢測結果的有效期以及準確性,亦不盡相同,加上在開放邊境後,個案追蹤的難度大為提高,令真正控制疫情的機會變得更渺茫。所以雖然本港有政客希望政府能盡快推出粵港澳健康碼,但在使用的程度及範圍上,實在還有很多不明朗的因素。

各國自掃門前雪 抗疫徒「輸光」

觀乎新冠肺炎在這數個月的變化,幾乎可以肯定不會絕迹,而它所造成包括人命健康及經濟上的破壞,亦是天文數字。各國政府以及世衞在抗疫策略上的嚴重疏忽,亦是造成是次大災難的重要因素,各國之間缺乏溝通與建設性的交流,只在乎自身的利益亦是國際關係的新常態。

「各家自掃門前雪」的結果,令我們人類在面對新冠病毒的策略上輸得清光。(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本港最近一周本地確診數字突增,加上個案源頭不明,多區分布,標誌着隱形傳播鏈確實存在,社區爆發迫在眉睫。(資料圖片)

撰文 : 龐朝輝 香港醫學會會董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