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在途上 —— 利瑪竇

副刊版 2020/07/15

分享:

我一向對利瑪竇的印象,只停留在非常平面的理解——就是傳教士一個。但芳鄰李韡玲編著的《利瑪竇的奇妙人生》卻顛覆了我對利瑪竇的想像,原來精通天文學、數學、地理學、科學、機械原理學、修辭學、漢學、法律、哲學於一身的利瑪竇,是相當立體、有血有淚有掙扎的感性傳教士。書一捧上手就不能輟卷,從利瑪竇的墓地開始,一直看他如何走進當時中國人的心坎,他在中國的足迹、他的憂鬱、到他在當時宗教界掀起的爭議,我跟着編著者和作者們的步伐,穿梭古今,透過閱讀,也遊歷了一場令人神馳的旅程,讓我重新認識利瑪竇。

正值壯年的利瑪竇自三十歲經澳門踏足中國後,就再沒有回到家鄉意大利了。我邊看邊想:一個人要有多大決心、堅毅和大愛,才能這樣做呢?最令人佩服的,是他從來沒有以外國人自居,反而給自己改了中文名字,對中國文化、習俗與哲學着迷,熟讀四書五經,甚至改穿漢服、學習粵語和北京話。他有獨特記憶法,故學中國字奇快,順序背誦一段經書、再立刻倒背,毫無難度,教人嘖嘖稱奇,惹來大批科舉士子求教獨門記憶法。但利氏坦言,最苦是不知應如何打發這班讀書人,如此坦白和真性情,令人莞爾!

正因為利瑪竇深諳中國文化,他明白到中國人祭祖的習俗並非拜偶像,而是對祖先和古代聖人的尊敬,利氏為了讓中國人放下成見,便脫下傳教士的洋服,換上僧侶和學者的衣服。由此可見,利氏其實是思想行得比人前的人。正因如此,利氏及其所屬的耶穌會曾遭批評。但我總覺得,我們凡人種種行為,應該與否,當留待上帝定奪,人世間太多不必要的分裂和紛爭,就是假設自己深明上帝旨意去批判他人。

終於明白利氏的憂鬱臉是從何而來了。我相信,那是由於選擇走上了一條a road less(甚至是least)travelled。但凡思想不愛跟隨主流的人,都會明白,走上這麼一條路,當中背負着多少不為外人道的孤單和孤寂。

這裏不得不讚Ling姐的編著功力和功架,封面選上了英國皇家攝影學會會士黃啓江醫生拍攝的黑白照片,是一位男士的背影走在馬爾他街頭,很能帶出一個人在途上的孤寂感,再加上鄭培凱教授的題字,整體感覺凸顯了人文哲學情懷。當有一天,你有披星戴月、孤身走我路之感時,《利瑪竇的奇妙人生》或會給你帶來一點力量和啟發。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