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達人楊立明 深入俄國發掘新樂趣

副刊版 2020/07/16

分享:

有說伏特加最能代表俄羅斯,從廣袤的大地穀物裏,蒸餾出最激裂的靈魂,粗獷卻熱情。楊立明10年前初到俄羅斯的索契工作,已初嘗這杯「伏特加之味」。「識落後,就知俄羅斯人冷酷的外表下,極為好客。我去旅行不帶guide book,是希望與當地人打交道,由他們告訴我眼中自己的城市/國家是怎樣。」寫下《走進陌生的國度:俄羅斯》一書的他如是說。

楊立明(Brian)在中文大學主修社會學,及後於荷蘭烏特勒支大學進修。「在荷蘭及新加坡交流回港,不甘於找份平淡的工作,於是碰碰運氣,在網上申請海外工作。後來收到一封電郵,邀請我到索契一間媒體公司從事文字工作,開始與俄羅斯結緣。」

2010年,Brian就此隻身過了索契工作。索契在俄羅斯西南部,揚名是因在2014年舉辦過奧林匹克運動會。「但我不懂俄語,日子過得不易,兼每月支薪2萬盧布(約2.200港元),僱主更經常拖糧。住宿設備落後,記得沖涼的水都要靠雨水供應。」

俄羅斯工作 一個月飛一至兩次

2014年,Brian離開了當時的工作,正思考未來發展的方向。一位駐港俄羅斯記者轉介他於《俄羅斯報》在《南華早報》出版的特刊「Russia Beyond the Headlines」出任編輯,主要編採香港與俄羅斯的專題故事,那就更多機會到俄羅斯工作。

「14年至16年間,平均1個月飛一兩次俄羅斯,才正式學俄文及深入當地人生活。用特區護照只可逗留14日,有時過一過愛沙尼亞再入境,順道探朋友或旅遊。前後去過十多個俄羅斯城市,疫情前在公在私也常飛俄羅斯。」

愛俄羅斯「無王管的混亂」

Brian記得第一次去莫斯科的情形:「一個朋友介紹一對俄國夫婦給我,朋友其實和他們也是素未謀面。我在fb add了他們,抵埗後,他們已在酒店大堂接我,並說已準備好host我。結果當晚就去了紅場,請我食烏克蘭菜,細說俄羅斯國家百貨商場內,其實有條秘密通道去紅場,覺得當晚是好神奇的經歷。」

對Brian來說,俄羅斯最吸引他的地方,是有種「無王管的混亂」。「因為俄羅斯地大物博,實在Everything can happen,譬如俄國街頭不准抽煙飲酒,但莫斯科有個Gorky Park,一群大媽晚上拿着一種叫Kvass的樽裝飲品,好high地跳舞。Kvass類似沙士汽水的味道,但其樽是深啡色,大媽偷偷注了酒入去都無人知,反映俄國人內心的反叛。他們有句諺語,英譯大概是Rules are meant to be broken,凸顯到俄羅斯那種凡事都有例外的想法。」要介紹俄羅斯城市,他亦各有推介。

莫斯科全俄展覽中心 展共產實力

紅場、聖瓦西里主教座都是莫斯科招牌景點,反而Brian推介最能代表蘇聯時期共產黨理想的建築--全俄展覽中心(VDNKh)。「作為莫斯科最早和最大的展覽中心,VDNKh在1939年對外開放,在蘇聯時代,VDNKh曾一度命名為『全聯盟農業展覽館』和『蘇聯國民經濟成就展』,用以展示蘇聯各項科技成就,以及各共和國的風土人情。VDNKh內不乏具蘇共特色的設計,如雕塑作品《工人和集體農場工人》,似在蘇共理想的感召下,充滿了力量和希望。」

若看夠蘇聯的共產歷史,Brian說要了解俄國的前衛藝術,則可到莫斯科的溫薩沃德當代藝術中心(Winzavod Centre for Contemporary Art)。「它由舊朱古力廠改建,是當地一個藝術聚落,有不同的藝術裝置,讓名氣不大的藝術家在這裏創作。」

聖彼得堡 必逛私人博物館Erarta

Brian說莫斯科人生活忙碌,有點似香港人,反觀聖彼得堡的人藝文色彩濃厚。「好似有很多時間,可以聊文學、藝術,很喜歡思考。」

「聖彼得堡最著名自然是冬宮,但其實其他博物館也很精采,如全國最大的私人博物館Erarta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由女商人Marina Varvarina所創,位於瓦西里島(Vasilyevsky Island)上的一個後工業區,定位主要是促進俄國當代藝術。館內展出逾2,000多件俄國當代藝術作品,令人耳目一新。市內當然還有其他以近代藝術為題材的博物館,如以20世紀為主題的Novy Muzei(新博物館)便是一例。」

克里米亞 俄國人度假勝地

Brian說在旅遊市場上,索契常與克里米亞競爭。「同樣位於黑海沿岸,個人認為克里米亞風景更靚,她是俄國人最受歡迎的度假勝地,兼物價較低。」

克里米亞這小小的半島,有山脈草原,森林海岸,不少人在此作自駕遊。「當地盛產Riesling和Pinot Noir兩款酒,亦出過甜品酒,至今還保存兩家由沙皇時期就開始營運的酒莊。但個人覺得俄國酒偏甜,也是她們的獨有風味。」

作者:馮柏偉

責任編輯:馮柏偉、鄺素媚

像聖瓦西里主教座堂這種洋葱型圓頂的建築設計,源自東羅馬帝國,在東歐和中亞地區甚為普遍,並非俄羅斯所獨有。(被訪者提供)

地鐵站Revolution Square以附近的革命廣場命名,車站內陳列着不少栩栩如生的人物雕刻。(被訪者提供)

每逢冬天,全俄展覽中心(VDNKh)也設有溜冰場。(被訪者提供)

聖彼得堡的滴血救世主教堂(The Church of the Savior on Spilled Blood)。在1917年俄國革命時被洗劫,其後在蘇聯期間被用作其他用途,直至1997年才重新向公眾開放。(被訪者提供)

Brian(中)在俄羅斯多年,圖中是他出席酒會活動。(被訪者提供)

楊立明所著的《走進陌生的國度:俄羅斯》。(被訪者提供)

在索契,俄國政府將冬奧場地改建成卡拉斯拉雅波利亞納度假村,而度假村位於山上,可遠眺鄰近高加索山脈的雪山。(被訪者提供)

符拉迪沃斯托克(即海參崴)位於俄羅斯版圖的最東端,其懸崖景色仿如天涯海角。(被訪者提供)

聖彼得堡當地廣場不時有街頭表演,常見音樂人自彈自唱着昔日的蘇聯樂曲。(被訪者提供)

克里米亞引人入勝之處在於其自然景觀的多樣性——在一個小小的半島上,包含山脈、草原、森林、鹽湖與海灘。(被訪者提供)

克里米亞盛產雷司令(Riesling)和黑皮諾(Pinot Noir)兩款用於釀酒的葡萄,至今仍保存兩家由沙皇時期營運至今的酒莊,但酒的味道偏甜。(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