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月公司每月營業額60萬 90後老闆:要成功便要有愛心

副刊版 2020/07/18

分享:

1年前,90後的Zandra Wong還是一位中環O L,但今天她已是陪月公司的老闆娘,在新冠肺炎下各行業都叫苦連天,但她的陪月公司生意沒受打擊,每月生意額達60萬元,還穩步向上。Zandra自言做陪月公司非只着眼金錢,是要由心出發,曾有一位劏房單親媽媽尋求服務,Zandra決以半價提供服務:「做人同做陪月生意一樣,最緊要有良心。」疫情第三波來了,Zandra想的不是陪月生意,反而想何時到屋邨派口罩幫助老人家,不愧是位良心老闆娘。

年紀輕輕的Zandra,大學畢業後從事地產金融。「當時很忙,每日差不多朝9晚12,又要見客及開會,壓力很大。雖然份工搵到錢,但因作息不定時,捱壞了身體,所以去年年中辭職休息一下。」

但這時候身邊的閨密好友紛紛懷孕,Zandra便替她們找陪月,發覺找一個合適的陪月姨姨十分困難,還差點遇上黑心的陪月公司,這時候她便想到開設一間陪月公司。

Zandra坐言起行,決定先考陪月牌照,看看自己是否適合。「我是陪月學校年紀最小的學生,其他同學都是四、五十歲,學校及同學們都很奇怪為何我會來讀陪月課程。」後來她對陪月工作很感興趣,還繼續報讀其他專業課程,包括催乳及古法紮肚專業資格,最終於去年年底開設陪月公司—愛寶貝產後服務公司。

畢竟是新手入行,Zandra說全靠自己摸索:「公司的牌照、保險、網站規劃等,都靠自己不斷摸索去做,更在網上搜尋很多的資料,過程中碰到不少困難。」Zandra說幸好得到一班「好姊妹」的提點。「雖然自己讀過一些專業課程,但湊BB始終要有實戰經驗,我在陪月學校認識到的同學,大家都互相稱呼作姊妹,她們很用心教我陪月的整個流程、如何做得好,我慢慢跟她們學習,獲益良多。」

陪月公司開業大約7個月,生意額逐步上升,每個月的營業額約50-60萬元。當然成果與付出是成正比,Zandra由公司開業至今都沒有假期,每天工作至凌晨3、4時,雖然工作時間較從前的地產金融更長,但她卻十分開心。「當媽媽來到公司簽約時,還是大着肚子,當她們生產後,我會上門作家訪,見到屋企忽然多了一個人(BB),我感到很窩心。」

Zandra說做陪月公司跟其他商業公司絕對不同,需要更用心。「一定要從媽媽的角度出發,始終產後身體虛弱,不論身心都要作調理,故做陪月的一定要有愛心、細心、責任心及同理心。」

協助財困的劏房媽媽

在眾多新手媽媽中,Zandra說有一件難忘事:「當時有位住深水埗劏房的單親媽媽想找陪月,因沒有親友幫手,但經濟條件有限,只能付出很微薄的陪月費,我很想幫她,便很積極聯絡一些陪月姨姨,其中一位姨姨願意只收半價費用幫助這位單親媽媽。當陪月姨姨去到劏房,發覺地方不夠100呎,只可在洗手盆替BB女洗澡,但當BB女漸長大便踢到洗手盆,容易受傷,於是陪月姨姨便送了一個可以摺合的浴盆,那位太太十分感動。現在陪月姨姨跟這位單親媽媽已成為朋友,還不時見面。」

Zandra更說現今的媽媽要求很高:「從前媽媽的要求,主要都是希望陪月姨姨要對BB有愛心、煮餸好食就可以。但新一代的媽媽不只要求陪月有一張陪月證書,還最好有催乳、紮肚、BB按摩等專業資格。有些媽媽更要求陪月要有烹飪證書,真的是十項全能。」最近Zandra還遇到一個有特別要求的媽媽。「客人要求陪月姨姨要在5月出生,因要配合自己BB的八字,相當特別。」

在疫情下,Zandra說陪月業務並沒有受到影響,還認為這行業的發展空間很大。「我有些客人剛驗到有孕,第一個不是通知老公或者父母,反而打來我們公司預訂陪月姨姨,所以陪月真的十分渴市。」

雖然生意愈做愈好,但Zandra最近忙的卻不是公司業務,反而是計劃向公公婆婆派防疫物資。今年2月,Zandra已到屋邨向公公婆婆派口罩及搓手液,她自言現在還有少量消毒物資存貨,不排除會再到屋邨派發,Zandra果然十分善心。

作者:招美寶

責任編輯:鄺素媚

90 後的Zandra趁着自己年輕創業,尋找自己的理想。(湯炳強攝)

現在公司有200位陪月姨姨,全部都經驗豐富。(湯炳強攝)

Zandra自言很喜歡小朋友,開陪月公司既幫助人又可經常接觸到小朋友。(湯炳強攝)

Zandra早前跟家人及朋友到屋邨派消毒物資,幫助邨內的老人家。(被訪者提供圖片)

Zandra考取了多項專業證書,包括陪月牌、產後修復師等。(被訪者提供圖片)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