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特朗普政治籌碼 在美留學生何辜

評論版 2020/07/18

分享:

上周初的凌晨時分,我手機的WhatsApp不斷收到信息。

一些是朋友們為仍在求學的子女感到憂慮;另一些留言則來自家人,包括在美國修讀法律的外甥女。

美倉促決定 影響110萬留學生

「今天是艱難的一天。今天早上,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宣布今年秋季學期的國際留學生,若新學期全面以遙距模式網上授課則必須離開。我報讀的課程全為網上教學,我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在疫情大流行的日子,每個人的計劃都變得不確定。縱然如此,對於美國在沒有任何警告或未經諮詢的情況下作出這個決定,我仍感到驚訝,把110萬國際留學生(包括約37萬中國和7,500香港學生)的生活計劃變得更混亂,威脅若不遵守的將面臨被驅逐離境。

要決定何時是適當的時間開放或關閉學校,是一個極之困難的計算。

我明白無論在香港和美國,政府都需要採取突發、有時甚至是不受歡迎的措施以維護公共衞生。但無論從哪方面看,若因為校方以網絡授課便要求其國際留學生返回其原居地,那都是考慮不周、欠缺彈性並且是殘酷的決定。

回國航班有限 上網課有時差

讓我們看看事情的發展時序。3月中,美國開始就大流行作出反應,很多大學開始網上授課或提早結束學期。當時,特朗普政府臨時延長國際學生F1簽證,是合理的決定。

基於此,許多亞洲學生選擇留在美國。有些是擔心返回自己國家後,未必趕得及在秋季前返回美國上學。來自中國的留學生更要面對額外的障礙和費用。先在第三國家逗留14日才能入境美國。

再者,回國的航班很多被取消又或是變得價格高昂。一些美國人對國際留學生存有錯覺,以為留學生,特別是亞洲人全都出身富裕,但其實有無數留學生並非如此。全球不少最優秀或最聰明的年輕人、甚至家境貧困的學生,都是因為成績好得到獎學金而出國留學,他們負擔不起隨時隨地買機票往返自己的國家和留學地。

特朗普政府上周突然轉變態度。若學校的秋季學期不設面授課程,就算學生目前持有簽證而人在美國,也必須離開,除非學生可以在兩個月內轉到其他有開設面授課程的學校。若我們暫且相信美國當局的決定並非出於惡意,我估計他們當中的理據是,若學校課堂全為網上遙距模式授課,那麼國際學生可以在任何地方上課。

但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的人員是否曾仔細考慮過,約110萬在美留學生,當中約半數來自亞洲,從家中上課意味着他們有着不同的時差卻要跟着美國的東岸、西岸時間學習,時差甚至有12小時或更長。

當然,這也得假設你生活在一個國家或地區,有足夠的網速作上課之用。明顯地,這並不合邏輯,而是一個出於政治的決定。由於特朗普被指抗疫不力,他競選連任的選情不容樂觀。他極需要在大選前表現得美國「一切如常」的模樣。

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指令可說是以強硬手段令美國學校在9月開放,把國際留學生變作政治棋子,而留學生佔美國學術機構收入的很大部分。

看穿政治伎倆 學界迅速反對

很高興看到美國學術界迅速看穿當中的政治伎倆,並立即動員學界反對此舉,及想方法作出變通,以便讓留學生可以繼續在美國讀書。

為要滿足新的簽證要求,不少網上課程也增加了面對面和網絡混合授課模式。與此同時,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入稟法院提出訴訟,要求頒布臨時禁制令,阻止政府執行這項簽證新指引,約180所美國大學包括我的母校Pomona College都支持。一些科技及社交平台大企業例如Google、Facebook、Twitter也加入支持。

最後,就在早兩天法院原定審理訴訟時,法官開庭時表示訴訟雙方已達成和解,美國政府同意撤銷有關規定。

那些願意站出來挑戰美國政府不合理政策的眾多美國大學及企業,贏了漂亮一仗,值得大家為他們鼓掌。

而對於企圖利用無辜學生作為政治籌碼的特朗普政府,則令人遺憾。

美國總統特朗普突然轉變態度,稱若學校秋季學期不設面授課程,就算學生目前持有簽證而人在美國,也必須離開。(法新社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