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若對港金融制裁 如玩火恐雙輸

評論版 2020/07/21

分享:

特朗普日前宣布簽署《香港自治法》,取消對香港的特殊待遇。美國將暫停執行《香港政策法》部分條款,如取消特區護照持有人優待和撤銷出口許可證豁免。同時又宣布推行制裁,凍結相關人士資產。早前更有報道美國有意針對香港的聯滙制,限制香港銀行兌換美元,若真如此,會影響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嗎?

外滙存底充足 捍衞港聯滙制

先說一個故事,世界上有一間知名賭場A,顧客除了能在內耍樂,更可隨意消費。賭場內使用籌碼,顧客只須預先兌換籌碼。賭場內有個會計部,客人拿其他貨幣到那裏便可兌換籌碼。因為這個賭場開業比較悠久,深得顧客信任。大家都相信,離開賭場之時能把籌碼換成其他貨幣。

若問這些籌碼所屬?雖然籌碼由賭場製作,但客戶是用真金白銀換籌碼,所以擁有權其實屬於顧客,不屬於賭場。這些被帶離賭場的籌碼,客戶可轉贈朋友使用,方便他們到賭場玩樂。

這個故事所說的賭場,其實就是美國,籌碼是美元。會計部就是美國聯儲局。在賭場內使用籌碼,其實就是在岸市場,在賭場以外使用就是場外市場。美元主要離岸市場有兩個;第一個在倫敦(Eurodollar Market),另一個在亞洲,主要是香港(Asian dollar market),香港是美元的世界第3大交易中心。雖然美元是由美國發行,但在離岸市場的美元擁有權不是一定是美國。情況就如上述賭場以外籌碼的流通一樣。

當然,賭場某程度上可限制籌碼應用,但持有籌碼的人,因為是用真金白銀來換取籌碼的,不能隨便禁止或取消其換回其他貨幣的權利,否則便會令賭場A損失信譽(credibility),影響顧客對其籌碼的信心。如籌碼不能帶離開賭場,這就是外滙管制。

假設在地球另一方也開了一間規模較小的賭場B,它接受籌碼A以固定比率兌換成籌碼B,且其兌換透明度很高。這間賭場B就是香港,籌碼B是港元,籌碼B兌換籌碼A的機制,就是聯繫滙率。而賭場B的會計部,就是金管局。

1983年香港實施聯繫滙率,1美元兌7.8港元﹔《香港政策法》在1992年通過,使香港即使回歸中國後,也能享有獨特待遇及地位﹔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2020年《香港自治法》通過,取消對香港的特殊待遇。即是說,香港實施聯滙之時,並沒有香港政策法,據財政司述,聯滙制度是香港自設的機制,只要有足夠外滙存底,便能保障港元與美元掛鈎的制度。目前香港外滙存底超過4,400億美元,相當於香港貨幣基礎兩倍以上,為港元提供厚實支撑。而金管局亦與人民銀行簽訂了貨幣互換協議,規模達1,000億美元,以捍衞聯滙制。

貿戰非敵對狀態 美難嚴出招

美國的制裁措施通常針對個人或企業,曾經制裁的國家有北韓、委內瑞拉、伊朗、俄羅斯等。如制裁個人或企業,通常被制裁那人或企業在美國境內的資產會被凍結,也限制他們使用銀行服務。如銀行提供服務給予被制裁的人或企業,那銀行也可能受罰,輕則罰款,重則限制使用美元。但過往美國制裁的人或企業通常是敵對國家,而美國與中國的衝突主要是貿易為主或意識形態,兩者沒有任何領土之間的糾紛。正常情況之下不應該使用這麼嚴厲的制裁。

能夠使用相關制裁,美國是利用在金融業的優勢,因為美國是全球最大的金融體系,在銀行業及外滙都有領導性的地位,而美元是全球通用貨幣,也是進出口商品計價的基礎。如限制美元的應用,對於被制裁國家金融機構會造成嚴重的影響。

早前有媒體透露,美國曾打算制裁香港的銀行,包括滙豐。原因是有滙豐高層支持港區國安法,制裁香港銀行是因為要制裁香港。但問題是香港仍有多少真正本土的銀行呢?大部分本土香港銀行規模較小,早年已大量被其他財團收購,很多「香港銀行」的大股東,已不再是香港資本。如要制裁香港營運的銀行,基本上只剩下中資與外資的陣營。

滙豐雖然是香港發鈔銀行,但她其實是英國銀行,也是英國和歐洲最大的銀行。如果受到制裁,所牽涉的利益不但是香港,亦會是英國和歐洲的。

港銀行皆中外資 制裁衝擊大

至於內地銀行,因為已是全國最大那幾間國有銀行,有國家資本的支持,倒閉的風險基本上很微,最多在展開海外業務會受到一定阻滯,繼而反映在股價之上,令到股民權益受損。2008年在美國發生的金融海嘯,就是因為美國政府沒有拯救兩間金融機構,貝爾斯登及雷曼兄弟,引發全球性金融風暴。這兩間美國的機構,當然規模及營運方面不能與世界十大銀行比較,但如美國因為制裁這些金融機構最終可能引發比2008年更大規模的金融風暴,情況就如玩火一樣,原本打算燒了敵人間屋,結果把自己相連的,更大更美的房屋也燒掉。

中美最大摩擦是貿易問題,即中國出口美國多,但入口美國貨少。要解決,方法是美國出口多些,同時減少入口中國貨。但那些中國的入口商,要進口美國貨時,美國出口商多數會用美元報價,如美國限制中資銀行取得美元,這些內地進口商又從哪裏取得美元去付款呢?難道要求美國出口商接受人民幣支付?如不接受,交易就拉到,結果美國降貿赤便不可能。

限制中資銀行取得美元,就是要令美國與中國貿易關係分道揚鑣,貿易歸零?但中國有14億人口的市場仍相當吸引,其他非美元地區要和中國做生意,可能要被迫使用非美元結算,無論是使用人民幣又或者使用歐元等其他貨幣,最終會削弱美元的重要性,其實對美國是不利的。

限美元流通 恐引資本廣泛外逃

細看《香港政策法》,提到香港在商業活動、交通航空以至文化教育方面有多項待遇,當中包括「美國政府應容許美元與港元自由兌換」。因為美方中止香港特殊地位,於是美國可使用新手段,就是財政部限制美國銀行向香港與中國內地銀行提供美元資金,這會令中港銀行集資成本激增,打擊中方與港府累積美元的能力。不過,美國若大幅限制美元流通,自己亦會受到影響。不要忘記中國可以作出反制措施,針對美國國債和股市等美元資產,其他國家和地區,尤其是美國中東盟國的貨幣與美元的聯繫滙率制度,亦會受到衝擊。衝擊以美元為基礎全球金融生態系統,繼而令美股遭大規模拋售——一個特朗普在11月總統大選前憎恨的結果。

香港是世界第3大美元外滙中心。國際清算銀行(BIS)去年報告指,全球約8%外滙交易都在香港,而全球外滙交易多達88%都涉及美元。美國如果禁止香港使用美元,限制香港獲得美元的資金,那將是一個極端的選項,這可能破壞整個地區的銀行業、航運業和物流業,同時引發廣泛的資本外逃。這是一個雙輸,極差的情況。(文章僅代表個人立場)

目前香港外滙存底超過4400億美元,相當於香港貨幣基礎兩倍以上,為港元提供厚實支撑。(資料圖片)

撰文 : 麥萃才 香港浸會大學財務及決策系副教授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