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奧幕後話事人 原來是「他們」

評論版 2020/07/22

分享: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30多歲前,靠個人聰明努力,在著名的西點軍校及哈佛法學院畢業;30多歲後,命運之神眷顧他,踏上了單靠努力未必成事的大道。他在加州出生長大,一次機緣下,到母親家鄉堪薩斯州,與西點同學一起創業。就在那裏,他認識了下半生的貴人,總部設在堪薩斯州的科氏工業(Koch Industries)老闆。

香港人對科氏或不熟悉,在美國生活,多數離不開它。餐巾、塑膠樽、嬰兒尿片、地毯、牛肉,到汽油、化肥都有科氏影子。集團業務由最初石油,發展到今天能源、電力、化工、農業、金融、生活用品等,年銷售額逾千億美元。更特別的,它是全美第二大非上市企業,僱用逾12萬員工。

共和黨最大金主 「科赫」指點江山

掌門人科赫兄弟Charles Koch和David Koch身價近千億美元,弟弟David去年離世,終年79歲,他在福布斯全球富豪榜排第11位。相比蓋茨、貝索斯等人的身家不少由公司股價撑起,兄弟兩人就實在得多,股市跌也絲毫不影響財富。

我曾看過荷里活電影中有此一幕,幾位美國隱形富豪摸着酒杯底,討論怎樣影響政府施政,指點江山。現實中,「科赫帝國」正扮演這種背後大老闆角色。美國有一個詞語叫「科赫章魚」(Kochtopus),用來形容科赫兄弟無處不在的影響力,事實上他們的觸鬚網很久前已伸進華盛頓,更被稱為美國影子政府的教父。

據美國媒體Business Insider報道,對美國政治最有實際影響力的20位億萬富豪裏,科赫兄弟排第一。實際上,他們一直被指是共和黨最大金主,2016年就在共和黨身上花了2億多美元,據報資助了至少40名眾議員、近20名參議員、4名州長;2018年中期選舉又用了4億。旗下公司每年捐贈共和黨團體、基金會、智庫、學術研究單位更不計其數。

蓬佩奧大約20年前創建了泰爾航天(Thayer Aerospace)擔任CEO,《華盛頓郵報》曾報道,科氏擁有這家飛機設備公司兩成股份,亦為它安排數百萬美元貸款。蓬佩奧數年後轉任油田設備公司前哨國際(Sentry International)總裁,公司屬於堪薩斯另一富豪,與中國有生意往來,代理和銷售的設備由中石化集團旗下公司生產。

在堪薩斯累積人脈約10年後,蓬佩奧展開從政生涯,角逐該州聯邦眾議員,據報獲科氏捐款,成功當選。他後來連任,6年眾議員任期收取了科氏可觀政治獻金,在國會提出有利科氏的法案,有「科氏眾議員」(Congressman from Koch)之稱。美國有民權組織做過調查,特朗普最初任命的核心官員中,10多人受過科氏好處,包括蓬佩奧和副總統彭斯。

隨着科氏收購的公司愈來愈多,在中國生意也不少,其中世界前列的電子元件製造商莫仕(Molex),是華為的合作夥伴。特朗普對中國打貿易戰,影響科氏在中國的生意。問題在於,白宮並非蓬佩奧話事,而是特朗普,雖然特朗普和科氏兄弟都有共和黨背景,但彼此不咬弦,他曾公開說:「我不需要他們(科氏)的錢或是餿主意,我不是任何人的傀儡。」

蓬佩奧「貴人」 特朗普卻「面左左」

特朗普也許不喜歡當別人傀儡,只愛當波士,但其他政客卻未必,皆因從政需要金主。民主黨的金主,主要集中在金融、科技行業,例如索羅斯就是民主黨金主,還有矽谷一些科技「大佬」。至於科氏及共和黨其他主要金主,頗多集中傳統行業如能源、高端製造業。

特朗普和中國打貿易戰,除了找個敵人令選民看到他維護人民利益,「殺敵有功」之外,亦是為阻止中國製造業的世界工廠水平升級到高端製造業,影響美國企業。他們希望中國的實業永遠呆在低端產業鏈上,讓西方企業繼續享豐厚利潤。雖然和科氏「面左左」,特朗普也做了一件合他們心意的事,就是說全球暖化是假的。作為污染環境的煉油企業,科氏曾大額資助智庫搞報告,最終讓相信全球變暖的美國人,兩年內暴跌逾1成,相信全球變暖的擔憂被誇大了。

即使特朗普今年底未能連任,科氏和共和黨的金主們,仍然有不少「政治打手」儲備,需要時便捧上台前,奉行他們推崇的「大市場、小政府」思想。他們支持看好的人,憑自己的力量,塑造出自己「理想的政府」,這些人當中,自然少不了出身堪薩斯州,「培養」了很久的蓬佩奧。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