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馬鈴薯

副刊版 2020/07/24

分享:

「我是一顆躺在梳化上的馬鈴薯,要比追劇怎麼可能我會輸?我是一顆躺在梳化上的馬鈴薯,我是一顆快樂的馬鈴薯。」歌詞來自台灣鬼才歌手阿達,歌頌作為couch potato(梳化馬鈴薯)的快樂。

從過度活躍的童年轉戰聖士提反中學寄宿,繼而是大學、醫學院、專科訓練、開業、當教授……匆匆六十年,未有機會嘗試當梳化馬鈴薯滋味,直到近日疫情再次肆虐,政府宣布禁止晚膳堂食,各類運動和娛樂場所暫時關閉,除上班外便要乖乖留家,在沒選擇的情況下,終於一嘗當馬鈴薯的滋味。

「梳化馬鈴薯」這慣用語(idiom),源自七十年代美國,主要是指懶人一天到晚消磨在梳化上看電視吃薯片,日子久了,體形相繼增大變圓,樣子更像馬鈴薯,普遍來說,頗有貶義。然而,歌手阿達卻開心地唱詠這馬鈴薯的快樂。

一口氣看完幾集《Queen of the South》,暴力過後又欣賞幾集《Modern Family》歡笑一番。醫生不喜歡薯片,但花生米開心果卻不乏,興起時甚至開罐啤酒,唯一運動是來回洗手間和廚房。半天過後,開始明白梳化馬鈴薯的快樂,實源自與世隔絕不用對別人、對自己負責任,腦海思想浸淫在非現實世界,也不失是一種快樂。

可惜,發覺自己沒有享樂福份,周末尚未完結,便開始想念上班,梳化上的快樂絕對比不上現實世界能幫助病人的快樂。

惟盼疫情盡快受控,大家不用當馬鈴薯。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