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戰文化戰 特朗普翻身手段?

評論版 2020/07/25

分享: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總統選情上大幅落後對手拜登,疫情持續失控也反映其抗疫全盤失敗;反種族歧視運動更令他成為箭靶;面對四面楚歌,特朗普卻意圖利用文化戰爭議題,如反對全國強制戴口罩、指斥左派發動美國文革等,大打翻身戰。

美國看似是思想自由而包容的國度,但其意識形態的對立,較諸其他國家有過之而無不及,很多日常生活事件如墮胎、擁槍、同性戀、交稅等,都會上升到成為意識形態層衝突,在美國稱為文化戰爭。

一個口罩令 如何引爆文化內戰?

在疫戰中,特朗普卻另闢蹊徑,在「口罩戰」為自己加分。雖然科學界已一早證實戴口罩有助遏抑新冠病毒傳播,但特朗普卻一直拒戴,只在幕僚不斷游說下,月中探訪一間醫院時才一度公開戴口罩,其後卻反覆強調不會下令全國戴口罩。他反對下口罩令,指民眾應有一定自由;而自由則是他的基本支持者的強烈價值觀。

美國右派國民認為自由是神聖的,不容一絲一毫侵犯。對港人來說,戴口罩防病毒,既保護自己,亦盡公民責任,但口罩在美國就引爆「內戰」。

美國現有26個州實施「口罩令」,只佔全國一半,而且口罩令已遭多宗官司挑戰,包括佐治亞州州長入稟,要推翻亞特蘭大市口罩令和封城令;路易斯安那州檢察長質疑口罩令違憲,要州長答辯;肯塔基州巡迴法院頒臨時禁制令,暫緩執行該州口罩令等抗疫措施;德州共和黨籍州長月初實施口罩令,亦遭當地共和黨官員譴責。

不自由毋寧死 染疫也不戴罩?

美國人反對戴口罩,提出的並非戴口罩令人不舒服等技術原因,而是更高層次的自由價值問題,認為口罩令侵害人民自由。美國重視自由,尤其個人自由,可追溯到美國立國根基,美國人先祖幾百年前自歐洲逃避政府及宗教迫害,到此開荒,美國憲法重點不是賦予國家體制權力,而是限制政府權力,以保障國民個人自由為第一優先。

美國右翼高舉自由,不容政府以抗疫、集體利益等理由侵害,否則今天是抗疫、明天可以是維護社會安全,政府就有藉口限制人民自由。不少美國人相信「不自由,毋寧死」,這不只是口號,而是要「用生命來捍衞」,就算可能患上新冠肺炎,亦拒戴口罩。

無奈美國疫情確是「爆到失控」,特朗普最近也不得不口風放軟,改口說「戴口罩亦是愛國表現」,以蒙混自己的失誤及安撫支持者,但這有多少是為挽救選前支持率下滑的權宜之計,眾說紛紜。

畢竟「將自由置於人命之前」一向是特朗普贏取右派支持的手段。美國每年死於他人槍下14,000多人,其中校園槍殺、公眾場所無差別開槍殺人案之多,令外界震驚,但特朗普卻強烈反對收緊槍管,強調憲法列明人民擁槍權利。

特撑激進右翼 鞭撻激進左翼

或許有人會認為,美國人已不再處身蠻荒,政府亦有力保障國民,這樣的「擁槍權」會否已過時?但在美國,支持擁槍的人除拿出自由外,還會搬出民主,認為國民有槍是民主的最後保障,人民可以用槍推翻不民主政府。密歇根州4月底曾有數百示威者持槍衝入州議會,反對封城侵害自由,就是這種「槍杆子裏出民主」的思維,特朗普對這些激烈行動大表支持,更為右派激進行動喝采,但另一邊廂,他對左派的激進行動就大加撻伐。

近月席捲全國「黑人的命也是命」反種族歧視運動中,示威者推倒多個昔日南方邦聯人物雕像,因他們是奴隸主﹔特朗普借國慶演說,直斥拆毁雕像的為暴民,指他們大搞抹滅歷史、詆毀英雄、擦除價值、荼毒孩子的「左翼文化革命」。特朗普將反種族歧視稱為文革,無疑是抹黑手段。

在美國因右派高舉自由大旗,遂惹來左派大反彈,以追求平等作對抗,這以照顧弱勢群體為主,包括種族平等、階級平等、性別平等、性取向平等……。

自由與平等在啟蒙時代並非對立,法國國旗的三色就代表了對「自由、平等、博愛」的追求。美國則因自由之名,力推弱肉強食的森林規律,容許「有錢人對窮人」、「贏家對輸家」的盡情剝削,而有錢人、贏家往往又是在社會上已建立強勢的白人,他們訂立表面自由的制度,成為鞏固階級及種族不平等的工具。

種族平權運動愈激 特粉更死忠?

如白人居住社區可獲較多資源,可辦好學校,黑人只能住在資源匱乏的窮社區、小孩讀區內較差的公立學校;黑人因自小讀書、長大工作的機會都較白人差,結果一代窮、兩代窮、代代窮,難得翻身。在左翼眼中,60年代民權運動成績早被蠶食,種族主義變得更強更狡猾,必須推倒雕像,以凸顯「包庇」雕像的種族主義者。

特朗普是有名的白人種族主義者,2016年就靠右派白人選票當上總統,反種族歧視運動固然針對他,他的反擊亦成為鞏固右派白人支持的利器,他惡言侮辱左派為暴徒、把極端左翼組織「反法西斯主義」(Antifa)列為恐怖組織,就是打擊對手、滿足白人支持者的行動。

特朗普早已深諳以文化戰爭拉票。如今次反種族歧視運動中,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加拿大總理杜魯多都採用的「單膝跪」,看似與黑人弗洛依德被警察跪頸致死相似,有反對警察濫權含義,但單膝跪早在2016年8月已成反種族歧視象徵,美國欖球員卡普尼克(Colin Kaepernick)當年在出賽前唱國歌時,以單膝跪代替站立,為少數族裔鳴不平,引來其他球員仿效聲援,當時競選總統的特朗普就以粗口辱罵卡普尼克是「狗娘養的」,贏得右翼選民喝采。

可以預期,反種族歧視運動愈激烈,特朗普的基本支持者對他卻會愈死忠。

文化戰搶選票 民調未必可反映

除了種族平等,左派另一重點是階級平等,要透過福利縮窄貧富懸殊,但加福利就等於要加稅,特朗普捍衞右派、有錢人思維,視稅收為邪惡。美國人對政府一直存疑,共和黨更想方設法反加稅、促減稅,以限制政府坐大,黨內極端右翼茶黨更反對政府收稅。

美國右翼認為每個人都要自力更生,福利只會養懶人,不利自由競爭。特朗普上台後多次減稅,着數大部分落在有錢人口袋,美國富人對他的隱性支持,是他能否勝選的一路奇兵。

至於特朗普歧視女性、反對墮胎、反對同性戀,亦正中右翼支持者的心坎,有助他爭取新教徒選票。美國文化戰爭一條主綫是自由,另一條主綫是宗教。本來從自由角度毛看,右翼應支持墮胎,因這是個人自由,然而美國右翼又多與南方基督教會有牽連,他們要求嚴格遵守基督教義。聖經說人是上帝創造的,就不容人墮胎,扼殺生命;同性戀亦是個人自由的,但這違反了基督教義的一夫一妻制。

美國雖是政教分離,但亦是宗教虔誠國家,8成國民自稱基督教徒,5成自認新教徒,特朗普的反墮胎、反同性戀立場,為他贏得新教教會的堅定支持。

這裏不是說特朗普的選情良好,只是點出他善於利用美國文化戰爭的激烈對立,贏取支持者,這些支持者又實心實意地全力支持他,卻非一般民調可反映。用文化戰爭搶選票,拜登就遠不如特朗普。

不少美國人相信「不自由,毋寧死」,就算可能染疫,亦拒戴口罩。特朗普早前一度公開戴口罩,卻不肯下全國口罩令。(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