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的爭議

副刊版 2020/07/28

分享:

美國要禁TikTok勢成騎虎,到底怕它甚麼?華為和TikTok,一個硬件、一個軟件,可能確是近幾十年來,中國真正成功打進國際市場的兩個產物。當中,TikTok的潛在影響力更為驚人。

不同的統計來源顯示,美國的TikTok用家,日活躍度較保守估計都去到二千多萬,有大膽一些的數字更指出有四千萬以上。而用者方面,明顯確是年輕人世界。讓美國的未來人群大量花時間在一個中國軟件上,美國政府想想都頭痛。本着UGC(用者自製內容)模式,貌似中立,但對新媒體平台渠道運作有認識的人,都知道如何煲大某個網紅,或某單話題,把流量往哪方面傾斜,都是抖音或任何同類社交平台的常用手段。這些平台表面上不限制你放甚麼上去,但就一定有能力控制哪些話題或活動得到大吹大擂。

這可能是美國方面擔心的原因。之前特朗普吃過虧的,是TikTok有群組號召登記參加特朗普的演講活動,但到時不出現,引致場面冷清。這只是初試啼聲,日後的大選,不知道這平台上,各門各派會如何影響大局。

《華爾街日報》曾指出幾個隱憂,一是TikTok會偵測到用者的使用慣性(這其他社交軟件都會);二是資料確可以「送中」;三則可能會構成情報搜集渠道(如有目標人物及其家人,顯示他們到過的地點,甚至畫面洩漏了場所外形)。此前,美國就曾要求另一中國公司放棄控股Grindr這個全球最有名的同志交友平台,怕這些會員資料變相掌握在中國手上。

除了政治擔心,也出於一份市場和技術的考慮。看來通過中國抖音的操作模式,中國團隊似乎已掌握到如何話題炒作、如何捧網紅、如何利用短視頻等的社交營運新法則,並且成了箇中專才,間接重塑了全球社交平台的話語權。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