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另類疫情 「絕望死」較新冠嚴峻

評論版 2020/07/28

分享:

在2019冠狀病毒病爆發之前,有另一種「疫情」早已在美國肆虐,2018年死於這一「疫症」的美國人,比迄今為止死於冠狀病毒的人數還要多。這就是我們所謂的「絕望死」(Deaths of despair)——由自殺、酒精相關肝臟疾病和吸毒過量導致的死亡——自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迅速上升,從1995年的每年6.5萬人上升到2018年的15.8萬人。

自殺酒精吸毒死者 教育程度低

絕望死的人數上升主要集中在美國未受過高等教育的群組當中。四年制大學畢業生群體的總體死亡率已有所下降,而受教育程度較低的美國人的死亡率,卻有所上升。2014至17年,所有美國人的出生預期壽命都有所下降。這是自1918至19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以來,預期壽命首次出現三年下降。現在,隨着兩種「疫情」同時肆虐,預期壽命將再次下降。

在這些死亡數字的背後,同樣是令人沮喪的經濟數據。據我們的著書所紀錄,美國沒有大學文憑的男性的實質(扣除通脹因素)工資,已經持續有50年在下降。同時,大學畢業生的收入比那些沒有學位的人,驚人地高出80%。隨着受教育程度較低的美國人愈來愈難找到工作,黃金年齡男性在勞動力大軍中的比例,幾十年來一直呈下降趨勢,女性勞動力的參與率自2000年以來也呈下降趨勢。

健康收入不平等 疫下雪上加霜

受教育程度較高的美國人正在與受教育程度較低的大多數人拉開距離,這不僅呈現在收入方面,還表現在健康狀況方面。在受教育程度低的人中,痛楚、孤獨和殘疾變得更加普遍。這就是美國在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前夕的情況。現在,病毒又一次暴露了之前存在的不平等。

從歷史上看,疾病大流行可以說帶來了更大的平等。最著名的是在14世紀的歐洲,黑死病奪走了很多人的生命,造成了勞動力短缺,這提高了工人的地位,讓工人可以討價還價。後來,在19世紀,霍亂疫情引發了人們對於疾病的微生物理論探索,為後世人類壽命的增長奠定了基礎,首先是在富裕國家,然後在二戰後,在世界餘下的地方,世界各地壽命長短的莫大差異逐漸減少,並朝着「大趨同」方向發展。

但兩代以來,美國國內卻一直在經歷「大分化」,而2019冠狀病毒疫情更勢令美國在健康和收入方面本已巨大的不平等情況雪上加霜。病毒的影響按受教育程度劃分,因為受教育程度高的人更有可能繼續在家工作賺錢。受過高等教育的工作者們,除非他們是在醫護界和其他前綫界別,否則他們真的可以「坐視」股市推高他們的退休基金價值。

相比下,三分之二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工作者,他們要麼是從事非必要工作,並因此有失去收入的風險,要麼是必須工作,但卻因而有被感染的風險。即是說,大學畢業生在很大程度上能既保護自己的健康,又保護自己的財富,而受教育程度較低的人,則必須承擔健康或財富的風險。

失業無保險 實體公司苦苦掙扎

因此,絕望死趨勢所揭示的收入和壽命差距,現在正進一步擴大。盡管受教育程度較低的白人在第一次疫情中首當其衝,但非裔美國人和西班牙裔美國人死於2019冠狀病毒病的人相比之下更高。因此,白人和黑人死亡率曾經的趨同,現在又脫軌了。

造成這些種族差異的原因有很多,包括居住隔離、擠逼的生活條件和出行方式。這些因素在紐約市起着尤為重要的作用,但在其他地方就不見得了。例如在新澤西州,非裔和拉美裔的2019冠狀病毒病死亡率都沒有過高。

美國昂貴的醫療體系將繼續加重疫情的影響。在今年春季失去工作的數千萬美國人中,許多人也失去了僱主提供的醫療保險,他們很多將沒有替代方案,為自己提供保障。

雖然沒有2019冠狀病毒病確診患者被拒絕治療,但一些沒有保險的人可能沒有尋求治療。執筆之時,美國的2019冠狀病毒病死亡人數至少為14.9萬人,超過20萬人住院治療,導致人們可能無法支付醫療費用(甚至對許多有保險的人來說亦然),這將毁了他們一生的信貸紀錄。聯邦政府已經向製藥公司提供了數十億公共資金來開發疫苗,而且,多虧那些說客,政府沒有在疫苗定價上開出條件,也沒有為公眾加上專利要求。

此外,大流行還進一步推動了行業整合,因為它有利於已經佔據主導地位的電子商務巨頭,而不利於苦苦掙扎的實體公司。勞動力佔GDP的比例,近年來一直下降,產品和勞工市場上的市場力量可能是原因之一。如果未來幾年失業率繼續保持在高位,勞動力和資本之間的議價條件將進一步向後者傾斜,這就推翻了黑死病的類比,也證明了股市在面對災難時的樂觀情緒是合理的。

盡管如此,我們不相信後冠狀病毒病時代的經濟,會導致絕望死亡人數的激增。我們的分析表明,絕望死亡的根本原因不是經濟波動,而是美國白人工薪階層生活方式的長期喪失。值得注意的是,在2008年金融危機和大衰退(Great Recession)之前,因絕望而死亡的人數一直在上升,當時美國的失業率從4.5%上升到10%,在疾病大流行之前,隨着失業率逐漸降至3.5%,絕望死亡人數繼續上升。如果說自殺和失業之間曾經存在某種關係,那麼這種關係在美國已不再明顯。

民眾怒火能打破結構 鳳凰重生?

盡管如此,過去情況表明,那些在2020年進入勞動力市場的人,其整個職業生涯的收入都將較低,這可能會造成絕望,導致自殺、酗酒或吸毒過量致死。換句話說,後冠狀病毒病時代的美國很有可能與2019冠狀病毒病爆發之前時代的美國一樣,只是不平等和功能失調程度更大。

誠然,公眾對警察暴力或昂貴得離譜的醫療保險的憤怒,可能會打破這結構。如果這樣的話,我們可能會看到一個更好的社會。又或者,見不到,畢竟鳳凰不是總能涅槃重生。

(兩位作者是《絕望之死與資本主義的未來》Deaths of Despair and the Future of Capitalism(普林斯頓大學出版社,2020年)一書的作者。)

www.project-syndicate.org

後新冠病毒疫情時代的美國,很可能與病毒爆發前一樣,只是不平等和功能失調程度更大。(法新社圖片)

撰文 : Anne Case 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和公共事務名譽教授
Angus Deaton 2015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普林斯頓大學伍德羅.威爾遜公共和國際事務學院經濟學和國際事務名譽教授,南加州大學首席經濟學教授

欄名 : 國是港事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20.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