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確診憂慮倍增 樂天媽媽力抗乳癌

副刊版 2020/07/29

分享:

去年年尾摸到右邊乳房有硬塊,過了一排仍沒消退,37歲的媽媽Idy愈摸愈覺不對勁。拖了數月至新年前夕,才扚起心肝去檢查。「我上網查過硬塊有9成都是良性,覺得別自己嚇自己,做完檢查沒事就過年。」誰知臨近歲晚,她收到一份大禮:乳癌。

突襲的新年「賀禮」

報告顯示無擴散迹象,腫瘤直徑約1.3厘米。Idy當下嚇一嚇,但也相信自己發現得早,治癒機率大。病症殺到之時正值新冠肺炎疫情,剛好有時間讓Idy自處。「少了外出、不用拜年,這樣也好。如果拜年要恭喜人,但自己又有事,心情會好複雜。」Idy對乳癌一無所知,深知一定要找同路人幫助,大年初一別人在過節,她就不斷在Facebook上找資料,終覓得一個同路人專頁,並加入群組。

過完年立即要做手術,Idy只感不知所措,惟有不斷問同路人應如何準備。「太突然了,最擔心的是子女。媽媽這個角色好重要,無人可以取代,所以我有個好大的決心要醫好自己,我不可以有事,為了兩個小朋友。」

確診棘手又惡的三陰性乳癌

以為做完手術就沒事,但術後的腫瘤報告。才是定奪療程安排的指標。「化不化療就看這份報告,那時比確診更害怕,真的好擔心。」最終確診為三陰性乳癌,癌細胞生長速度快,復發、擴散風險也較高,是乳癌中較惡的一種,醫生指Idy需做化療及電療。「這種乳癌沒針對的標靶藥,只可做化療。而且若他日復發,但我沒發現、檢查得遲的話,分分鐘好快就擴散至全身;那刻我呆了、不懂反應,也不能思考。」

Idy的兒子9歲、女兒5歲。Idy術前術後都要向他們解釋病況、更買了一本書說明癌症、化療過程和副作用,說她會變光頭、精神差。「囡囡比較黐身,她出生至今我都無離開過她,一直都一起睡。做手術要離家約一星期,有好多事都要交代,他們的心理建設都好重要。」妹妹曾問媽媽會不會死,哥哥則說過不想媽媽死,Idy總答:「不會的,治好了就不會死。」

疫下治療憂慮多

化療要打8針,每兩星期打一次。更不幸的是,化療期間正值疫情爆發,既未知化療影響,又被肺炎嚇怕,Idy指背負雙重壓力。「那時口罩、酒精搓手液都無存貨,大家要搶,但我去做化療又一定要帶口罩,所以惟有拜託朋友。出街又驚,小朋友當時又停課,真的好痛苦。」

治療副作用為嘔吐、掉髮、骨痛、頭痛,精神差也易累。「頭幾天大部分時間都在床上過,常常想嘔。打完藥好累,打頭4針時更要服類固醇,服過後又會睡不了,好折磨,晚上要吃安眠藥睡覺。」副作用間歇性出現,有時打完針覺得沒甚麼,但下次又有大量徵狀,無法預測。「那時完全不知自己的狀況,覺得自己好像不太正常。」

免疫系統會被化療影響,病人通常都要打升白針提升免疫力。而在頭4次化療期間,Idy更不斷發燒。「打每一針,都會燒一兩次。那時不知道發燒原因,到底是打完升白針體溫高,還是肺炎?常常都怕自己患上肺炎。」有次發燒不退,去到半夜根本睡不着。「燒到最高38點5度,最擔心要入院。因為如果發燒不退,是因感染而致的話,就要入院。」幸好最後是虛驚一場,但足以在疫情下嚇餐飽。

拍片分享化療日記

為母則強、天性樂觀,Idy的抗癌路走過了一半,現在完成化療,等待電療開始。談及化療、打升白針,有病人會覺得避忌,也有人覺得是陰影。Idy反而將這些片段拍成日記,放上專頁分享。「剛確診的姊妹一定有好多擔心,也可能覺得化療好嚴重,但其實並非想像中這麼差。確診之後,我曾上網找資料,好多都好零碎,要不就是大型機構的網頁,有近20項的副作用列出,讀完都會怕。其實副作用不會全部出現,亦不是同時出現,這些都要靠病友分享才會知。我是同路人專頁的受惠者,覺得好有幫助,所以想讓別人參考。」

Idy把自己打升白針過程剪輯成影片,配上輕鬆的音樂,看來簡單也減輕恐懼。曾經是害怕打針,抽血時也不敢望的人,最後卻能自行打完40針,也算一項成就。「我都有問過,怎樣自己打針?也試過好憂慮。當初看病友打針的片段,沒剪輯、沒配樂,其實都幾恐怖,所以才想用Vlog的形式去做,拍得沒那麼驚嚇,感覺就無咁差;好快打完,消毒再插入肚皮,就可以了。愈心急反而愈容易打得衰,我打每一次都會驚,但打慣打熟就不覺太困難。」說來輕鬆,抗癌路當然會有痛苦、難過的時候,Idy也如實分享。惟盼大家別只着眼於辛苦的部分,同行姊妹可一起面對。

靠意志湊仔女總覺得有不足

在家休養期間要顧小孩,有時又要安排子女網上上課、做功課,想全心全意休息都難。故每打新一針,一對子女都會寄住在公公婆家數天,好讓Idy專心休養。只要身體乏力、精神迷糊的狀態一過,Idy就會接他們回家。「不想公公婆婆太辛苦,打完升白針雖然痛,但痛住湊仔都還可以,起碼我個人有意識、是清醒的。做媽媽不能休息,沒辦法。」靠媽媽的意志強撑,做到就盡做。

不過在Idy眼中,化療期間自己仍有好多不足之處,未盡好媽媽的責任,更有些罪惡感。「臨復課之際,女兒功課好多都無做。那刻會覺得是否自己不夠好,即使辛苦都應該教她做、迫她做?但同路人會安慰我,叫我別執着太多。有時要適時放手,做不了就算,這些都要接受,否則個人就會太辛苦,自己都要休息。其實我知道休息重要,所以總會有好多掙扎,但要接受不完美。」學習愛自己多點、放自己在第一位,是永遠的課題。而在媽媽眼中,最重要的始終是子女。「要為更長遠的路去思考,這刻要把自己顧好,有健康的身體才可照顧他們嘛。」

作者:吳霆俊

責任編輯:周美好、李越樺

疫下確診憂慮倍增,樂天媽媽力抗乳癌。(被訪者提供)

Idy 笑說:「現在頭上只剩少許毛毛,眉毛有1條,眼睫毛 7 條。」(被訪者提供)

今年年初,Idy 確診乳癌一期。(被訪者提供)

起初若要拿外賣、速遞貨件前,Idy 必先把帽子、假髮戴上才敢示人。現在則較放開,不怕以光頭的形象見親友。(被訪者提供)

其他病人或可 3 星期打一次化療,但因癌症類型較惡,Idy 需做較密集的治療,身體負荷也就更重。(被訪者提供)

Idy 拍片分享打升白針過程:「好快打完,消毒再插入肚皮,就可以了。」(被訪者提供)

原本有一頭金色長髮,Idy 指最接受不到的是掉髮,對她打擊好大,也覺得自己不漂亮。(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