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希望

副刊版 2020/07/30

分享:

六十多歲父母哭着問:「醫生,你可否確實給我們肯定何時能開始新藥?」

醫生很想說明天甚至是立刻,但只能老實說:「會盡一切努力向藥廠要求恩恤處理,但時間上決定權並非在醫生手上。」

「你看她多辛苦!我做媽的實在不忍心見她辛苦,你給我們想想辦法,醫生,求求你!」母親情緒已進入歇斯底里狀態。

這也難怪,獨生女才三十多歲,漂亮乖巧,豐盛人生剛開始時便遇上肺癌,本來ROS-1基因引起的肺癌前景不差,用標靶藥Crizotinib便能長期控制,惟她運氣不佳,用藥不久便產生抗力,並且是由最頑強的G2032R基因主導,再改用多種其他藥物均告無效,現今只剩下一種實驗性藥物可寄以希望,但希望仍渺茫。

疲弱身軀傾盡全力維持呼吸,肺積水已淹浸右肺,左肺功能也日見衰退,醫生知道日子不多,但除了盡力爭取恩恤性使用實驗性藥物外,實無其他改變命運的方法,一切其他支援方法也只能為她買點時間。

一番周章後,最終也能短時間內得到藥物,對病人及家人都是一份希望,可惜這是遲來的希望,用藥後不足一星期、治療能力未有機會充分發揮前,她的心臟已不勝負荷進入衰竭狀態,整小時搶救後返魂乏術,父母無助地在哭聲中望着愛女離開。

遲來的希望,世上最痛莫過於此。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