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關係見證人 「冀」可糾正蓬佩奧

評論版 2020/07/30

分享:

並非外交出身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日前在尼克遜總統圖書館發表演說,,回顧近50年尼克遜及其他人推動的對華接觸政策,指欠缺成效,並未改變中共本質,企圖三言兩語抹殺數十年實際努力,就好像不懂下廚的人批評一道菜炒鹹了一點。91年前今天(7月30日)出生的一個人,甚有資格回答蓬佩奧有關中美建交的原委細節,可惜他剛在今年4月過身。

本欄日前提到赴美留學的盧氏兄弟,一個回中國成為「中國核能之父」,另一個為美國設計出F-14戰機。今天介紹的同樣是兩個負笈美國的兄弟,各自為新中國作出貢獻。一個在鎂光燈下,一個「唔見得光」。

尼克遜訪華 冀朝鑄為周恩來繙譯

1972年一個早晨,時任美國總統尼克遜走下空軍一號,在北京的機場,與周恩來總理握手,一位身材高大、戴着眼鏡的中國繙譯站在周恩來身旁,他是冀朝鑄,就是他替尼克遜繙譯周恩來那句經典:「你的手伸過世界最遼闊的海洋來和我握手」。

為國家領導人包括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等擔任20多年英文繙譯,他親耳親眼見證,美國為改變和中國多年敵對關係,進行的各種開創性言行舉動。出現在尼克遜和基辛格與中國領導人舉行的大多數重要會面,包括基辛格秘密訪華,鄧小平訪美他也在身邊。退休後,人向他打探秘辛,他總是有職業道德的,埋在心裏。

在山西出生的冀朝鑄,紐約長大,讀哈佛大學。1950年,新中國成立不久韓戰爆發,他不願再留在敵人美國裏,哈佛都不再讀,回中國出一分力。進入了外交部,他可以每分鐘記160多個英文單詞,有「中國第一英文速記員」之稱,由於在部門裏英文數一數二,當上繙譯。周恩來說他是「洋娃娃」,要他好好學習中文和中國歷史。他後來官至中國駐英大使,亦出任聯合國副秘書長。周恩來對冀朝鑄的生活也很關心,在訪問巴基斯坦時聽到他當上父親,建議用「巴基斯坦」為孩子取名,冀朝鑄給兒子取名「冀小坦」。

對新中國歷史有些認識的,都會聽過冀朝鑄,他的哥哥冀朝鼎則較少人知。據說冀朝鼎去世時,周恩來還親身致祭。如果說冀朝鑄站在歷史舞台最光處為國家服務,冀朝鼎就是在見不得光的地下工作中,為新中國的建立默默奉獻。他一直被指受周恩來指派,是國民政府中最深的「中共潛伏」。

冀朝鼎大約20歲赴美留學,在哥倫比亞大學獲經濟學博士,在歐美秘密搞共產主義組織,一次機會下認識了國民政府財金官員,獲推薦回國加入國民政府做財金工作,先後參與外滙管理,在中央銀行從事經濟研究。後來得到財政部長宋子文、孔祥熙,以至蔣介石賞識,對貨幣政策具有發言權。在歷史教科書中,我們知道當時出現嚴重通貨膨脹,但教科書並沒有說到冀朝鼎。

當時,法幣(不是法郎)是流通貨幣,國共內戰軍費上升,國民政府大量發行法幣以支付軍費,引發惡性通脹。1948年,國民政府頒布發行金圓券取代法幣,按1元金圓券折合300萬元法幣兌換,所有人不得擁有黃金、白銀和外幣,又嚴格控制物價。但金圓券沒有實質支撑,沒多久一路狂貶,經濟秩序大亂,特別中產階層所受損失極大,國民政府失去原來最重要的支持者。

《紐時》:不可或缺的冀先生

歷史流傳說,後來形同廢紙的金圓券,是冀朝鼎提議發行的,結果摧毁國民黨統治的經濟基礎,喪失民心。國民黨元老陳立夫在其回憶錄如此寫道:「一個紅色經濟學家,隱藏其共產黨員身份,潛伏在國民政府內部,用自己的專業知識,為國民黨提供各種禍國殃民的經濟政策建議,使其在內戰中喪盡民心一敗塗地」。要強調的是,有關冀朝鼎在破壞國民政府經濟的參與程度,只是民間野史,姑且道來。

歷史輪迴,意外常會。1979年,《紐約時報》曾有文章題為「不可或缺的冀先生」(The Indispensable Mr. Chi),說美國政府中沒有像冀朝鑄的英譯中繙譯人才。今天,華盛頓關心中國的人很多,似懂非懂的人亦不少,歷史需小心閱讀,不是三言兩語可以抹殺的。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