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伊4000億石油合作大計 說易行難

評論版 2020/07/31

分享: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2016年大選勝出,已開始進一步制裁伊朗,包括推翻前總統奧巴馬與伊簽定的廢核協議,又把伊朗踢離於美元結算體系(SWIFT)之外,但同年伊朗與中國簽有秘密合作協議,中國打算在25年內向伊朗投入4,000億美元,振興伊朗經濟,以求達到共贏。

這個協議據知並未作最終敲定,而是還在不斷更新之中,且還不排除涉及俄國和加入其他軍事原素。

伊朗受美制裁 一窮二白靠中國

伊朗經過美國半世紀嚴厲制裁,現在可謂一窮二白,唯一可出口創滙的就是石油、天然氣與化工原料。中國現時是全球石油進口第一大國,日用石油1,000萬桶,其中6成靠進口,而一半是來自中東、非洲等國,包括沙特阿拉拍與伊朗。

伊朗油儲高達1600億桶,為全球第四大油國,天然氣7,000 TCF(兆立方尺),佔全球儲量份額的17%。伊朗以前在沙皇時代富甲中東,被美國喻為「中東的支柱」(The Pillar of the Middle East),日產石油可達800萬桶,但現時在美國的制裁下,只能生產250萬桶。45年前一美元兌50伊朗里拉,現在是一美元兌21萬里拉,國家和人民可謂皆已破產,美元霸權的核殺傷力,由此可見!有油不能產,見財化水,伊朗現視中國為最大石油買家及經濟救星,中伊互補,可謂一拍即合。

據伊朗方面的信息披露,中伊4,000億美元的合作方案,將包括把其中的2,800億美元,投放在石油天然氣與化工原料的板塊裏面,這個25年的計劃共分5個階段進行,而每一階段為5年,皆先要獲得雙方同意及中方事前投入資金為準,缺一不成。

餘下的1,200億美元將會投放在交通及製造業的基礎建設上,也是同樣分五個階段投放,並要先得到雙方同意及驗資合格才成。

中伊協議傾斜中國 7折購油

中方作為投資方當然佔有絕對優勢,包括優先取錄中方的標書,而在「一帶一路」的基建項目上,中方有權使用中國的物料,設備與人員,其中包括融資發債安排,皆由中方包辦。中方又會幫助伊朗出口產品至西方,及通過中國現有交通及經營系統把商品輸往外地。

在石油天然氣及石化原料方面,中國保證會按伊朗要求「包銷」這些產品,但價格則為過去半年的市場平均價的88折及另加8%的現金回饋,作為價格上落風險套戥補償(Hedging),而數期(Payment Terms)則不是業內正常的「貨到交款」或者三個月期,而是兩年找數期,並且可以不用美元交收,也不收人民幣,而用俄羅斯盧布或其他南美非洲軟性貨幣,使中國可以用掉這些貨幣及在兌換率中得益,實則是比使用美元便宜一成,故此在整個石油天然氣交易中,中國實際上是以七折市價向伊朗作25年的長期購入,相比中國年前與俄國所簽的25年購油合同,作價以110美元一桶,並每年遞增不減的「辣招」條款是有雲泥之別。

求軍事保護 中俄戰機全天域開放

雖然這4,000億美元25年的合作合同尚未作實,但去年雙方又在高鐵建設上達成共識,中方會幫助伊朗「電器化」900公里從德黑蘭至庫姆(Qom)及伊斯法罕(Isfahan)的高鐵,連接西北石油重鎮塔里斯(Tabriz),這是前往土耳其首府安哥拉的天然氣管道起點,又是連接西歐及東面2,300公里至中亞五國與中國新疆的樞紐,意義重大。

經濟上的合作成功,就需要有軍事上的保護,伊朗革命衞隊(IRGC)去年又提出要與中俄全面海空軍事合作,包括中俄戰機全天域開放,及可使用境內任何機場升降。而軍艦則可停泊在中國參與建造的海港查巴漢(Chabahar)及阿巴斯港(Bandar Abbas)。又兩軍可互訪及相互訓練,以應付來自美國,沙特及以色列的行動。

這個4,000億美元跨越四分一世紀的合作協議,方案大膽,時間非短而又涉及石油與軍事和基建,由於牽連中、美、俄、伊、沙特,甚至中東、中亞、非洲各油國的利益與政治取向,要考慮的因素很多,故此中伊雙方尚未正式簽署實行,而在伊朗國內對此也並非人人贊成,前伊朗總統邁賈德(Ahmadinejad)就表態說中方條款太辣,未必符合伊朗人民利益。而這個方案一旦落實,肯定會激怒華府,將被視為破壞制裁伊朗的舉動,而會受到美國嚴厲報復,甚至連帶沙特及中東各國對中國也會採取敵視態度。

霍爾木茲海峽倘被封 美不會坐視

現時全球石油有一半是從中東油田經過伊朗控制的霍爾木茲海峽(Hormuz Strait)而出印度洋往各國,中、俄、伊朗軍事合作,意味霍爾木茲海峽可能會被封或受制於中俄,全球石油運輸隨時受阻中斷,美國一定不會坐視不管,中東戰火,一點即燃。另一個說法是中俄以伊朗戰綫牽制在亞洲的美國軍力,但同樣地中伊兩地山長水遠,中國軍事補給鞭長莫及,一旦開戰,無以為繼。

在另一方面,中國雖然承諾「包銷」伊朗石油25年,但現時由於地緣政治及地理原因或地方戰亂影響,至今並沒有從中東輸油往亞洲的油管,而中東中亞各國與中國的鐵路運輸路軌由於歷史原因並非統一尺寸,火車不可能把石油從中東拉到中國,這是費時失事,損耗巨大的虧本營運。

唯一可行的仍然是靠油輪,從伊朗下印度洋經馬六甲海峽上南中國海,但這又受制於英美海軍的制海權;雖然可在緬甸的皎漂港下載經現有油管輸入雲南,但這條管每天只能輸送42萬桶,與現時中國每天所需的1,000萬桶是九牛一毛,無濟於事,況且油管全長2,402公里,有三分二在緬甸境內,隨着政治變化,產權隨時易手;至於往西在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Port Gwadar)至新疆的油氣管綫甚至鐵路,也因種種原因未能完全建成,而單綫靠載重60噸的油礶車陸路運輸,是3,000公里山路需時10日,到新疆後再把油氣注入西氣東輸管網之中輸往華東華南,這是完全沒有經濟效益的買賣,不能維持。同樣地,油氣碼頭管道硬件全在巴基斯坦之手,一朝政改就會化為烏有(見圖)。

包銷伊朗石油 華失非洲小兄弟

所以這個中伊4,000億美元25年期的合約,中方說易做難,需要三思,因為除了會與美國為敵之外,也會激怒中東及非洲各兄弟國,原因是既然中國「包銷」了伊朗石油,其他各國就會失去中國這個大客戶「財神爺」,日後在聯合國的議題上或「一帶一路」的倡議中,再不會去投票支持中國。

中國這回是左右為難,「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需要衡量各方利益與自己利害關係才能決定,不宜草率,尤其25年時間很長,其中世事及政局可以變化很大,並非一紙合同或一代的領導人可以預先一錘定音!

作者:鄺社源

責任編輯:李青

中國與伊朗4000億美元的25年期合約,中方說易做難,需要三思,因為除與美國為敵,也會激怒中東及非洲各兄弟。(法新社資料圖片)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