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區達人帶路 城皇街的幽寂時光

副刊版 2020/08/01

分享:

香港的城市規劃往往冰冷無情,舊建築話拆就拆,幸好坊間有不少有心人為舊區發聲,像2005年成立的中西區關注組,致力區內保育,最彪炳的功績就是當年成功將荷李活道舊警察宿舍剔出勾地表,成就了PMQ這古迹活化。今次不妨跟這組織的創辦人羅雅寧(Katty)走入城皇街,由此街的前世今生講起,如何演化為今天周末遊的文青小社區。

從城皇街到卅間街

城皇街寬長的石樓梯,配以樹影婆娑,隱然造就了其劇場般的「招牌地勢」。羅雅寧自幼在中區成長,這條樓梯不知走了多少遍。「城皇街兩旁的社區,以前名為『卅間』,PMQ旁還有間『卅間街坊盂蘭會』社堂。據說這源自百多年前有地主在這裏興建一列30間房屋,逐漸成為地名。其範圍應泛指士丹頓街、必列者士街、城皇街、鴨巴甸街等街道。有趣的是,中區的街都是鬼佬名多,如堅道的Caine、士丹頓街的Staunton等,偏偏城皇街就具中國色彩,因開埠後這裏下邊確有間城隍廟,甚至比文武廟還要早,後來雖拆了仍因而得名。」

二戰時,卅間受炮火轟炸,許多房屋倒塌,亦成為大量貧民聚居之地。戰後社區重建,在永利街、城皇街、華賢坊建了各式的小唐樓,呈現了現時的樓宇面貌,也與堅道這些殖民時期一眾「大班」的洋式大宅相異。Katty最記得城皇街下邊的士丹頓街。「全街都是市集,擺滿小販檔,如菜檔、雞檔、肉檔還有大牌檔,極為熱鬧,到了90年代才慢慢消失,變為Soho區及單幢豪宅。」

成立中西區關注組 為唐樓保育出力

Katty作為資深中區街坊,眼見市區重建局在這裏插手後,默默為社區帶來變化。「他們揀來重建的舊區,有些業主租戶無奈接受收購賠償,部分唐樓就如此拆掉。後來我和街坊成立『中西區關注組』,努力爭取保留這些具歷史價值的唐樓,他們接納意見後才收手。譬如街頭這棟曾是華僑日報創辦人的住所及員工宿舍,有弧形的露台,古諮會現評它為二級歷史建築,得以保存再活化。」

Katty另外指着城皇街17至19號的一幢唐樓,3層樓高,備有典雅露台、50年代翠綠色鍛鐵窗架,配以水磨石的樓梯,一五一十訴說着昔日庶民的精緻生活。「這棟保存得最好,因業主的下一代堅持不賣給市建局,現租了給外國人。但不是全部唐樓都保留得咁好,像旁邊的永利街,之前因拍《歲月神偷》而大熱,後來地下一層改為各公司的office,不是開放給社區,又重新髹漆至一式一樣,失去了歷史原味。」

華賢坊西 停頓的歲月遺韻

但最教記者眼前一亮的,是城皇街旁的華賢坊西這冷巷,一排的唐樓既沒活化,只是歲月靜好地默然「停留」,比城皇街的建築更raw、更荒涼,Katty說以前這街有不少印刷廠。「都是不事雕琢的現代主義簡約建築,注重採光和通風,部分醜陋的鋁窗是後加的,最原本應是綠鐵窗甚至木窗。」

Katty帶記者續走下邊的PMQ:今天這裏已是文青聚落,但二戰前這裏原是中央書院,其地基及護土牆猶在。「二戰後書院被毁,後來校舍原址清拆,50年代才建警察宿舍。正因為這裏有兩層的歷史痕迹,我們中西區關注組嘗試改變其規劃,政府才答允保留此建築,否則可能已被改建為豪宅。這裏另有一座少年警訊會所的建築,以前這區的小朋友常在此玩耍。」

雜貨士多 「軾 Dongpohk」回到童年時

返回城皇街17至19號那幢唐樓,原來的鐵閘還刻上「遠榮洗染」的字款,現在則變為軾Dongpohk小食精品店。店主Vincent說是受人之託,將此店重新set up。「本來是雜貨店,後來我將家中的古玩收藏在此擺放,形成這街坊士多的小店。」

軾Dongpohk開業只有1個月左右,Vincent本身研究香港工業,家裏甚多舊物,店上的圖案轉動時鐘、童年時用過的藤椅、汽水廣告牌、原子粒收音機等都是他的收藏,兼售零食汽水。「這裏也寄售各式本地手作製品,如香港製的茶味雪糕、果乾,以及首飾和瓷器等。製瓷器的藝術家Espella,她的出品連香港米芝蓮餐廳也使用。」

Vincent說開設軾Dongpohk的原因,是想跟街坊和客人有一點互動。「在此吃杯雪糕、聊聊天,這樓梯周末偶爾還有放映會或音樂會,氣氛不錯。」

作者:馮柏偉

責任編輯:馮柏偉、鄺素媚

城皇街有寬長的石樓梯,17至19號這幢唐樓保留得尤其好,加上樹影婆娑,納涼相當不錯。(馮柏偉攝)

城皇街的舊款 T 字形街道牌還保留着,彌足珍貴。(馮柏偉攝)

城皇街旁有這塊小小的園圃。「我們看見土地閒置,要求市建局將之化身園圃,讓長者街坊種種菜。」Katty 說。(馮柏偉攝)

昔日的必列者士街街市,今天已活化為香港新聞博覽館,可惜因疫情關係暫時關閉。(馮柏偉攝)

士丹頓街還有「卅間街坊盂蘭會」,足證卅間街的歷史,中西區關注組製作了這本用英文介紹盂蘭節的小冊子:「外國人對那些祭祀儀式及擺設好有興趣,但又聽不明,故特作講解。」(馮柏偉攝)

士丹頓街還有「卅間街坊盂蘭會」,足證卅間街的歷史,中西區關注組製作了這本用英文介紹盂蘭節的小冊子:「外國人對那些祭祀儀式及擺設好有興趣,但又聽不明,故特作講解。」(馮柏偉攝)

Vincent 背後的圖案轉動時鐘為鎮店之寶。「途人經常都被它吸引,但當然是非賣品啦。」(馮柏偉攝)

今天的永利街唐樓粉飾一新,地舖變為 office,不能與社區互動,已失去歷史韻味。(馮柏偉攝)

軾 Dongpohk 會寄售各式本地手作食品,如前記者阿比所製的菠蘿乾,一包 43 元。(馮柏偉攝)

PMQ 仍保留了當年中央學院的地基。(馮柏偉攝)

華賢坊西這冷巷,原味保留了戰後唐樓的原貌,像封塵往事。(馮柏偉攝)

前華僑日報的員工宿舍,Katty 說當年的創辦人岑維休也住在這裏。「後邊的必列者士街街市建成,他覺得太嘈才搬走了。」(馮柏偉攝)

軾 Dongpohk 內的舊物擺放得極有格調,遊人可在此歎杯雪糕,跟檔主 Vincent 打打牙骹。(馮柏偉攝)

欄名 : 本地遊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