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疫戰未完 抗疫與環保怎兼得?

評論版 2020/08/01

分享:

我錯了。

今年二月,我在本欄中提到香港口罩嚴重缺貨,更寫「但若我們都能克服外出時必須戴口罩的觀念,而根據自身的健康及環境等情況而適當佩戴,便更好了。」

現在香港面對第三波疫情,我回頭看該文章也感到不好意思。政府在這星期擴大「口罩令」範圍,現在不論是在室內還是室外的公共地方都需要佩戴口罩。

疫症初期 港人全民口罩證有效

當然,新型肺炎爆發初期,我們對病毒所知不多。當時醫院和診所的前綫醫護嚴重缺乏個人防護裝備以應付疫情。按當時情況而言,較合理的政策應該「優先把口罩留給風險最高的一群」,即醫護人員,同時亦呼籲公眾要注意個人衞生、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以防止病毒在社區擴散。包括世界衞生組織在內的公共衞生專家都同意這些準則。

香港人對沙士一役有深刻印象,因而大多數香港人都沒有跟從專家這個建議。很多人寧可花上數小時排隊,並付出高價來買一盒口罩。不少反應快的香港商人從世界各地購入口罩,有個別小企業更立即在本地開設廠房,生產口罩。同時,亦有不少香港企業,慷慨地捐贈資金予社會服務組織、社區團體等向基層人士及長者派發口罩。

短時間內便有超過九成港人戴上口罩。事情之後的發展大家都知道,新型肺炎在三、四月迅速在歐洲和美國擴散,全球開始注意到香港在對抗新型肺炎取得的成果,更特別留意到我們近乎是全民戴口罩,用以阻擋病毒透過飛沫傳播,而這乃世界絕大多數人都沒有做的,甚至到今天,在美國也非人人戴口罩。

停一停想一想 適時檢討有必要

到六月初,包括世衞在內的全球公共衞生專家意識到,社區人士戴上口罩是對抗新型肺炎的重要武器。盡管如此,美國許多人不僅避免、更竭力拒絕戴上口罩。新型肺炎確診數字每天急升,但仍看到在美國反對戴口罩的示威視頻,實在令人驚訝。

沒有人想自己做錯,今次我慶幸香港人做對了。當我們在忙於應對疫情,並嘗試更有效地控制及減少社區感染時,我們也要適時地停一停、想一想,評估一下之前所做的措施哪項有或沒有作用,掌握更多資料以為未來作準備,應付前方有可能出現的崎嶇不平。

除此以外,我們亦有一些急需考慮的問題。可以預見口罩在未來一段時間將繼續成為我們的親密夥伴,以維持每日必須的工作及生活,以防傳染。香港有750萬人,若每人每日都戴一次性的即棄口罩,我們每週便要丟棄5,250萬個口罩,每月要丟棄2.25億個口罩,所製造的垃圾量十分驚人。

日棄10至15公噸口罩 垃圾量驚人

現時街道上不時可見被棄置的口罩,有些漂浮在海面甚至被沖到海灘,也有些無公德心的人在郊野的小徑和行人道上亂丟口罩。港人通常使用的一次性口罩和N95口罩主要由不織布等不可回收的物料製造。

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在早前的一個立法會會議上表示,每日棄置於堆填區的口罩約10至15公噸。

既然我們知道口罩將在可預見的未來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現在是時候讓我們認真研究一下:口罩對環境的影響。政府在五月便向全港市民免費派發可重用的「銅芯抗疫口罩」,此前瞻之舉,可望減少亂棄口罩和垃圾量的問題。

研發更先進物料 供重用或回收

現時,市場也有一些可重用的布製口罩,卻並不適合在醫院及高風險的地方使用,醫護人員要使用一次性外科口罩甚至更高規格的保護裝備,以減少感染風險。若要減低對堆填區及環境的負荷,未來我們要繼續研發一些更先進的物料、設計更高質素及安全標準的可重用或可回收的口罩。

看來我們需要多走幾步,探討如何以安全及可持續的方法保護市民健康之餘,也保護環境。

未來我們要繼續研發更先進物料、設計更高質素及安全標準的可重用口罩,保護市民健康之餘,也保護環境。(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