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冠文的喜劇年華 「這年代拍一齣兩小時的戲,好不容易」

副刊版 2020/08/03

分享:

一場新冠肺炎,令本港的文藝活動不斷被取消或延期。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的焦點影人為「喜劇天王」許冠文,惟因疫情關係,電影節安排他的回顧作品放映也要一再押後,樂觀的他表示:「疫情下,我還是每日游水、一個星期打兩次波,不斷看戲諗劇本。」77歲的許冠文,到今天仍keep住電影那團火。「電影就係得一樣嘢:你是否有值得講的故事,讓別人聽你在戲院發揮兩小時?」像匠人不斷琢磨求變,正是今天許冠文的心境。

許冠文(Michael)的喜劇深入民心,陪伴不少70後快樂成長,其喜感更是自成一家。電影節今年選了Michael為焦點影人,挑了《大軍閥》、《鬼馬雙星》、《天才與白痴》、《摩登保鑣》,以至2016年的《一路順風》等10部電影放映,這幾乎囊括了Michael從影以來最精華的作品。但講到印象最深刻,自然是首部電影作品《大軍閥》。

《大軍閥》初踏影壇 保靚仔形象曾Say No

「做一個跟我風格不相干的角色,我以前又斯文又靚仔,但要剃頭做一個60歲的軍閥,兼要講國語粗口!戲本來找台灣一個明星演的,他因簽證問題來不了,那時邵氏片廠已搭好,怎辦呢?邵逸夫和李翰祥度通宵想應該找誰演,後來邵逸夫看到電視有這個靚仔,覺得幾好笑就找我。其實我本來唔肯拍,剃頭好難睇,後來邵逸夫親自打電話來,說為何不把握機會,電影是大銀幕,電視是細熒幕呢。」

「另一樣原因是我不懂講國語,李翰祥說會找人配音。我用廣東話講,說粗口的話就用英文講,之後配返山東話,效果又不錯,幾有意思。」

演出突破 不帶喜劇痕迹

另一齣較近期的作品《一路順風》,台灣導演鍾孟宏也是許冠文的粉絲,Michael飾演一個到台灣駕計程車的港人司機老許。「導演說這劇本為我度身訂造,我看過又覺得角色幾得意,但他有個條件,說不要以喜劇的形式來演,要drama一點,所以由頭至尾我無搞笑過,出來效果他又很滿意。之前拍過一套未上映的《風再起時》,我做ICAC幫辦,導演(翁子光)又叫我這樣拍,要無喜劇痕迹,都唔知點解。」Michael笑言,也許仿似高手進入着與無着、大巧若拙的化境,新的嘗試反而碰撞出各式火花。

喜劇之路 一路順風?

問從影近半世紀的Michael,演藝之路又是否「一路順風」?他沉思一會說:「不算一路順風,只是以前撞彩開頭拍了些喜劇,做得唔錯自己才做下去。但我想轉一下新形式改變,如果明天許冠文拍套戲,觀眾笑到拍晒掌,咁我就成功了。」

在電影上創新求變,是Michael不斷追求的進境,一疊構思好的劇本改完又改,要再落手執導一齣新作,對他來說也許不易。「我常覺得不滿意,想講些新派點的故事,以不同的搞笑方法做喜劇,因為之前已拍過幾百次,要突破很不簡單。加上現在觀眾習慣看的抖音都是十幾秒,YouTube幾分鐘都嫌長,不斷按快鏡,在這個時代拍齣兩小時的電影,難度非常之高。」

拍劇情片 欣賞《上流寄生族》

Michael曾親手開創了港產喜劇的黃金年代,對此情有獨鍾,因他認為大前提人生是個悲劇。「人不知從哪裏來?又不知存於世上做甚麼?將來死了去哪?光是這三點已教人憂傷,所以快樂,很多時是自己創造和想像出來。如果我對世界還有點幫助,就是令人歡樂一下,所以想保持拍喜劇。我的責任是想在痛苦中,找出一個新角度看世界,希望有點啟發。以前我不信世界末日,但疫情時武漢說要封城,接着人人不斷染疫,我都開始信。」

因此廣義來說,Michael是想拍「有故事的電影」。「簡單來說,電影是給全世界睇的,不應囿於『港產片』這地域。寫全人類都明白的感情,這是我的目標。近期看過較好的,是韓國的《上流寄生族》,從來無人拍過這題材,如何寄生在一棟大宅內,反映貧富懸殊是如此極端,我又覺得是喜劇。」

...................

場地:富衛1881公館

作者:馮柏偉

責任編輯:鄺素媚

冷面笑匠許冠文今天仍不斷創作:「有無創作困境?當然有,不單是喜劇,導演編劇都面對這問題,搵新題材愈來愈難,但仍要克服。」(黃建輝攝)

《一路順風》(黃建輝攝)

《搶錢夫妻》(黃建輝攝)

《大軍閥》(黃建輝攝)

《新半斤八兩》(黃建輝攝)

《鬼馬雙星》(黃建輝攝)

《天才與白痴》(黃建輝攝)

《半斤八兩》(黃建輝攝)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