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TikTok壓K-pop 特朗普小心「孭鑊」

評論版 2020/08/03

分享:

我的家人是韓流粉絲(K-pop fan),疫下在家就看韓劇。我邊看邊想起,去年6月,特朗普到訪南韓與總統文在寅會面,青瓦台安排特別嘉賓接待--偶像組合EXO,好讓總統一家開心。原來,特朗普孫女是EXO粉絲,可時隔一載,特朗普對K-pop恐怕已沒多大好感。

TikTok用戶惡作劇 特集會冷清

話說今年6月,特朗普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首場總統競選集會,入座率「很難看」。會前,吹噓逾百萬人預訂門票,結果可坐2萬人場館只來了約6千人。事後,分享15秒短視頻平台TikTok的用戶,和韓流粉絲為主的年輕網友在社交媒體慶祝「惡作劇」成功。

《紐約時報》報道,TikTok上一位高中音樂老師(後被稱為「TikTok Grandma」),發表視頻鼓勵人訂了票再「玩消失」,獲得數百萬次觀看,包括韓流粉絲們一傳十、十傳百預訂門票,然後集體「放鴿子」,說要給特朗普教訓。美國的韓流粉絲,正成為政治生態的影響力量,他們表達的舞台,是快速崛起的TikTok。

兩年前8月2日,在北美很紅的短影音手機應用程式Musical.ly正式走入歷史,旗下用戶、內容轉移TikTok,因為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以10億美元收購了它。全球月活躍用戶5億的TikTok,搭上1億用戶的Musical.ly,布局意義在哪?Musical.ly在歐美人氣很高,包括美國、法國等;TikTok則在亞洲大受歡迎,如日本、泰國等。新冠肺炎令全球經濟寒冰,TikTok卻人氣飈升,是近月全球最多人下載的App。研究數據顯示,今年第一季度下載量3億多次,創下紀錄,也使TikTok全球總下載量超過22億次。它吸納了Musical.ly歐美用戶後,全世界市場稱霸之大,觸動了業界及多國政府神經,尤其尋求連任的特朗普。

TikTok三年前創立,母公司強調同中國版的抖音完全分開經營。但在特朗普看來,TikTok是中國偽裝成社交媒體應用的數據收集工具,禁止同中國有關聯的公司營運TikTok,是為了保護美國人私隱云云。不少分析已指出,他這樣做只為打壓中國企業,有利自己選情,以及維護美國經濟霸權等。特朗普處心向中國發動「新冷戰」,冷不防K-pop粉絲向他發動「網絡戰」。

南韓的韓流粉絲或許對特朗普沒有甚麼感覺,美國粉絲不少對特朗普則沒有甚麼好感,包括有色人種及性別平權支持者。在他們眼中,特朗普帶種族傾向且性別歧視。喜歡韓流文化的美國粉絲,主要是所謂Z世代(Generation Z),在1990年代中至2000年代中出生。受青春期困擾的少男少女,往往在主流文化體會不到自身價值,即使在社交平台裏,Facebook美國用戶平均年齡40歲,Facebook和Twitter上有很多政治內容,但都是「大人」的事,Z世代未必有參與空間。對於他們,K-pop作為一種精神寄託,從中找到類聚集體,有融入感。

在TikTok,大家不受大人指使,自發接受同一視頻中的挑戰,共同做同一件事,是互聯網發展塑造出來的網上社群關係。看看數據,短短2年內,TikTok已成為美國Z世代中首選社交媒體,每月活躍用戶中,16至24歲佔逾4成。

之前,Twitter是K-pop大本營,2019年,帶有#Kpop標籤的Twitter推文全球有61億條,但現在以K-pop為代表的年輕人開始更多的使用TikTok,而BTS是過去3年,K-pop推文中最紅的藝人。

韓粉+TikTok粉絲 另一股政治勢力

BTS(防彈少年團),是在美國最受歡迎的韓國偶像團,不少粉絲喜歡他們,除了外形加表演水平,還因為BTS對青少年心理健康、網絡欺凌等社會議題有關注,讓粉絲找到精神力量。近期,「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抗爭中,這些美國韓粉們仿效偶像,合力給民權運動捐款約100萬美元。加上「放特朗普鴿子一役」,令他們認識到將一首歌在社交平台紅起來的策略、行動力及團結度,也可以用於籌集資金及政治動員,而且是成功的。他們看到自己的政治力量,並可望更多釋放出來,而TikTok就是新的平台。外國有學者研究「粉絲文化」,指團結的粉絲是一種公民活動勢力,所謂「粉絲行動主義」(Fan activism),知名的有「哈利波特聯盟」。如此說來,K-pop fans和TikTok fans都是勢力,還是很大的。

韓粉也好,更廣義的Z世代也罷,他們在發聲,而且當中很多已有投票權。15秒,可以拍TikTok影片成名,亦足以投票令政客敗走。誰當總統也好,可以「㩒住」中國,但禁絕TikTok,「等住孭鑊」。

特朗普早前出席俄克拉荷馬州塔爾薩市造勢大會相當冷清,原來是TikTok用戶及韓流用戶的惡作劇。(資料圖片)

TikTok(資料圖片)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